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19章:封国公主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19章封国公主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般风平浪静的背后往往酝酿的是一场惊天动地的逆袭,这暴风雨前的短暂宁静只不过给双方一个准备战斗的时间,时间的长短,决定了战斗的级别,往往时间越是长,预示着这将是一场生死决斗。

一连过了七天,楚寒枫再也没有出现在年华的视线里,他似乎忘了那句话,年华也没有去找楚寒枫,每天都很自觉地把墨月准备的一碗碗汤药按时喝完,虽然有时候苦的年华直骂墨月公报私仇,但毕竟良药苦口利于病,加上墨月细心的照顾,年华的伤在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愈合着。

“终于把今天的药喝完了。”年华把碗递给墨月,长长地虚了一口气,“这几天快把我闷死了,墨月,我们出去透透气吧。”说实话年华来到这皇宫还没到处走走呢。

“你就不怕遇到那些女人?”墨月好心提醒道。他可不想再看到那个姬无双。

“我怕什么?墨月,不会是你怕见到某人吧?”年华一猜就猜到了墨月的顾虑。

“我月墨神医什么时候怕过,走就走。”说完墨月大步走在年华前面。

“等等我。”年华急忙追了上去,“我不识路啊。”

走了许久,年华觉得皇宫也不过如此,也就是房子多了点,大了点,奢华了点,在某种程度上还不如绝情谷的竹屋呢,至少在绝情谷,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而这里的植物虽然好看,但终究经不起自然的考验,昨夜下过雨,好多花儿都凋谢了,无论它们曾经多么娇贵,终究还是抵不过自然的考验,一时的繁华,剩下的就是无尽的凄凉。

年华还没来得及感伤,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敢挡我的路,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是她,年华看了一眼墨月,真是冤家路窄,墨月脸色不怎么好看,怎么又遇上了这个姬无双。

前面的短桥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姬无双,还有一个绿衣女子,她的装束应该不是一般宫女,因为即使她被姬无双辱骂着,但是她也没有低头,那种高贵的气质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拥有的。如果猜的没错的话,她应该就是那个封国公主,凌瑶。

“你弄脏了我的鞋,现在我命令你把它添干净。”姬无双蛮横地朝着绿衣女子命令道。

绿衣女子没有任何动作,但是眼中的屈辱让年华有点看不下去了,这个姬无双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今天天气真好啊。”年华故意让姬无双发现了她的存在。她可不怕那个骄横跋扈的姬无双。

“是你!”姬无双看到年华脸色都变了,要不是这个女人,自己的手现在也不会还裹着纱布。但是她父亲说,这个女人暂时不要惹她,过不了多久,自然有办法让她身不如死。所以自己一直忍着不去找她麻烦,今天反而是她自己找上门来了。

“看来你好像并不怎么喜欢看到我啊。”年华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

“哼,你就等着吧,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身不如死。”姬无双愤恨地说道。

“是么,你以为让落红在我的饮食里放点什么销魂散就可以杀了我,你不觉得太幼稚了吗?”年华早知道落红是姬无双的人,别忘了她身边的月墨神医,人家也不是吃素的。

“你……难道早就发现了?”姬无双不可思议地盯着年华,“为了让你显得不那么愚蠢,我也只好忍着不说,但是我忽然发现你真的比我想象的更愚蠢。”年华鄙视地说道。

“你……”姬无双气得都说不出话了,她没办法对付年华,只好把气全都撒在凌瑶身上。“你这贱人,为什么还不添,难道你也要嘲笑我吗?”凌瑶倔强地看了一眼姬无双,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她比谁都明白自己的处境。

正当凌瑶准备弯下腰的时候,姬无双冷不丁地踹了凌瑶一脚,凌瑶向后倒去,这可是在桥上,眼看着凌瑶就要摔下桥了,年华一条白练飞出,将快要跌落的凌瑶救了回来。

“姬无双,你是不是很想下去洗个澡啊,那今天我就成全你吧。”年华冷冷地说道。

姬无双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噗通”一声落入水中,她的那些护卫手下,一个个惊呆了,都忘了下去把他们主子捞上来。

“还不快救我!”姬无双在水中翻腾着,那些护卫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下水把狼狈不堪的姬无双拉到岸边,“年华,你等着,我一定会报仇的!”即使狼狈不堪,姬无双还不忘向年华叫嚣着。

年华看都不看她一眼,“我等着呢!”

姬无双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但是自己又打不过年华,只好带着自己的手下悻悻地离开了。

“你没事吧。”年华看了一眼眼前的绿衣女子,“你叫凌瑶?”

