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20章:一夜白头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20章一夜白头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御书房内,安静得以为没有人存在。楚寒枫把年华找来却又一言不发。

过了很久,年华终于忍不住了,“皇上找我到底什么事?”

“皇上?”楚寒枫忽然觉得好陌生,这个称呼似乎把他们的距离拉的很远很远。

“把手伸出来?”年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今天楚寒枫怎么那么不对劲。

“什么?”

“朕让你把手伸出来。”这次楚寒枫以命令地口气对年华说。

年华可不想惹毛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乖乖地把手伸出来。

“我说另一只手!”楚寒枫有点发怒了,这个女人有时候怎么那么笨。

“你又没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年华还没说完,楚寒枫一把拉过年华另一只手,“嘶”得一声,把年华吓了一跳,楚寒枫居然把年华的半个衣袖撕了,“喂,你干嘛!”年华一直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是楚寒枫的力气太大,任凭年华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

“你再动,怎么帮你上药!”楚寒枫白了一眼试图挣脱的年华。

“上药……”年华这才发现自己手臂上被凌瑶划伤的一道大口子,虽然不深,但是还是留了不少血。

“这是宫廷秘药,涂了不会留疤。”楚寒枫没有看年华,继续认真地涂着,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伤口,楚寒枫有一种愧疚感,为什么每次她受伤自己都不在她身边,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年华是彻底被惊呆了,居然让一国之帝帮她涂伤药,看着楚寒枫认真的样子,年华忽然有点感动了,他越来越和自己以前的认知不一样了,虽然一开始他接自己进宫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只希望你早点养好伤。你不要多想。”楚寒枫突然发现自己这一举动有点唐突。

“我知道。”年华发现这个男人总是那么口是心非。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楚寒枫还是那个冰冷的面孔,感觉他从来不会笑。

“为什么你看起来那么年轻,头发却是白的?”

“你真的想知道?”

“嗯。”年华坚定地点了点头。

楚寒枫抬头看了一眼年华,这是第一个夸他头发好看的女子,她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虚假的成分,可她的心中一直想着那个叫冷箫的人,有那么一刻他有点羡慕冷箫。

“如果你看到自己的母亲被自己的父亲杀死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会一夜白头了,那种感觉让我永生难忘。”楚寒枫说道自己母亲的时候眼神中露出一股愤怒。

“你的父皇杀了你的母亲?”年华不可置信地问道。

“是,只因为我的母亲地位低下,她本是江湖中人,那一年我的父皇微服出宫遇到了刺客,是我的母亲拼死救了他,后来她入了宫,成了父皇三千佳丽中的一人。”

“那你的父皇怎么会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年华很疑惑。

“后来,我的母亲得罪了当时的宠妃,荣贵妃,她们污蔑我母亲要谋害我父皇,而我那个所谓的父皇居然还相信了,那一年我才五岁,我躲在衣柜里看到了她们怎样把那一杯毒酒强行灌入我母亲的口中,而我母亲临死的时候还在哀求我的父皇,她说:‘放过寒枫,他是你的儿子’。”

年华看的出楚寒枫眼中的悲痛,原来他也有这么不堪的过去,或许这就是生于皇室的悲哀,这个没有亲情的冷漠皇宫,埋葬了多少女子的青春,而那个光鲜亮丽的皇位下,又是如此肮脏。

“那你后来为你母亲报仇,杀了你的父皇?”

“如果我说是,你会不会觉得我和他们是一样的人呢?”楚寒枫似乎很想知道年华的答案。

“这都是无法抉择的命运,是什么样的人已经不重要了,我相信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年华这一刻才发现自己居然很能理解眼前这个满头银丝的男人。

“你相信,哈哈。”楚寒枫苦涩地笑道,“也只有你会相信,你难道不知道我当时让你入宫是为了什么吗?”

“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这里知道就足够了。”年华指着自己的心看了一脸悲伤的楚寒枫。

“你不觉得我现在在走我父皇的老路吗?为了权力不择手段。”楚寒枫甚至有点讨厌现在的自己。

“这本身就是一条不归路,从你登基的那一天开始,你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了,我们都没有选择,不是吗?”

楚寒枫看着年华,这个女子真的太聪明了,她似乎看到了所有人的命运,有那么一刻让楚寒枫认为这个女人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那你的选择是什么?”

