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122章:冷箫身世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122章冷箫身世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冷箫把这封短短的家书整整看了三遍,每一个字都深深地刻在他心里,这是苍皇的亲笔信,是写给冷逍遥的亲笔信,里面有一个惊天秘密,冷箫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那就是他的身世。

从他出生之日起就没有见过他的母亲,只是听人家说,他的母亲也就是苍国的前皇后因为难产死了,可是更多她的事情他一无所知。从一岁开始他就被当作未来苍国储君由冷逍遥亲自训练,这么多年来他很少回皇宫,为此世人也鲜有人知道苍国还有一个三皇子,或许这也是苍皇保护他的一个方式。

“你为什么会有这封信?”冷箫不可思议地看着对面的尹千清,他师父如此谨慎,尹千清是不可能拿到这封密信。

“苍皇把信藏在放玉玺的盒子里,我的人在偷玉玺的时候正好看见了,这虽然不在我的计划之内,但是对本王而言有利无害。”

“哼,你以为这种离间计对我有效吗?”冷箫装作无所谓的模样,只是傻子都看得出来他现在内心的挣扎。

“当了快二十年的苍国皇子,到头来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个杀了自己母亲的凶手居然是自己最尊敬的师父,这实在是有趣,有趣……”尹千清现在的表情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幸灾乐祸。

“够了!”冷箫愤怒地打断了尹千清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最残忍的莫过于这个叫了近二十年师父的人居然才是他的亲生父亲,自己的亲生父亲杀了亲生母亲,这要他如何能接受。

“这原本是你们苍国的家事,本王本不应该过问,再者说皇室没有不肮脏的,这一点本王深有感触,只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动年华。”尹千清提到年华的时候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定。

“她知道这件事情吗?”冷箫忽然抬起头看了一眼尹千清。

“她现在正在和楚寒枫在回泷城的路上,你觉得她要是知道这件事会乖乖回去么?”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冷箫也是个聪明人,尹千清替他保守秘密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至于这次的代价是什么,他很难猜测。

“哈哈,爽快,本王就喜欢你这样的人,至于这保密的代价么,其实也很简单。”尹千清放下了茶杯,幽幽地说了四个字,“北冥之地。”

“北冥之地,鬼蜮之始。你想要去北冥的地图?”冷箫瞬间明白了尹千清的意图,这北冥之地的地图是他们苍国皇室的秘密,据说那里埋藏着巨大宝藏,但是至今没有人去过,而这张地图是苍国开国皇帝所画,只是没有人能看懂。冷箫只见过一次,他只是不明白尹千清为何会费劲心思要这张地图。

“好,等我回国之后自然会派人把画交给你,倘若我听到任何关于这封信的谣言,我想我们只能在战场上相见了。”冷箫现在只想回到苍国确认这件事的真假,即使事实既定,他也不甘心,除非他听到冷逍遥亲口承认。

“本王以性命担保,这件事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尹千清目送着冷箫离开了茶楼,回头对宫翼命令道:“让她们几个先回紫竹林养伤,传令给商璃,羽铩,可以动手了。”尹千清所说的她们自然是指辰血一行人,他现在要做的是把四国这趟浑水搅得越乱越好,这样才能为年华赢得时间。

冷箫回到苍国皇宫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当年她母亲留下的线索。

星辰宫,冷箫母亲生前住的地方,以前是苍国的禁地,现在苍皇已死,冷箫才有机会进入这座被人遗忘了整整二十年的宫殿。

冰冷的宫殿,由于没有人打扫早已经杂草丛生,冷箫虽然没有见过他的母亲,但是在他的想象中,她应该是一个温柔的女子,会弹琴,会写诗,会作画,当然这只是他的想象,因为她的房间里摆满了字画,还有那个被灰尘掩盖的古琴。

冷箫轻轻掸去古琴上的灰尘,试图拨动琴弦,“啪”琴弦断,冷箫的手上多了一条血丝。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哈哈哈。”冷箫看到了墙上字画上的那句诗:深宫锁清秋,独爱醉逍遥。逍遥指的不就是冷逍遥,原来这个女子深爱的一直都是那个人。

“母亲,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冷箫痛苦地蹲下身,他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这是一个帝王最大的悲哀,旁人看似光鲜亮丽,实则内心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冷箫的眼泪落在了这没有人烟的星辰宫,化作一片大火,照亮了整个苍国皇宫。

“走水了,走水了。”皇宫里乱成一片,只是当救火的人赶到星辰宫的时候,看到一个满脸肃杀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个曾经温文尔雅的三皇子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谁都不允许救火,这是朕的命令!”这是冷箫第一次用朕这个字,众人才晃过神,眼前这个人已经是他们苍国的王,想到这里,众人立马下跪叩拜。

