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97章:我爸爸其实蛮喜欢你的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97章我爸爸其实蛮喜欢你的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去的路上,郁景希又拿出自己的新儿童手机喜滋滋地来回看。

然后想起了什么,他扭头对开车的男人说:“这是小白特意买给我的,爸爸你不会没收吧?”

郁绍庭抿着薄唇没有回答,英俊的侧脸隐在淡淡的光晕里,看不太真切。

郁景希突然在座位上坐正:“爸爸,今天你能来陪我看电影我很开心。”

刚才在电影院里,坐在爸爸跟小白中间,抱着爆米花盒子,喝着可乐,他觉得自己从没这么幸福过,就像班上其他小朋友一样,郁景希自私地想,以后要是小白都能跟他和爸爸生活就好了。

就像坐在他们前面看电影的一家三口,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

虽然觉得会对不起爸爸,但他跟小白一定会孝敬他的,那样的话,没有妈妈也无所谓了吧?

这么一想,郁景希越发觉得爸爸孤家寡人很可怜,他转头,关心地问:“爸爸,你吃过晚饭了吗?”

郁绍庭瞟了他一眼,“你又饿了?”

“不是的,我只是觉得爸爸你应该注意饮食,不然身体会熬坏的。”

郁绍庭不由地多扫了儿子几眼,最后淡淡地说:“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

一回到沁园,郁景希就像只欢快的小鸟跑下车,“李婶,我回来了!”

李婶瞧见一扫这几日闷闷不乐的郁景希甩掉鞋子蹬蹬地跑向客厅,有些惊讶,刚想问问遇到什么开心的事儿了,结果一转头就看到后进来的郁绍庭,“三少。”

郁绍庭脱了大衣交给李婶,自己穿了棉拖径直上楼:“替我泡一杯咖啡到书房。”

“嗳。”李婶应下,等郁绍庭消失在缓步台拐角,她才看向传来欢笑声的客厅。

郁景希光着脚在沙发上蹦来跳去,“肉圆”也摇晃着尾巴欢腾地追到这追到那,偶尔还叫两声。

“李婶,我上回买的碟你收哪儿了呀?”

说着,也不等李婶回答,自己就从沙发上跳下来,扒拉开电视机下方的柜子使劲捣鼓。

等李婶端着咖啡从厨房出来,整个客厅都被欢快的儿歌萦绕。

郁景希提起“肉圆”的两只前肢,在长毛地毯上,一人一狗扭来晃去地共舞。

二楼,书房的门拉开,郁绍庭穿着西裤衬衫站在围栏前,眉头微皱:“把音响关了。”

郁景希难得没唱反调,乖乖地把音量调到最低,仰着头冲郁绍庭笑:“爸爸,对不起啊,吵到你了。”

郁绍庭已经回身又进了书房。

——————————

郁景希打开书房门探进脑袋来时,郁绍庭正在处理今晚自己没参与的后半场会议上提出的问题。

他一边熟练地敲打键盘,一边眼梢的余光瞟向门口:“怎么还不去睡觉?”

“那个……”郁景希挠着耳根子蹭进来,“过会就睡,爸爸,你的手机能借我用一下吗?”

在郁绍庭一口否决前,他忙解释:“之前我听班上的同学说,他们现在都玩微信,说可以语音聊天又不要钱,我也想跟小白聊微信,但我的手机功能太少了。爸爸,我保证跟她道完晚安就把手机还给你。”

郁绍庭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把全部注意力都投在紧张地站在那的儿子。

郁景希等了很久,原以为没希望了,结果郁绍庭就把自己的手机扔在了他旁边的沙发上。

“十一点前一定要睡觉。”

郁景希喜出望外,宝贝似地捧着手机,卖乖地说:“好的爸爸,你也是,早点休息。”

——————————

白筱刚进公寓,叶和欢就神秘兮兮地过来,“刚才裴祁佑有来过。”

换鞋的动作一滞,白筱轻“嗯”了一声,“我在楼下看到他了。”

“我看他身体还没恢复,就请他进来等,结果他执意要去楼下,说是在这里会打扰我。”

公寓里空调温度打得很高,叶和欢只穿了近身工字背心跟热裤,趿拉着人字拖跟在白筱身后,一块儿在沙发坐下,“负心汉突然在洗白的道路上一骑绝尘而去,我还真不习惯这么深情款款的裴祁佑。”

白筱的手机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她拿了充电器充上,一开机,就有一串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进来。

“都是一个人的。”叶和欢看着“裴祁佑”三个字砸吧了下嘴。

白筱拿着手机回到卧室,只开了一盏橘黄色的台灯,躺在床上翻看着手机里的记录。

以前拿着手机忐忑等待的那个人是自己。

那时候她刚生完孩子回来,他没有赶她走,只是选择忽略她,然后经常地夜不归宿。

她坐在客厅里,餐桌上摆着刚做的饭菜,她给他打电/话不通,就发短信,一条又一条,从关心到不安再到茫然,她静静地捧着抱枕蜷缩在沙发角落,一夜无眠,都不曾等到一道开门声。

打开收件箱,白筱的目光停留在第一条上。

——筱筱,我想见你,你在哪里,看到短信给我回一个电/话好吗?

