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100章:隐士高人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100章隐士高人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昨夜的厮杀仿佛是一场梦,当清晨的阳光照到这个没有温度的国度,年华已经闻不到那庭院中浓烈的血腥味,就连大厅的废墟也不见了,转瞬间变成了一片花园,尹千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清理了现场,让年华有种感觉,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是不是觉得好像什么也没发生?”楚寒枫看着年华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忍,想必她也不喜欢这样的厮杀,可惜谁又可以选择呢。

“你好像已经习惯了。”年华苦涩地一笑。

“你也会习惯的,你哥哥等你吃早餐呢,吃完了,我们要启程了。”楚寒枫似乎从来不会伤感,一个没有喜怒哀乐的人会给自己幸福吗?年华迟疑地跟随他进了大厅。

“丫头,昨晚睡得可好,这是你最爱喝的莲子红豆粥。”尹千清让红霜给年华盛了满满一碗。

“睡得很好,谢谢哥哥关心。”年华接过莲子红豆粥只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口。

“怎么不和胃口吗?”尹千清关心地问道。

“不是,我没有胃口,我们启程吧。”年华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他们走的每一步都是踏着别人的尸体,这让她怎么有胃口吃饭。

“年华,你记住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即使有一天我成了你的敌人,你也不可以手下留情。”尹千清离开了大厅,留下了年华一人,“就算有一天你成为我的敌人,我怎么忍心下手。”年华喃喃自语道。

“他是为你好,你也不要责怪他。”楚寒枫知道,尹千清之所有这么说是要年华学会面对现实的残酷,一个人要想夺得天下,注定有些东西要舍去,这就是代价。

“我怎么会责怪他,楚寒枫,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成了你的敌人,你会杀了我吗?”年华又把相同的问题扔给了楚寒枫,她很想知道他的回答。

“我不会让那一日到来的。”从未有一人进驻过楚寒枫的内心,自从年华出现,他的内心满满的都是她,已经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年华看了楚寒枫一眼,她微微一笑,她已经慢慢地开始接受他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他在,年华就觉得特别安心,难道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吗?

“主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墨月是来叫年华启程的,看到楚寒枫看年华的神情,他忽然有点失落。

“好,我知道了,喂,你不走吗?”年华看了一眼身后的楚寒枫。

“你不是不喜欢和我坐一辆马车么?”楚寒枫居然表现得有点尴尬,这让年华笑了很久,“我可没说过,小女子怎敢冒犯皇威呢。”

楚寒枫一脸黑线,这个女子什么时候把他当过皇帝了,出口闭口就是他名字,要不然直接就是“喂”,这要是到了泷城让他的属下听见了那岂不是很没面子,看来不能太纵容她,但是每次看见她的时候,又不忍心指责她,这让楚寒枫纠结了很久。

马车离开了江城,平静的一天又开始了,年华在马车里无聊,和楚寒枫下起了棋。

“我又赢了。”年华得意地看着一脸没落的楚寒枫,这是她赢的第九盘棋。

“不下了。”楚寒枫把棋子一推,他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老是输棋,或许他只是想看到年华赢棋时候高兴的模样。

“一共是九百两。”年华朝楚寒枫伸出一只手,她今天赚大发了。

“你还怕我欠钱不成?”楚寒枫还真是没带那么多钱在身上,刚才答应年华一百两一局,现在想来又中了这个女人的计了。

“不行,要不你立个字据。”年华不依不饶地逼问道。

“那我拿这个抵债怎么样?”楚寒枫从左手拿下一个扳指递给年华。

“这个值九百两?”年华眼睛瞪得比鸡蛋还大,一脸不可思议。

“何止九百两。”年华要是知道这是寒羽骑的信物肯定不会还给楚寒枫。

“我能换个东西吗?”年华露出一丝狡猾的神色。

“你想要什么?”

“你过来点。”年华朝楚寒枫挪了挪。“我想要你胸前的那块玉佩。”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玉佩!”楚寒枫差点跳起来。

“你激动什么,我昨晚路过你房间的时候,你正好在洗澡,所以……”年华说着说着脸开始有点发热,没想到楚寒枫身材那么好,不过她忍住了没流鼻血。

“你居然偷看我洗澡!”楚寒枫顿时不淡定了。

旁边的红霜也开始为年华感到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这两个人讲话旁人向来是插不上话的。

“看了又不会少一块肉,你又没什么损失。”年华十分鄙视地白了楚寒枫一眼。

“你真想要?”

