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10章:凤尾争夺(一)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10章凤尾争夺(一)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为什么,为什么,箫哥哥救我,救我……”年华又坠入了梦魇,但是梦中的那个男子却微笑着离她越来越远。年华知道那只是梦,但是她真的不愿醒来,因为只有在梦中她才能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

楚寒枫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自己的床被人霸占了,但看到年华熟睡的样子又不忍心吵醒她,这样骄傲的女子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梦,什么样的人让眼前的女子宁可深陷梦魇也不愿醒来。表面上的从容不迫难道只是她内心恐惧的掩藏吗?

“如果你还不醒来,就看不到凤尾琉璃琴了。”楚寒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年华从梦魇中唤醒,他无法否认现在的他已经不怎么排斥年华了,反而有一种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情愫在他们俩之间滋长着。

“你真的很吵。”年华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楚寒枫,“你可以出去了,这是我的房间。”

楚寒枫看着年华,眼角处明显的泪痕刺痛了他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原以为自己今生不会再心痛,不会再犹豫,可遇到了这个女子之后,一切好像都变了。即使是这样,他那冰冷的面孔还是丝毫没有任何表情,或许这也是一种习惯,“风雨阁。”楚寒枫丢下三个字就消失在年华面前,让年华忽然有一种错觉,这个男子居然会主动和她说话。

桌上放着一个拜帖,年华轻轻翻开,“风雨阁,凤尾琉璃琴,望君亲临。”

风雨阁外,人山人海。

那些没有拜帖的人焦急地向里面张望着,年华好不容易挤到门口,亮了亮手中的拜帖,守门的人立刻换了一副面孔,点头哈腰地恭迎年华进门,深怕这些进门的主子们磕了碰了。

年华不喜欢人多混杂的地方,进了风雨阁后找了个偏僻不起眼的位子,风雨阁外面看了并不起眼,这进门之后又是一道风景,亭台楼阁,廊腰缦回。虽然里面的人没有外面的人多,但是已经把中间的擂台围的水泄不通。

“主子,你真不够意思,自己一个人来看琴。”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年华吓了一跳,“墨月!你怎么混进来的!”

墨月晃了晃手中的拜帖,“原来你也有拜帖。”年华不可思议地看着墨月。

“江湖上有名气的人似乎都收到了拜帖,这个岳城城主应该也是个厉害角色。”墨月得瑟地分析道。

“楚寒枫!”年华差点叫出声来,擂台前居然还有一排椅子,楚寒枫喝着茶,眼睛无意中扫过年华这边,年华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他。

而楚寒枫旁边那个人,是他,是他,年华一眼就认出了他,那个无数次在他梦里出现的男子,她曾经无数次地想象着他们重逢的各种场面,当他真真切切地出现在年华面前,年华突然觉得有点不知所措了,他会认出她吗?

年华就这么定定地盯着那个如风的男子,箫哥哥,你会认出我吗?会吗?年华犹豫了,她害怕了。十年了,十年了,他们却以这样的方式重逢。年华忽然间做了个决定,她要上去比试,她要拿到那把琴。

墨月看到了自己主子的不对劲,从来没有看到年华这样的眼神,说不出的一种复杂的眼神,带着几分狂喜,又带着几分失落,还有几分坚定。

擂台上早就打得火热朝天,年华收起了所有的玩世不恭,仿佛这是一场生死决斗,从未有过的认真,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那个十年前推她跌入望天涯的人,那个梦中可怕的女人。

十年了,冷月也出落成四国男子口子的窈窕淑女,更是闻名天下的才女,智慧谋略更是女子中的佼佼者。当然这是世人还不知道有一个叫年华的女子。

冷月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挑战她的人打败了,场面异常的安静,似乎没有人敢继续挑战了,看到冷箫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年华握紧了拳头,难道时间真的让一切都改变了吗?

正当众人四处张望的时候,谁也没有在意道年华是何时出现在擂台上的。年华并没有看冷月,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冷箫,冷箫也注意到了台上的女子不同寻常的目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那女子带着面纱,实在想不出他们在哪里见过。

冷月看到年华这样打量自己的师兄,显然不高兴了。“小妹妹,你确定要和我比试?你好像什么武器也没带啊?”

“对付你,用剑只会脏了我的剑。”年华丝毫没有给冷月留面子。

“哼,那你就等着哭吧!”冷月显然是发怒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冷月用的是她的云鞭,鞭子的每一节上都有锋利的倒刺,被抽到的话,不死也要掉一层皮。

年华也不敢松懈,她知道冷月也绝非等闲之辈,毕竟是冷逍遥的徒弟,如果没有天分,冷逍遥是不会收她作徒弟的。

冷月似乎也是用尽了浑身解数,可是眼前这个女子速度太快了,每当她的鞭子抽过,她又会出现在另一个方向。她一直在躲避着,她在等什么,为什么还不出招!

“神行步。”冷箫吐出三个字,这个带着面纱的年轻女子居然会神行步,她这样做无疑是让冷月耗尽耐心,她在等待时机,但是为什么她的眼中那么决绝。他们见过吗?冷箫努力地回忆着。这十年来除了冷月,他没有和任何女子有过交集,因为十年之前,那个女孩,他一辈子都不能释怀。年华,她还好吗?

十年之前,当他赶到望天涯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不在了,命运让他们今生永不相见,他用了三年的时间才从年华逝去的阴影中缓过来,但是心中的那道伤疤永远也无法消除了,年华走了,也带走了他所有的思念。眼前的这个女子,太像了,冷箫苦涩地笑了,她已经不会再回来了,永远不会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凤尾争夺(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