这样小心翼翼又讨好的裴祁佑,只有在他二十三岁以前她才见过。

白筱一点点地下翻短信。

——筱筱,你把金胜集团的合同放哪里了?新来的助理说找不到,对了,他是男的。

——筱筱,今天医院的晚饭很难吃,厨师可能没加盐。

——筱筱,还在生气吗?

——筱筱,你还没回家吗?我在你家楼下。

——筱筱,回来的路上注意安全,如果打不到车,记得打电/话给我,我让司机去接你。

……

白筱没有再看下去,她按掉了收件箱,起身走到阳台前。

今晚无云,只有一轮弯月挂在夜空,她抱着双臂怔怔地站着。刚才在楼下裴祁佑从后面抱着她,依赖地贴着她的耳朵,一遍又一遍焦急又关切地问她:“筱筱,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

那样的裴祁佑,让她不可遏制地想起十六岁那年的夏天。

十九岁的裴祁佑那时候已经在隔壁市上大学,却三天两头开四个小时的车程回丰城,每趟回来都等在白筱的学校门口,帅帅地靠在兰博基尼的车门上,引来无数年轻女孩为他惊叹折腰。

十五岁的白筱是不喜欢裴祁佑的,尽管早就知道她长大后必须嫁给这个男孩,也许是厉荆偶尔言语间透露出来的消息,在她看来裴祁佑就是个玩世不恭的富家子,整天就知道在女人堆里吃喝玩乐。

上高一时,白筱对等在门口的兰博基尼最常处理的方法是避开,从学校后门溜走,然后坐公交回家,她觉得像裴祁佑这样的花花公子,可能对她有了那么点意思,所以她要做的是让他对她失去好感。

十五岁,不是该恋爱的年纪,白筱也没曾想过要跟裴祁佑来一场惊天动地的爱情。

直到有一天放学,她被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裴祁佑逮了个正着。

“姓白的,你走这边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难道不知道我每回都在前面等吗?”

白筱低垂着头,也不搭理他,在很多同学好奇的目光下,快步走向前面的公交站牌。

“我跟你说话呢,白筱,筱筱,小白?”裴祁佑跟在后面扯她的马尾。

自从那回他跳下墙头强亲她之后,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一个动作,他喜欢看她懊恼却无奈的样子。

“你有完没完了?”白筱受不了他的喋喋不休,突然转头瞪着他。

裴祁佑笑,露出一口白牙,吊儿郎当地靠过来:“生气啦?来,给哥哥笑一个。”

结果是,白筱又把书包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

看着他捂着额头哀嚎不止,白筱抱紧书包转身就走,却被他一把拽住手臂,“我话还没说完呢!”

“你到底想怎么样?”

裴祁佑也不装腔作势了,肃着脸看她,“听厉荆说,最近你跟你们社里拉二胡的走得很近?”

白筱懒得理会他,他却怎么也不肯放她走。

“放手。”

裴祁佑非但没放,反而加大手劲,“不放,你不把话说清楚,今天别想走。”

“说什么?”白筱恼到不行,白皙的脸颊红红地,就像是被人戳中了那块心事。

每个少女都有怀春的年龄,白筱也不例外,她确实对社团里一个拉小提琴又成绩优异的男生有好感。

裴祁佑见她红着脸,那羞赧的样子让他心里泛酸,不管这是大庭广众之下,一把扣住她的腰把她拉进怀里,把她不安分的脑袋按在胸前,薄唇贴着她的耳朵,咬牙切齿地说:“你觉得我该说什么?”

“白筱,你是我的童养媳,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都丢了,不然那拉二胡的以后只能去街头卖艺。”

——————————

直到衣服上传来一阵寒意,白筱才回到床边,准备睡觉却发现手机里多了一条微信消息。

白筱这才记起,刚才看电影时郁景希瞧见坐在他右边的年轻人玩微信,就好奇地问她是不是也玩,她其实不太玩,但有账号,所以当郁景希跟她要时,白筱没多想就给了。

她看着账号名为“小白的希希”的好友请求,沉郁的心情好了不少,然后同意了请求。

没多久,就有一条语音消息发过来。

“小白小白,收到请回复。”奶声奶气的童音让白筱忍不住露出笑意。

白筱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零五分。

以前她回复人家都是发文字信息,此刻却也忍不住发了一条语音消息过去。

“怎么还不休息,明天还要上学吧?快去睡吧。”

很快,那边又回过来:“那好吧,小白,你也快睡,木马!”

