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人,别想离开 [目录] > 第6章:这就是她的父亲!

《女人,别想离开》

第6章这就是她的父亲!

唐糖Q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色渐晚,一轮圆月高高挂在天空。

都说圆月象征着团圆,可是今晚对雅馥来说,心脏早已碎裂成一片一片。

此刻,她站在盛家老宅子的院落中,心中悲痛难以平复,尤其是在妈妈去世五年后的今天,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假象!原本存在的一切都是假象!

十年夫妻,也许原本就是利益结合,没有情分可言,在妈妈下葬的第二天,她就无意中看到向来冠冕堂皇的父亲拥着另外一个女人寻欢作乐,而这个女人还成了她的继母。

“二小姐,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晚上寒气重,快披上衣服。”家里的老保姆看到她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着急的走出来,给她带了件衣服。

“林妈妈,我没事儿的。”雅馥怔了一下,拍了拍她的手。

现在在这个家也只有林妈妈是真心对她好的。

随即,她安慰的笑了下,向屋内走去,可是刚刚步入客厅,听到不远处飘过来的声音,一下子顿住了脚步......

盛家客厅。

盛一宏拿着报纸,坐在檀木椅子上翻看,比他小十岁左右的娇妻何蔓芝正坐在他旁边,纤细的玉指一边儿给他剥橘子,一边儿开口问他,“一宏,拍卖会应该结束了吧?也不知道能得多少钱?”

盛一宏抬起头,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小手:“那个东西是她娘家的,从明朝时期就传了下来,价值不菲!”

“明朝?”何蔓芝温柔的脸上溢满了吃惊,低下头时,眸中难掩的是窃喜和算计成功的阴谋。

再次抬头,俨然已经恢复了娇柔,甚至带着一分难为情,身子情不自禁的向盛一宏靠过去,“一宏,你做这件事情是瞒着雅馥的,我怕她会难过,那毕竟是大姐留给她的……”

听到她的话,盛一宏沉了下脸,冷笑道:“是嫁妆又如何?我是她的老子,难道没有这个权利吗?公司周转困难,身为女儿的,难道不能为父亲分忧吗?”

“够了!”雅馥忍无可忍,冲了进来,“砰”的一下,将茶几上的花瓶推到地上,碎裂的瓷片儿飞溅一地。

“你这样的人哪里配做我的父亲!”

“混账!”盛一宏猛地起身,重重的一拍桌子,双目圆睁怒道:“你敢这样对我说话?”

“对,我有什么不敢的!”雅馥气愤的向前走一步,站到他对面,挺着脊背愤愤的看着他:“保险柜的钥匙是你偷的,对不对?”

雅馥越想越心寒,这就是她的父亲,亲生父亲。

“偷?”盛一红睁大了双眼,一张保养得当的脸,因为这个字眼瞬间变得铁青,“不孝女,你……竟然敢……”

他说着已经伸出了手,眼看巴掌就要落下,这时,何蔓芝及时伸出了手,抱着盛一宏的手臂道:“一宏,不能这样,她还是孩子,不能动手!”……

……本章完结,下一章“盛家最低等的小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