新任苍皇火烧星辰宫一事并没有在四国传开,因为那一日见到他放火的人都已经下了黄泉。

第二日苍国新任皇帝正式登基,冷箫看着众大臣跪拜在自己的脚下,包括他的师父冷逍遥,原来这就是权力,至高无上的皇权。

“朕有几件事情要宣布,高公公,宣旨!”冷箫一身黄袍,他的目光冷冷地扫过众人,丝毫没有温度,冷逍遥不禁皱了下眉头,自从靖国回来之后,他这个宝贝徒弟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让他也捉摸不透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大皇子冷兼为平南王,即刻前往封地南郡,二皇子冷齐为晋北王……”高公公念完这封诏书的时候自己也被吓了一声冷汗,这先帝所有其他的皇子均被发配边疆,看似封王实则是明升暗降,基本上都被夺了权势。

“皇兄,你就这么狠心,父皇尸骨未寒,你这么做对得起他老人家吗?”七皇子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七弟,不要着急,朕还有一道旨意。高公公,继续念。”冷箫平静的眼神里没有任何波澜,这才是一代帝王的眼神。

“先帝所有嫔妃都……都殉葬……”高公公读完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也有点语无伦次了。

“什么!冷箫,你欺人太甚!”大皇子已经不顾颜面了,直呼冷箫姓名。

“皇兄,当年你母亲高贵妃陷害先皇后,在她饮食中下毒的事情朕已经网开一面,你最好不要挑战朕的耐心。”冷箫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不忘看一眼冷逍遥,如果不是他授意,他的母亲又怎么会英年早逝。

“你血口喷人。”大皇子激动地想上前,可惜他身旁的侍卫已经将他牢牢抓住。

“哼,是不是血口喷人,你母妃心里自然清楚,来人将大皇子押往封地,永生不得回国都!”这道旨意再次惊醒了众人,冷逍遥不解地看着冷箫,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是他疏忽了什么吗?

冷箫登基后连下的这两道旨意顿时让苍国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但是冷箫迅速控制了局势,将兵权收到了自己手中,这样才是最安全的办法。

御书房内,冷箫一个人静静地思考着,如今他真的成了孤家寡人,原来坐上那个位子需要付出那么多代价,可是为什么那个人可以拥有年华,这不公平,冷箫不知不觉将桌子上的茶杯打翻在地。

“皇上,出什么事情了?”门外的高公公听到声响马上推门进屋。

“出去!”冷箫呵斥道,高公公吓得一身冷汗,赶紧退了下去,伴君如伴虎,如今的冷箫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温文尔雅的三皇子了,他这个辅佐了几代帝王的人还是很能审时度势的。

“高公公,皇上在里面吗?”冷逍遥看到高公公慌张地从御书房走出来,便猜到了几分。

“逍王爷,皇上今日心情不好,依老奴所见,您还是先回去吧。”高公公善意地提醒道。

“本王知道了,你在外面候着,任何人都不允许打扰。”冷逍遥说完便推门进入了御书房。

“朕不是说过了谁都不见么!”冷箫听到有人进来,头也不抬地怒喝道。

“本王也不见吗?”

冷箫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冷逍遥来了,可是这个曾经爱护他的师父居然亲手杀了自己的母亲,这让冷箫始终不能忘怀,原来伤得最深的人是那个曾经最信任的人。

“逍王爷有事吗?”冷箫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温度,冷逍遥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叫自己师父。

“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冷逍遥从靖国回来之后就发现不对劲了,冷箫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当真想知道,那好,朕只问你一句,你爱过她吗?”冷箫的眼神露出一丝不忍,这或许是眼前这个骄傲的男人一生的伤痛。

“你说的可是你的母妃?”冷逍遥自然知道那个她指的是怜星,因为冷箫已经知道当年是高贵妃下毒害死了怜星,那只要稍加追查,自己当年和怜星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这个聪明的徒弟。

“是。”冷箫坚定地吐了一个字,他多么希望冷逍遥告诉他的答案是爱过,但是他又失望了。

“本王从来都没有爱过。”冷逍遥的回答很干脆,他没有解释当年为何纵容高贵妃下毒一事,因为一切是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时间不会倒流,历史不会改写。

“师父,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今日我们师徒二人情义已尽,这封信是我父皇生前写给你的,看完后就把它烧了吧,朕累了,先回寝宫了。”冷箫径直出了御书房,直到走远了冷逍遥才回过神来,颤抖地打开了这封让他们师徒情谊走到尽头的信。

御书房里灯光摇曳着,映出一个憔悴的身影,冷逍遥看完这封信的时候,已经完全豁然开朗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活在仇恨中,现在想来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到头来,上苍还是把他戏弄了,想他聪明一世,最终还是输给了自己。

……本章完结,下一章“百花争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