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18章:记忆流年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18章记忆流年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靖国皇城外,五道人影闪过。树叶摇曳了几下,继而又恢复了平静。月光很皎洁,只是年华无意去欣赏沿途的景色。

这一路逆风一直抓着年华的胳膊,深怕自己一疏忽就把年华弄丢了。“你把我抓疼了。”年华感到自己的手要被逆风折断了。这个男人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呢,怪不得会去做杀手。

“对不起。”逆风知道自己有点失态,连忙放开年华。

“好了,这里应该安全了,你们走吧,我也要回去了。”年华转身想离开。逆风突然又抓住年华的胳膊,“为什么还要回去,你就不怕他迁怒于你吗?”

“难道你要带我走?你也不怕你的主子会杀了你?”年华反问道。

“我……”逆风突然间说不出话了,这次任务失败肯定回去是要挨罚的,带着眼前这个女子回水玉门,除非他自己不想活了。

“我回去自然有我的理由,你好像问得太多了,你从来都不欠我什么。”年华知道逆风并不是一个真正冷血无情的杀手,但这也会是他最大的弱点。

逆风看着渐渐远去的年华,月光照着那个纤尘不染的女子,有那么一刹那,他也有点失神了。

“大哥,我们走吧。”火雷这时候也觉得年华好像并不是那么讨厌了,这种感觉应该是从年华毅然挡在他们前面时面对楚寒枫的弓箭手的时候开始的吧。

年华回到凤栖宫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夜了,当她疲惫地推开门时,看到楚寒枫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一点动静,似乎在想着什么。听到年华开门声音,他们的目光在空中相聚,各自都怀揣着心事。

“能给我个理由吗?”楚寒枫依旧散发着冷冽的寒气。

“你需要什么理由?”年华反问道。

“一个让你不顾性命,救他们的理由。”

“信任。”年华只说了两个字。

“好。”楚寒枫更惜字如金,说完便转身要离开。

“你想听我的故事吗?”年华迷茫地望着眼前的男子。

“你的故事?朕是挺有兴趣的。”

“这样就不必皇上亲自去调查了。”年华苦笑地说道。

楚寒枫有点诧异,又有点难过,她怎么知道自己暗中调查她的身世,好像她什么都知道,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还有她居然叫他“皇上”,难道他们的距离就真的那么远吗?这个女人太让人难懂了。

“除了师父,我从来都没有和人讲过我的过去,你明白吗?”年华多么希望眼前的男子能明白自己,她并不是神,她也会悲伤,也会流泪。

“我们下一盘棋吧,这样你不会觉得听得无聊了。”年华顺手拿起桌案上的棋盘,熟练地下了第一个子。楚寒枫没有说话,静静地下了第二个子。年华的记忆如同翻腾的开水,每一次回忆起来,都会烫伤自己,因为每一个故事都充斥着绝望与无奈。

“那一年,我被父母抛弃在苍山之巅,是冷箫救了我……”年华仿佛走在记忆的回路上,而与冷箫的所有记忆如同这路上的基石,每一块都是如此的夯实,无法让人忘记。

楚寒枫望着年华,久久没有说话,生怕自己小小的举动会打乱了年华的回忆,更怕自己会漏掉年华最重要的记忆,当他听到年华被冷月推下望天涯的时候,他忽然间有点同情眼前的这个女子了,怪不得她有时候会如此决绝,坠入过绝境的人是无法忘记曾经经历过的绝望的。楚寒枫忽然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上苍有眼,我得以大难不死,我坠落到了绝情谷,受了伤的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三个月,有很多次我都想到了死亡,是师父告诉我,她说人活着可以一无所有,但终究会有所得,哪怕是一段经历,一段回忆,但是人死了,就真的一无所有了,连同曾经的拥有也会一并失去,所以必需坚强地活下去。”

年华一想到自己的师父,眼中的悲伤显露无疑,楚寒枫都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或许根本不应该让她回忆起这些往事。

“该你下了。”年华看了一眼楚寒枫,提醒道。楚寒枫这才发现自己走神了,立马在棋盘上郑重地落下了一枚黑子。

“师父将毕生绝学全部传授给我,我学的很认真,非常的认真,因为我想有一天,等我有足够的能力的时候,就可以有资格和他在一起了,可是……”年华忽然停住了,泪水如奔溃的堤坝怎么也停止不了。

楚寒枫多想为她拭去那倔强的泪水,原来外表坚强的她,内心是如此的脆弱。年华第一次把自己那么不加掩饰地暴露在别人面前,这种压抑的情感已经被压制了十年了,她也需要倾诉,需要安慰。

“你没事吧。”楚寒枫不知道怎么安慰年华,看到她哭,原来自己也会心疼,难道清风说的是真的,自己真的喜欢上她了吗?

