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98章:你爸爸是我见过穿白衬衫最好看的男人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98章你爸爸是我见过穿白衬衫最好看的男人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爸爸其实还蛮喜欢你的。

白筱睡意惺忪的时候,看到这句话,有那么一刻就清醒了。

她顿了顿,然后回道:“小小年纪就整天喜欢啊不喜欢的,当心我跟你爸爸告状。”

————————

郁绍庭看着新发来的信息,尤其是看了后面半句,狭长的眼睛里闪过一缕笑意。

很淡也很轻,稍纵即逝,快得令人捕捉不到。

手指在手机键盘上熟练地点着,很快就出现了一条新信息。

——我爸爸对我可好了,他才不舍得骂我。

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确定语气没错,才放心按了“发送”。

————————

白筱索性也不睡了,倚靠在床头,跟“郁景希”继续聊微信。

看了他的回复,白筱轻笑,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个大孝子,原以为他会偷偷拆他爸爸的台。

“这些年他一个人把你抚养长大真的很不容易。”

————————

郁绍庭又在床上换了个姿势,看着亮起的屏幕,嘴角上翘了连他都不自知的半个弧度。

大概过了十几秒,白筱就收到新信息。

——我爸爸他担心我被后妈欺负,这些年都没再娶老婆,工作又忙,确实过得很辛苦。

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刻,看着这样的信息,白筱突然有点感伤。

她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上。

在她有记忆开始,就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吴秀梅说她是白家小女儿跟外面的野男人苟合生的,但外婆却告诉她不是这样子,只是当她再问时,外婆却不肯多说。

每每当她提起“妈妈”,外公总会坐在门口的大树下抽烟,外婆就躲在灶后抹眼泪。

到后来,她再也不敢提妈妈,渐渐地,对父母的怀念也深埋在了童年的回忆里。

还记得高中时,她被人陷害偷了另一个女同学的名表,班主任让她打电/话请家长,最后把她带走的人是裴祁佑,他等在学校门口,听说高二十班的白筱偷东西被抓后就不管不顾地闯进了学校。

————————

在手机屏幕暗下去之前,白筱回复:“那你长大后一定要好好孝顺你爸爸。”

在发送前,发现语气太过严肃,就又删了重新编组了一条信息。

“等景希长得跟你爸爸一样又高又帅,然后赚了大钱一定要好好孝顺他。”

“郁景希”迅速地回过来:“我爸爸很帅吗?我怎么不觉得?”

大晚上的,又犯困,白筱觉得自己说话也有些不经大脑。

一眼看到这条信息,她下意识地就回了过去,“不会呀,你爸爸是我见过穿白衬衫黑西装最好看的男人。”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的唐突,想要撤销时根本已经来不及了。

————————

——你爸爸是我见过穿白衬衫黑西装最好看的男人。

郁绍庭盯着这句话,久久地,然后随手丢了手机,软软的被子卷着自己,在大床上辗转来翻转去。

折腾了一会儿,他又找回手机。

“他从小就被人说成衣架子,穿什么都挺好看的。”

可是,等了很久,真的很久,大概有五六分钟,那边都没再回过来。

郁绍庭迟疑了下,又补发了一条:“可能因为衣服款型好吧。”

“叮”的一声,有新消息进来。

——景希,不好意思,我刚才这边信号不好,没收到信息,你之前还说了什么?

郁绍庭:“……”

————————

白筱没再等到“郁景希”回复她。

她滑动屏幕上的对话框,视线定格在最后几条信息上。

——不会呀,你爸爸是我见过穿白衬衫黑西装最好看的男人。

——可能因为衣服款型好吧。

难道是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白筱想了想,还是又发了一句“晚安”过去,然后关机睡觉。

————————

第二天白筱起床的时候,开了机,下意识地看了下微信。

依旧没有新消息显示。

外婆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白筱打算今天接她出院,叶和欢特意请了半天假开车一道去。

可是等她们到达时,却被告知5043病房的周爱华已经被接走了。

没多久,白筱就接到蒋英美的电/话。

等她跟叶和欢赶到裴宅,就看到外婆躺在长椅上,半盖着毛毯正跟蒋英美笑着聊天。

“筱筱,来了呀?”蒋英美笑吟吟地转头吩咐容姨:“去给筱筱她们拿些糕点过来。”

白筱已经在外婆身边蹲下,“外婆,出院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是我想的不周到,”蒋英美接话,“筱筱,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外婆握着白筱的手,笑得慈祥,“这不是马上给你打电/话了吗?看你急得……”

裴母把外婆接到裴宅来,白筱大概能猜到她这么做的意图,但白筱却不愿意外婆住在这里。

“外婆,住在这里太给妈她们带去麻烦了,你跟我去星语首府住吧。”

叶和欢也帮腔:“是呀,外婆,白筱都已经把房间收拾出来了,就等您过去了!”