“我仔细研究了下,那块玉佩是上好的紫玉,应该值九百两,不过你都戴了那么长时间了,总要打个折扣,为此你还是赚了。”年华总不会让自己吃亏,楚寒枫一时间也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反驳她了。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

“额,那我不要了,你娘会从棺材里爬出来打死我的。”

“既然你已经开口了,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呢。”楚寒枫一把拉过年华,把玉佩带到她脖子上,年华猝不及防,一下倒在楚寒枫怀里。

“楚寒枫,你故意的吧。”年华摸着被撞到的鼻子,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要保管好了,丢了或是碎了……”楚寒枫冷冽的目光让年华打了个冷颤,问他要什么不好,这下惨了,年华现在后悔得要死了。

“吁。”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年华差点没飞出去,还好楚寒枫及时拉出了她。

“隐单,你也是故意的吧。”年华觉得再撞自己的鼻子肯定要流血了。

“年姑娘,有个老头坐在路上不走。”隐单无辜地回答道。

“老头?”年华摸摸鼻子跳下马车,最近真是流年不利啊。

“前面怎么了?”尹千清感觉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回禀主子,前面好像有个老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年姑娘已经下车在处理了。”宫翼已经准备扶尹千清下车了,只要是年华的事情,尹千清绝不会袖手旁观,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

“他不会死了吧。”年华拽着楚寒枫小心翼翼地靠近地上的老人。

“你见过死人这么坐着的么。”楚寒枫把年华护在身后,他居然感觉不到眼前这个人有丝毫内力,有两种可能,一是那个人不会武功,二是这个人武功远远在自己之上。

“啊……”年华忽然一声惨叫,把楚寒枫也吓了一跳,这时候尹千清已经到了年华右侧,“一条蛇而已,丫头,你什么时候能矜持一点。”

墨月看到这条蛇的时候,脸色不大好看,这不是一般的蛇,全身都是银色,这世上能拥有银蛇是人也没有几个,难道他是……

“死老头,放蛇吓我。”年华正准备拔剑砍了这条可恶的蛇,地上的老头忽然站了起来,“喂,你要做甚!”

“据说蛇肉可以美容养颜,我当然是杀了它然后吃了。”年华一想到美滋滋的蛇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什么!”老头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赶紧把自己的爱蛇召唤回去,不然被这个女人吃了他可亏大了。

“师父。”墨月这一声师父把所有人都惊呆了,传说中神龙不见尾的医仙——白奚原来长这个模样,年华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立马搀扶着白奚,一口一个爷爷叫起来。

“月,你眼光还不错。”白奚看着年华对自己如此热情,也不反感,一口一个乖孙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真是爷孙。

“师傅看到你给我留的记号这不就赶来了,想当年你一声不吭地离开医仙山庄,师傅那个痛心疾首啊。”

“师傅,当年是事情是徒儿不对,这次徒儿想请师傅救一个人。”墨月一想到这个师父把医仙山庄所有事物交由自己打理,自己跑到外面逍遥快活,搞得所有师哥师姐都把自己看做眼中钉,自己当年要是再待下去,恐怕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今日。

“唉,这年纪轻轻就满头白发,让老夫给你把把脉。”白奚也没等楚寒枫同意,一道银丝飞出,牢牢地绑在了楚寒枫是手上。

“师父,你搞错了,要看病的是这位。”墨月一脸尴尬地指向尹千清。

“哦,为师年纪大了,看不清了。”年华看到白奚给楚寒枫把脉的时候露出了一丝惶恐的神情,不过转瞬即逝,难道楚寒枫有什么隐疾不成。

“这位公子请把手递给老夫。”白奚把手放在身旁的尹千清手上,把了很久,这让年华有点着急。

“怎么样啊?”

“这七夜蛊的毒真是厉害,看来你师弟的医术要赶上你了。”白奚不禁感叹了下。

“师父,暝夜他死了。”墨月最不想提起那个人的名字,曾经的同门师弟,如今阴阳相隔,他宁可选择死亡,也不愿苟且于世。

“为师知道。”白奚叹了口气,“可惜这位公子的伤我也救不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是医仙,不就是个七夜蛊么,你肯定有办法的。”年华紧紧地抓着白奚的肩膀。

“年华,既然医仙都这么说了,你就不要难为人家了。”尹千清苦涩地一笑,他的身体自己最清楚,这下半辈子就算坐在轮椅里他也不在乎,这一切他从未后悔过。

“哥,你别相信他,肯定有办法的,我说过就算穷尽一生,我也要把你的腿治好。”年华看了一眼墨月,“谢谢你。”

“丫头,你说的对,是有办法。”白奚抬头又重新审视了下眼前的女子。

“什么办法?”年华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你嫁给我徒弟。”白奚早就看出来墨月对年华有意思,只是他这个傻徒弟从来都不说,这次是个很好的机会。

“我不同意。”楚寒枫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师父,你……”墨月恨不得现在找个洞钻进去。

“怎么,你不乐意娶她?”白奚抚摸了下胡子,他不会看错,年华不是一般女子。

“师父,她是我主子,我墨月对天发誓,对主子从未有任何非分之想。”墨月知道要是年华不在,楚寒枫现在估计很想一剑把自己砍了。

“唉,老夫也不想强人所难,不过如果你能拿到我医仙山庄的天奇果,我也可以救你的哥哥,不过没有人可以活着从医仙山庄出来,纵使你百毒不侵。”白奚果然是隐士高人,连年华百毒不侵他也知道。

“好,我去医仙山庄,不过等我拿到那个什么天奇果,你一定要把我哥哥医好。”年华已经决定了,就算有一丝希望她也不会放弃。

“你不能去。”一直沉默的尹千清忽然开口了,年华不知道医仙山庄有多么凶险,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么多年来他派去医仙山庄的探子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这天奇果乃镇庄之宝,又怎么会那么好取。

……本章完结,下一章“医仙山庄(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