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嫡女连城·傲世千秋 [目录] > 第20章: 孤山外,歌谣兴时英雄聚(一)

《嫡女连城·傲世千秋》

第20章 孤山外,歌谣兴时英雄聚(一)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月如钩,轻烟漠漠,杏花吹落星如雨。

长街漫漫,有一声音幽幽轻唱……

“……蓬山恨远,想月好风清,酒登琴荐。一曲高歌,为谁眉黛敛……”(《齐天乐?和周美成韵》)

词珍曲绝,正当人们沉浸在那恍若天外而来的轻妙歌声时,凌烟阁,该条街巷中最大的青~楼烟花地,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十六个黑衣蒙面腰系七彩丝带的人身姿矫健从凌烟阁各个方向一同涌入,刀光闪烁剑影寒,须臾之间,整个凌烟阁已被血洗一遍,但那欢声依旧,笑语未歇,似乎根本就没人留意到有些人已经永远在人间蒸发。

小巷口,一个银衫翩翩的少年缓步而出,声音清朗悦耳,十分动听,“词是好词,曲亦是好曲,只可惜,人心狠绝了些。”

他手中一把银骨扇“啪、啪”地在掌心一下接一下地敲打着,在寂静的长街中仿佛敲出了之前的曲调。

街道对面的青瓦顶上,一抹身着白裳的窈窕身影背向而坐,满头青丝只用一支小珍珠镶嵌成的雪花形银簪松松挽着,几缕零星垂落,与轻薄的白纱随风飞扬,整个人被月光镀上了一层不真实的光晕,却又比那天上皓月还要动人心魄。

月下女子背对着他,纤细白净的手指揽了一缕青丝把玩,低声笑语:“世人皆是如此,所谓维护正义也不过是耍耍嘴皮子。”

这时,一件件庞然大物从天而降,在地上叠出三座高塔,银衫少年定睛一看,不由得心头一悸,那竟是三堆死人,男女皆有,有的被砍了头颅,有的被截去四肢,有的被剜了双目,更有甚者,心肝都坠在了外面,死状凄惨得令人头皮发麻。

然而他也清楚,眼下形势他已无暇去同情别人了,那十六道黑衣彩帛的身影早已将他围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尊主!”十六个人瞬时弃呼,犹如九天雷动,一双双透亮的眼睛望向屋顶的白衣女子,难掩满怀的狂热兴奋,但同时,他们也在防备着包围圈中的人趁机溜走。

少年精致的银色面具下,一双如墨的眼睛蓦地瞪大,与此同时,屋上女子也缓缓转过身来,轻纱覆面,寒梅巧绣,目似银河透苍穹,两道秀眉飞扬,七分清雅,三分料峭。

若说之前的背影不过是惊鸿一瞥,那么此刻的月下魅影便是明月笼纱,虽不窥全貌,却已惊为天人,诱人遐思。

天下女子何其多,芳名远播者亦不在少数,但少年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子必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她的美不仅仅在于她青山一角的容貌,更在于她那一身不落于尘俗的傲然,似明月虽美,却不像园中百花可随意采撷。

“你该不会是那位江湖传闻中的银衣公子吧?”

“你就是傲世天门尊主?”

两人没有料到彼此会同时发问,皆是一愣,但对于自己的问题又各自心中有了肯定的答案,不禁暗暗揣测打量。

银衣公子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近年来在江湖中疾速崛起的神秘组织傲世天门的尊主竟然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妙龄少女,亦或者……对方的武力修为已达到了传说中的天君龙级,返老还童?可天君龙级的神级高手不是向来不入世的吗?而且那满头青丝如墨……

而她,对下面的人亦是满心好奇,这银衣公子与她相同,皆是近几年混出的名头,只不过与她的张扬不同,银衣公子为人低调,偶尔几次出现也不过是管管闲事,伸伸援手,连名字都不曾留下,可就是这样一个酱油帝却在不知不觉间成了神一般的人物,实在叫人惊奇。

……本章完结,下一章“ 孤山外,歌谣兴时英雄聚(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