“没事,你输了。”

楚寒枫这才发现棋盘上的白子已经赢了,而一开始自己黑子的大好形势在一瞬间就被白子击溃了。“这……怎么可能。”楚寒枫不可思议地问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走神了。”年华恢复了平静。

真的是这样吗?楚寒枫无数次地问自己,可是眼前的女子在这样的情绪波动下还能把心思放在棋盘上,要不是亲身经历,楚寒枫是不会相信的。

“皇上,该上早朝了。”门外传话的太监恭敬地说道,这是他们年轻的帝王第一次和一个女人待了整整一夜,这无疑说明了凤栖宫里主人的地位。

“天亮了,你快走吧,误了早朝我可担当不起。”年华催促道。

“你就这么希望我走?”楚寒枫这话把年华问住了。

自己真的希望他走吗?“如果我说不希望,你还是会走,所以何必问呢?”年华不再看楚寒枫。

楚寒枫没有回答,径直地推开大门,天边刚露出鱼肚白,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他其实想对年华说,你没问又怎么知道呢。可是楚寒枫没有说,只扔下了一句“别忘了,你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年华望着楚寒枫远去的背影,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似乎与世人对他的看法不怎么一致。如果没有经历人世的大悲,又怎么会一夜白头,在某种性格上似乎又与自己有点相似,看不清的是人,看不透的是心。

或许时间会把一切都看清,年华望着天边的朝阳,多美的早霞,自己又何必为这些未发生的而烦恼呢,自己迟早要离开这里,而他迟早也会后宫佳丽三千,他们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了。

“主子,墨星传来消息。”墨月知道年华和楚寒枫在一起待了整整一夜,而他也彻夜未眠。

“是关于姬夜的吗?”年华思绪又回到了现实。

“是,他最近一直在秘密地调集兵马,现在皇城中除了楚寒枫的贴身护卫,几乎所有的士兵都是他的人,楚寒枫的兵马都在泷城十里之外,不准入城。”

“难道楚寒枫不知道吗?”年华觉得楚寒枫不会不知道,如果他真不知道,那么他身边的清风肯定也会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动作呢?

“墨日说,楚寒枫虽然拥有靖国一半兵力,但是他的一半兵力都被安排在了边城,在泷城的兵力本来就不多,甚至没有姬夜的一半。”墨月不想有所隐瞒,虽然他不喜欢楚寒枫,但对年华向来都是知无不言的。

“难道他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吗?”年华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蹊跷,除非……年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楚寒枫没有任何动静了,原来他一直在等,等姬夜谋反,一旦坐实了谋反的罪名,楚寒枫就有理由扫除姬夜这个障碍,而且是光明正大理所当然地除掉他。

“好厉害的计谋。”年华不由地有点佩服楚寒枫了。但是转念一想,楚寒枫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如果自己一旦平乱失败,那后果就是江山易主了。这次他将自己为诱饵,他真的是疯了,姬夜是什么人,他戎马一生,战功无数,既然楚寒枫能想到那么他也有可能想到。

“双方实力那么悬殊,楚寒枫很危险。”年华不知道为什么会担心起楚寒枫。

“让人盯着楚寒枫,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年华感觉要发生大事了,自己的心为什么会跳的那么厉害。

“为什么要帮他?”墨月越来越不能理解年华了决定了。

“除非你想让姬夜当皇帝,一旦姬夜当上了皇帝,你我rì子就不怎么好过了。”年华也只能想到这个理由搪塞墨月了。

“好。我知道了。”墨月转身离去,他又何尝不知,这样的理由多么牵强,但是这是年华的决定,又何曾改变过。

微风拂过年华的面纱,也吹起了年华心中的一丝波澜,她一直在等,等着那个为她揭下面纱的人,他会是他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封国公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