在裴宅的十几年,白筱也见识过裴老太太的厉害,以前有裴老护着她,现在……裴母虽然待她也好,但却是个唯婆婆马首是瞻的女人,白筱担心天性淳朴的外婆在这里会受裴老太的白眼跟讽刺。

“怎么,我们裴家难道连一间小公寓都比不上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裴老太太由家里的佣人搀扶着从别墅里出来。

叶和欢下意识地往白筱身前挡了一下。

蒋英美注意到这个动作,尴尬地一笑,起身过去扶裴老太,一边说:“妈,筱筱回来了。”

裴老太淡淡地嗯了一声,在周爱华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一时院子里的气氛变得很僵冷。

白筱正想继续刚才的话题,带外婆离开,那边,裴老太突然开了口。

“亲家外婆,既然来了,这次就多住些日子再回黎阳去,让祈佑跟筱筱多陪你到处逛逛。”

白筱诧异地看向裴老太,不仅仅是因为她友好的口吻,还有那一声“筱筱”。

住在裴宅十几年,裴老太从没这么亲切地喊过她,对白家亲戚也从没这么和颜悦色过,白筱不禁多看了裴老太几眼,但裴老太还是原来的裴老太,一如既往的雍容,但脸上的神情却出奇的柔和。

叶和欢贴近白筱,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喃语:“这老太婆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白筱在背后扯了扯她的衣服,叶和欢这才没继续说下去。

裴老太已经转头看向白筱,脸色有些不自然,说出的话却不像以往那么刻薄难听,或者说,是两个极端,“再搬来搬去多烦?就让你外婆住这里,你也是,既然辞职了,就搬回家了,也好照顾你外婆。”

白筱不禁抬头看了看天,没下红雨……

裴老太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以前是我不好,你怪我也是应该的,但经过祈佑这么一着,我也想通了。”她顿了顿,看着白筱的眼神不自在却带了几分真心,“在外面住多有不便,还是回来吧。”

白筱没接话,在气氛尴尬下来之前,蒋英美打了圆场:“容姨怎么还没出来?对了,今天家里请了‘东宫’的厨子,特意做了几样黎阳菜,中午你们留下来一块吃吧。”

叶和欢快白筱一步道:“好哇,一直听筱筱说,我都没真的尝过黎阳菜呢!”

————————

叶和欢帮裴母布菜,白筱则扶着外婆回房间添衣服。

“筱筱,你是不是怪外婆没通知你,自作主张就住到祈佑家里来了?”

白筱:“没有,因为我知道外婆不是因为贪图他家什么才来的。”只能是因为我……

外婆看着半蹲着为自己整理衣服的白筱,叹了口气,“昨晚祈佑来看我了。”

白筱身形一僵,抬头看向外婆。

“我老了,眼睛也不好使了,认错人也在所难免。”老人家抚摸白筱的鬓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才特意找了个人来骗我,他……是景希的爸爸吧?”

白筱没想到外婆居然一下子就猜中了。

外婆看到她露出惊讶的表情,笑:“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要多了,难道还看不出?之前我只当他们是投缘,现在再来想想,应该是认识的,看你这表情我就明白了,他们真的是父子。”

“外婆。”白筱叫了一声,“我不是故意想瞒着你的。”

“我不怪你,昨晚祈佑跟我说了很多,他说这些年是他负了你,希望我能原谅他这个外孙女婿。”

白筱拉着外婆的手,垂着脸没有应对。

外婆叹息,“他愿意在生死关头把你推开,说明他心里还是有你的,我也不强迫你原谅他,这次亲家老太太亲自来医院接我,我也不好驳了她的面子,就答应过来住几天。”

“裴老太太去医院接的您?”白筱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个哪怕住进了拆迁房依然每天颐指气使的老太太居然会放低姿态去接没身份没地位的外婆?

