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11章:凤尾争夺(二)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11章凤尾争夺(二)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擂台上,冷月气急败坏,她的每一鞭子都挥空了,那个女人像幽灵一样,这种速度恐怕连自己的师兄都不能及。

年华看了一眼冷箫,原来他们之间是如此的遥远,远到近在咫尺,也仿佛相隔了万年的距离,他还是没有认出她,一行清泪,年华第一次哭了,也许就是那么一晃神,冷月的鞭子就到了年华眼前,年华这次没有躲,身体的痛怎么比得上心底的痛。

冷月得瑟地笑了,那个女人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分神,真是不要命了。

楚寒枫从年华上台的时候就一直皱着眉头,这个女人好像和平时不大一样了,她为什么一直望着冷箫,难道他们认识,但是从冷箫的神情看,他们并不认识,而且据他调查,冷箫一直是孤身一人,难道,那个箫哥哥,他好像有点明白了什么。

年华好像被冷月的鞭子打醒了,手臂上一条长长的伤口把素衣都染红了,空中的她显得妖娆而神秘,两条白练像剑一样飞出,速度快的让人无法直视。

她终于出招了,墨月心中默念着,这才是他的主子。

冷月显然没有想到年华有这一招,急忙用鞭子去抵挡,可这样的气势怎么可能瞬间抵挡得住呢,她仿佛看到了眼前女子眼中的恨意,不,这是一种坚定,难道她想杀了她。

四周异常得安静,杀气,这样的杀气让当场武功弱的人都无法动弹了,照这样情形看冷月非死即伤。“哐。”白练好像遇到了对手,是他,是他,年华迅速收起白练,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前面的人。

冷箫用他的剑抵挡住了年华的白练,那是云霆剑,剑谱中排行第二的剑,年华的霖华都不是它的对手,何况是这区区白练。

“姑娘,这琴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尽管拿去,可为什么要伤人性命。何况我师妹与你无冤无仇。”

“无冤无仇,好一个无冤无仇。”年华苦笑地说道:“既然你要保护你的师妹,那么从现在开始我的对手就是你。”

年华毫不含糊,虽然没有霖华剑,但白练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冷箫推开冷月,剑在空中挥舞,白练也在空中翻飞着,原来这就是他们重逢的方式。年华似乎要把这十年来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招招逼人。冷箫心中疑惑:她看起来不像是个乱杀无辜的人,为什么招招都充斥着杀气。

原来往事真是过眼烟云,原来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原来说好的一辈子都是谎言。

十年前,苍山之巅,年华被人欺负,是冷箫替年华教训了那些人,她问冷箫,你会一直这样保护我吗?冷箫摸着年华的头,说道:“当然了,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可是,现在早已物是人非,繁华褪尽,原来他们从来都没有留下什么,除了残缺的记忆,剩下的只有刀剑相向。

冷箫的剑离年华只有一尺距离,年华运起轻功,向后退着,可是很快就没有了退路,这是擂台,再后退就出界了,年华闭上了眼睛,突然间停止了后退,冷箫显然不会想到年华会突然间停止,虽然只有几秒钟的反应,但是剑不会停止,年华感觉到了那冰冷的剑锋刺入身体的冰凉,只是心麻木了,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一剑将年华十年美好的幻想彻底破灭了,她现在比谁都清醒,原来那个不愿在梦里醒来的自己是那么的愚蠢。

冷箫握着剑不知所措,他根本没有想要伤害眼前的女子,为什么剑在刺入她身体的时候自己的心会痛,很痛,那种感觉很熟悉,和十年前失去年华的感觉一样,为什么,她到底是谁?

年华笑了,笑的很累,然后向后倒了下去,这个擂台其实不高,但这种坠落的感觉和十年前望天涯上的感觉一样,只是再也没有了希望。

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同时接住了落入台下的年华。

“回客栈!”楚寒枫推开墨月,消失在人群中。墨月还是晚了一步,当他看到剑刺入年华身体的时候,他多么想如果可以,他希望那一剑刺的是自己。而当年华坠落的时候,自己毫不犹豫地飞身想要接住那个单薄的身影,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那个叫楚寒枫的男子居然比自己速度还快,这样的女子真的不应该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来福客栈,楚寒枫将满身是血的年华放在床上,他忽然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他应该一开始就阻止这场没有结局的比试,或许他早点出手就不会导致现在这样的局面了。他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么在乎眼前的女子了。

“她失血过多,虽然我用银针替她封住了穴道,如果不马上敷上止血的药物,她会流血过多而死。”墨月冷冷地看着楚寒枫。

“你是神医,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楚寒枫望着床上苍白得如纸一般的年华,皱着眉头,仿佛受伤的不是年华而是他自己。

“为什么还不给她上药!”楚寒枫有点沉不住气了,抢过墨月手上的药瓶,只是他的手还没碰到年华的时候突然停住了,她是女子,未出阁的女子,给她上药必须把她衣服脱掉,原来这才是墨月迟迟不肯动手的原因。

“绝练!”楚寒枫一声令下,一女子出现在房内。“主子。”

“给她上药!”说完把药瓶递给绝练。绝练稍微迟疑了一下,从她看到自己的主子抱着满身是血的年华回来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主子变了,但不知道哪里变得不一样了,现在她忽然明白了,原来主子也会着急,但这种感觉稍纵即逝,楚寒枫又马上回到了他那冰冷的面容,让绝练以为自己出了错觉。

屏风后,墨月交代着绝练如何包扎,如何上药,楚寒枫冷静地喝着茶,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她伤的很重,虽然没有伤到心脉,但是云霆剑刺得很深。”楚寒枫冷静地分析道。

“这个我比谁都清楚。”墨月看了一眼楚寒枫。

“如果没有上好的药物,会落下病根。”

“你到底想说什么!”墨月不耐烦地打断了楚寒枫的话。

“我想带她回靖国皇宫疗伤,只有那里才有上好的疗伤药。”楚寒枫望着屏风后昏迷的年华。

“凭什么你要带她走?”墨月有点愤怒了。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楚寒枫知道墨月是关心年华的,他会答应的。

墨月沉默了许久,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去靖国皇宫,但自己又不希望年华和楚寒枫走那么近。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客栈外来了俩位不速之客。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速来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