“是,多谢姑娘相救!”凌瑶说完就要给年华行礼,年华连忙想扶起她,就在一瞬间,一道亮光闪过,年华丝毫没有防备,虽然躲过了致命的一击,但是手臂上还是被划了一刀。

“为什么,明明我救了你,你还要杀我?”年华很不理解凌瑶的举动。

“你就是年华?”凌瑶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子,她的故事原来自己一直都不怎么相信,她居然能用一计杀了慕容焕这个老狐狸,现在看来,这是真的了,她的从容淡定,让凌瑶也不得不佩服。

“是,我就是年华,我们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吧。”年华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上的麻烦。

“是,我们是没见过,但是我不得不杀你。”凌瑶倔强地说道,“虽然你躲过了我的致命一击,但是这把刀上的剧毒,足以让你毙命。”

年华看了一眼手臂,血都成了黑色,墨月赶紧封住了年华手上的穴道,“碧野花毒。”墨月一眼就认出了此毒,这种毒也只有封国皇室才有,没有解药,中毒者一炷香之后必死无疑。

年华显得很平静,“你能告诉我一个你要杀我的理由吗?这样也好让我死的明白吧。”

凌瑶苦笑着,“如果你不是年华,或许我们会成为朋友,我从来都没有杀过人,可是为了他,我只好让自己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如果你不死,他就要死。”

“他?他是你喜欢的人?”年华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原来眼前的女子和她一样,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个他,宁愿坠入黑暗的深渊,也要保他周全,这也许都是命运的安排,都是逃不掉的宿命。

“他以为我变了心,以为我是那种为了荣华富贵随意爬上其他男人床的女人,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希望了,我只是希望他能好好地活着。”凌瑶眼睛红红的,这也许是她最不愿面对的现实。

“你的故事很感人,但是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年华望着眼前悲痛不已的女子。

“什么!为什么你还没有死。这不可能。”凌瑶有点惊慌了,她明明中了碧野花毒,照理来说,现在应该七窍流血而亡,可是为什么她还好好地站在这里。

“或许是我命不该绝吧。”年华望了望天空,这也算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是从小自己都百毒不侵,她也为这件事情问过自己的师父,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的母亲在怀她的时候吃了百花果,这种果子极其珍贵,一百年开一次花,一次只结一个果。同时这也是找到年华亲身父母的重要线索。

凌瑶绝望了,她失败了,这意味着他会被刺杀,凌瑶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如果他死了,那么自己一定不会多活一天,生于皇室的她从出生的时候命运就被安排好了,那座冰冷的皇宫里哪有什么亲情,除了利用,还是利用。自己虽然贵为公主,也不过是一颗棋子,凌瑶想到这些,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楚寒枫的声音突然不合时宜地出现了。年华心中疑惑,他怎么来了,看来事情有点棘手,旁边还有那个叫清风的男子,不过现在他应该是靖国的丞相了。

凌瑶慌了神,楚寒枫怎么来了,还有他,他也来了,年华是楚寒枫带回宫中的女子,宫里的人都感觉楚寒枫对这个女子不一般,甚至安排她住在凤栖宫,那可是未来皇后的寝宫,她不知道楚寒枫会不会杀了她,如果杀了她也好,这样也就没有那么多纠缠了,这一世,她也活的够辛苦了,来世只希望自己不要生在帝王之家。

“皇上怎么今天也出来散步,真是好巧啊。”年华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她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保护身后的女子了,虽然她想杀了自己,难道是因为他们有着相似的经历。

“你的手臂怎么了?”楚寒枫可没有理会年华敷衍的招呼,一眼就看到了年华手臂上的伤口,血都将年华的袖子染红了。

“不小心摔了一跤,额……不小心的,我回去让墨月包扎一下就好了。”每次年华说谎的时候都会有点结巴,这可一点也不像她。

凌瑶迷惑了,为什么她还要救她,明明她知道自己要杀了她的,为什么,这个女子真的很不一样。

楚寒枫盯着年华,这个女人从来不知道保护好自己,每次说谎的借口还那么烂,真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旁的清风则面色古怪地看着凌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她为什么要杀年华,难道又是为了争宠,她已经不是那个曾经所认识的凌瑶了,曾经的凌瑶踩死只蚂蚁都会难过好几天,现在的她为了荣华富贵居然可以杀人。

“皇上,臣还有事要处理,先告退了。”清风向楚寒枫行了一礼,慌忙离开了。凌瑶望着远去的背影,她的心好痛,原来他还是误会了。

年华看着远去的清风,再看看凌瑶,她也明白了,原来凌瑶心中的那个人是清风,那楚寒枫知道吗?毕竟凌瑶现在名义上还是楚寒枫的女人,这样的关系真的很纠结。

“年华,你跟我来。”楚寒枫好像有点生气,因为他从来没有这么严肃地叫年华的名字。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年华望着楚寒枫,他找他会有什么事情,是关于凌瑶的,还是清风的,还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了,如果世上还有一人让年华猜不透,那肯定是楚寒枫。

年华看了一眼落寞的凌瑶,“放心,我不会告密的,还有,他也不会死,你也要好好活着。”

“墨月,你先回凤栖宫。”年华说完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的神行步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凌瑶望着年华消失的方向,心中默念着:他真的不会死吗,为什么这个女子能那么肯定,而自己居然情不自禁地想去相信她。

“不要怀疑她说过的话,你就安心地等待吧。”墨月从来对年华的话都是置信不疑的。

“好,我相信她。”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仿佛这座桥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任何人,但是有的人的命运却因此改变了,很多年以后,凌瑶再次回想起她和年华的第一次相遇,或许这就是不打不相识。这个女子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了,唯独自己的命运怎么也控制不了,是不是上苍对她太残忍了,或许这样的女子本不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夜白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