最后的亲吻声音让白筱心头一阵柔软,她靠在床头,过了一会儿也回过去。

“晚安,以后都早点睡知道吗?木马!”她也学他的样子,在最后送了个吻。

——————————

郁绍庭办好公,在厨房倒了杯水上楼,李婶正好把他的手机送回来。

“睡着了?”郁绍庭看了眼小卧室方向。

“是呀,捧着手机睡得可熟了。”

郁绍庭接过手机,回房之前吩咐李婶:“明天给我也准备一份早餐。”

——————————

郁绍庭擦着湿发从卫浴间出来,坐在沙发上准备看会书再睡,眼角却瞟到旁边的手机。

郁景希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之前我听班上的同学说,他们现在都玩微信,说可以语音聊天又不要钱,我也想跟小白聊微信,但我的手机功能太少了。爸爸,我保证跟她道完晚安就把手机还给你。”

他放下书,转而拿起了手机,解锁,屏幕上方果真有一条微信未读消息提醒。

虽然手机里有微信软件,但对郁总这样繁忙的人物来说,玩语音简直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他点开微信,只有一个对话框,对方的账号名是“爱吃鱼的小猫”。

小猫?

郁绍庭的脑海里回想起的是那个女人高高扎起着马尾,光洁的额头,半张脸被厚厚的围脖遮挡,只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他握着手机良久,手指在那条未读的语音消息上点了一下。

“晚安,以后都早点睡知道吗?木马!”

柔美的嗓音格外地温和,尤其是听完最后两个字,郁绍庭觉得有一股血流倒流进大脑里。

他把手机随手一扔,长腿一迈,掀了被子上床。

不知过了多久,闭着的双眼睁开,他转头,看向沙发,默默地,然后坐起来下床。

走到沙发前,俯身重新拿起手机回到床上,又解锁了屏幕。

他单手往后枕着后脑勺,一手举着手机,望着屏幕上那条语音信息,然后又按了一下。

“晚安,以后都早点睡知道吗?木马!”

女子清柔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间显得格外清晰,吴侬软语般,撩拨了谁的心弦?

郁绍庭在床上翻来覆去,有些失眠,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拿过来一看,又有新的微信消息进来,看到熟悉的账号名,本紧绷的脸有些许柔和,他刚想点开语音信息,又有一条文字信息进来,“不小心按到了,早点休息,勿回。”

郁绍庭的脸顿时冷下去。

——————————

白筱洗了澡准备上床时,不小心压到手机,发出了一条语音信息。

晚上十一点四十八分。

她也瞌睡了,但出于礼貌,还是当即回了一条文字信息过去,她想告诉郁景希自己也想休息,别回了。

白筱并不知道郁景希是拿了郁绍庭的手机玩微信。

可是,她刚躺下,就有新的信息进来。

“大半夜的把人吵醒,还这个态度,你就是这么为人师表的?”

白筱盯着这条信息,足足愣了三秒,然后回过去:“把你吵醒了?”

对方很久没有反应。

白筱迟疑了下,又发了一条:“对不起啊景希,你快点睡吧,好梦。”

——————————

手机屏幕的荧光映照在郁绍庭棱角分明的脸上。

他看着最新发来的信息,却没有关机睡觉,而是手指动了动,又发了信息过去。

——————————

白筱刚要睡着,床柜上的手机又震了一下。

她迷迷糊糊地拿过来一看。

——那天家长会,我等了你很久,尤其是我爸爸,他特意放下手头上的工作送我去学校。

关于“家长会”,白筱以为郁景希已经放下心结了,没想到小家伙大晚上又感伤了。

她揉了揉酸疼的眼睛,坐起来回信息。

——————————

郁绍庭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等得有些不耐烦,那边才有信息进来。

——摸摸,是老师不好,下次老师不会再那样子了,你快点睡觉吧,不然明天就有黑眼圈了。

——————————

这次白筱学聪明了,没睡,而是等了一会儿,果然有信息回过来。

——那下次家长会你要来吗?

白筱回过去:“其实家长会老师去不合适,而且你爸爸会不高兴的。”

她会加上后面半句,其实只是个托词,想借此打消郁景希的念头。

那边的“郁景希”已经回过来。

——我爸爸其实还蛮喜欢你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爸爸是我见过穿白衬衫最好看的男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