“我的选择?”年华还真的没有为自己想过,“我也不知道。”

楚寒枫好像知道年华会这么回答,“你还会去找他,是吗?”

年华知道楚寒枫说的是冷箫,自己还会去找他吗,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他,为什么这一刻自己的心又开始痛了呢。

“也许会,也许不会。”又是这个答案,楚寒枫知道年华不会告诉他,事实上年华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

“皇上,大将军姬夜求见。”门外传话的太监把年华和楚寒枫之间尴尬的氛围打破了。

“朕知道了。”楚寒枫又恢复了他帝王的身份,让年华感觉这和刚才的楚寒枫简直就是两个人。

“你给朕闯的祸还真不少。”

“这不能怪我,谁让那个姬无双那么讨厌。”年华忽然想到之前闯得祸,她把姬无双打入河中,这回他老子肯定来报仇了。

“你先回凤栖宫吧,这件事交个我处理。”年华忽然发现这回楚寒枫没有说朕,在年华面前他好像不是一个帝王。

“我不回去,我年华岂是那种贪生怕死之徒,不就是姬夜吗,你放心,这大将军之位他也马上做到头了,不是吗,皇上?”年华开玩笑似的对着楚寒枫说道。

楚寒枫记得上次上次年华说这话的时候,那个权倾一时慕容焕就下台了,可是这次不一样,那是握着靖国一半兵力的姬夜,即使年华再厉害又怎么抵得过千军万马,他现在不想把她卷进这种权利纷争中,可现在的形式好像已经容不得他想不想了。

“放心,我会有分寸的,他现在还不能死。”年华知道如果现在杀了姬夜,那他的那些部下造反的话,就算是楚寒枫也不能阻止,这次只不过先给那个傲慢愚蠢的姬夜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她年华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宣姬夜进来。”楚寒枫知道年华会处理好的,他相信她。

“微臣参见皇上。”姬夜虽然目中无人,但是这种虚礼还是要的,至少现在他还不想和楚寒枫翻脸。

“不知道大将军前来所谓何事?”楚寒枫也把戏演足了,年华感觉这怎么像是在明知故问。

“皇上,今日无双又被那贱……”姬夜刚想说贱人,突然发现年华居然也在御书房,立马改口了,“就是她把无双打入河中的!”

“哦?是吗,年华,这是怎么回事?”

年华看到楚寒枫演戏的样子就想笑,但是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我还想向皇上讨个说法呢,虽然她是你的妃子,但是我好歹也是你请来的客人,你的妃子居然要杀我。”说罢,年华举起那只受伤的胳膊,明显可以看出被利器划伤的痕迹。

“奥,原来她是大将军您的女儿啊,不知道大将军有没有听过,子不教父之过,她既然是你的女儿,那还请大将军给我个说法。”年华装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

“皇上,她血口喷人,无双根本就没有要杀她!”姬夜急了,原本想来兴师问罪的,结果被年华摆了一道。

“哦?那是大将军不相信我手上的伤了,难不成我还自己划伤了诬陷你的女儿吗?”年华说的好像是真的一样,楚寒枫也不得不佩服年华的口才了,这个女人从来都不吃亏。

“你……”姬夜一时间说不出话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大将军示意,好除了我这个眼中钉,你是想让皇上难堪吗?”年华越说越离谱了,不过外人听起来又有几分道理,年华是楚寒枫请来的贵客,如果死在了皇宫,那天下人要怎么说楚寒枫。

“微臣不敢。”姬夜知道自己这次有点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这个女人太厉害了,迟早自己要除掉她。

“好了,既然无双也没受什么伤,大将军也就不要怪年华了,说不定中间有什么误会,年华,给朕一个面子,这件事就到此结束。”楚寒枫居然当起了和事佬,年华没一口气笑岔了,“好吧,既然皇上也开口了,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但是要是还有下次,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年华这话显然是对姬夜说的。

姬夜恨不得当场就杀了年华,这个女人简直就是颠倒是非,但是自己又找不出理由反驳她,只好强忍住愤怒,“微臣回去一定好好教育无双,微臣先告退。”

年华看着姬夜愤恨地走出御书房,开心地朝身后的楚寒枫做了个胜利的姿势。楚寒枫看着年华,这样的年华才符合她的年龄。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姬夜阴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