外婆点头,“虽然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让她突然改观,但她那态度不像是作假,看来是真接受你了。”

————————

白筱陪着外婆走进餐厅时,裴祁佑已经坐在了餐桌边。

他穿着短款羽绒外套,里面是浅灰色的高领毛衣,牛仔裤板鞋,头上还缠着绷带,削瘦的脸线在身后的阳光映照下柔和不少,他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听到动静抬头望过来,看到她时,眉眼间尽是笑意。

这样的裴祁佑,完全克隆了他二十岁时的模样,年轻、不羁却又那么纯粹。

“外婆,坐这里。”他已经起身拉开了旁边的椅子。

外婆落座后,裴祁佑就拉开了自己左侧的椅子,低头看着白筱,目光温柔。

这时,叶和欢端了盘菜出来:“怎么还站着?快坐下,准备开饭了呀!”

白筱没去看裴祁佑,但还是坐了下来。

午餐很丰盛,白筱却没什么胃口,吃得很少,一双筷子夹了一只剥好的龙虾放到她碗里。

“多吃点,不然等一下饿得快。”

白筱看着被剥掉了壳的小龙虾,一时有些走神。

“这个季节这种小龙虾很难买到,”蒋英美看了眼殷切的儿子,笑着说,“他一定说可以买到,也不顾自己的身子,让小吴开车带着他全丰城乱转,结果还真给他买到了。”

裴祁佑没说话,只是低头继续剥着龙虾。

白筱侧头,入目的是一小碟子剥好的小龙虾,而他本干净的修长手指上沾满了汁料。

她夹起龙虾肉,放进嘴里慢慢地拒绝,味道很鲜美,口感不比夏季的差。

白筱从小就对小龙虾情有独钟,却嫌剥龙虾壳麻烦,所以很多时候即便是嘴馋了也不愿意买来吃,后来裴祁佑发现了,就经常带着厉荆出去钓龙虾,还被裴老骂整天不务正业就知道玩。

他们在一起后,每回吃龙虾,他都会事先把壳都剥好,然后把沾了汁的龙虾肉放进她嘴里。

那时候的她是什么表情?

靠在他的肩上,享受地眯起眼,偶尔,他会趁她不注意低头偷香。

————————

“怎么不跟她们一起去晒晒太阳?”

白筱转过头,就瞧见裴祁佑走进厨房,他已经脱了外套,撩起袖子站在她的旁边。

“哦,先帮容姨洗碗,过会儿就出去。”

白筱神色如常,熟稔地把洗碗槽里的脏水抽掉,打开水龙头放水。

裴祁佑静静地望着她洗碗,过了良久才开口:“筱筱,我们已经多久没一起洗碗了?”

白筱没吭声,洗碗的动作也没停。

裴祁佑往她身边靠了靠,手伸进温热的水里,轻轻地捏住了她的手。

“别闹了……”白筱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裴祁佑却突然抱住了她,把她侧抱在怀里,双臂牢牢地收紧,闻着熟悉的橙子清香,他本焦躁的情绪总算缓下来,薄唇轻触她的发顶,声音清哑:“筱筱,我们好回去吧。”

“筱筱,你的电/话!”叶和欢拿着白筱的手机跑进来。

白筱已经推开了裴祁佑,她眨去眼角的暖涩,拿过手机的时候看向叶和欢:“谁的?”

叶和欢看了眼裴祁佑,欲言又止,胡乱一摆手,“接了你就知道了。”

白筱刚把手机搁耳边,那头就传来郁景希欢快的声音:“小白,你今晚有空吗?”

拿着手机走出厨房,找了处没人的安静地方,白筱才回答:“怎么啦?”

“今天我们于老师布置了一个题目,让我们写一篇关于亲子活动的作文,可是我从来没玩过亲子活动,所以……小白,等我放学了,你能不能去我家跟我一起做蛋糕?”

这种冠以亲子两个字的活动,说实话,她一个艺术中心的老师真没资格跟他一块儿。

白筱组织着语言,刚想委婉地回绝,郁景希期待又紧张的声音传来,“小白,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原本正准备脱口而出的话,在听到“生日”两个之后哽在了喉间。

“每年生日我都跟‘肉圆‘一起过,今年可以跟小白你一起吗?”

白筱眯眼望着外面洒进来的阳光,经过一阵内心挣扎,还是点头答应了,“嗯,那晚点再联系。”

————————

郁景希心满意足地收起电/话,抬头问坐在对面看杂志的男人:“爸爸,这样安排行吗?”

******

今天早更了,小伙伴们表扬我吧~~~过会儿要去参加公司年会,所以二更。。。。。没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今天的小白特别美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