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26章:真假隐姝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26章真假隐姝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御书房内,楚寒枫看着近日的奏折眉头更加紧锁了,看来事情比他想得更加糟糕。“她怎么样了?”楚寒枫头也不抬地问道。

“她今天在后山见了隐单。”清风恭敬地回答道。

“嗯?这事情你怎么看?”楚寒枫终于抬头看了一眼清风。

“皇上既然相信她,为何还要我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清风很不能理解楚寒枫的举动。

“监视她自然有我的道理,她去见隐单,难不成……”楚寒枫和清风对视了一下,“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是想策反隐单,因为祭天那天,姬夜派了隐单镇守皇宫,隐单无疑是姬夜最后的王牌,她是想彻底断了姬夜的后路。”清风冷静地分析道。

“可是要想策反隐单……”

“皇上说的没错,这招很冒险,据我所知,前不久隐单的妹妹才嫁给了姬夜,要隐单站在我们这边实在比登天还难,更何况,他的脾气皇上是知道的。”清风望着窗外,他也迷惑了,年华到底在想什么,这一次他是否该相信她。

“静观其变。”楚寒枫只吐了四个字。清风不可思议地看着楚寒枫,他这是用整个靖国做赌注,年华,年华,她真的是那个颠覆天下的女子么。

三日后,夜幕降临,天空没有一颗星星。两道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今夜姬府尤其热闹,姬夜似乎已经按捺不住了,在他的心中,只要过了今晚,明天整个靖国都将是他的了。他邀请了自己所有的亲卫在自己府上庆祝。同时也为夏裴侯大病初愈庆祝。

“我看这个姬夜高兴得太早了吧。”黑暗中一道身影不屑地说道。

“让他吃饱了明天好上路。”另一道身影说完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两个身影正是墨月和年华两人,他们今夜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隐姝。

此刻隐姝在房间内焦急又紧张地等待,“怎么这么着急见你哥哥啊。”年华笑着说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隐姝觉得自己不过转了个身,房间里就悄无声息地多了两个人

“你哥哥让我们带你见他,都准备好了吗?”年华看着一脸激动的隐姝,忽然感觉要是自己有个哥哥这样关心自己该有多好啊。

“主子,有人。”忽然墨月感觉到了门外有脚步声。

“隐姝,将军要你去前厅献舞。动作快点。”门外一个女人尖锐地叫道。

年华和墨月此刻都躲到了房梁上,隐姝打开门,谦卑地说道:“知道了,姐姐,我马上就到。”

“她走了。”墨月提醒道。

“姬夜居然让你去献舞!”年华愤恨地说道。年华最痛恨这样的男人了,隐姝好歹也是他的女人,这样和那些舞姬有什么区别。

“主子,现在怎么办?”墨月担心的是隐单若是见不到隐姝,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隐姝,把你衣服脱下来。”年华很快反应过来。“什么!”墨月和隐姝同时叫起来。

“我留下来,墨月你带隐姝去见隐单。”

“主子,这样太危险了。”墨月反对道。

“这是命令,我们没有选择。”年华严肃地说道。

半个时辰后,隐姝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隐姝,你好了没啊,姬夜将军都等得不耐烦了!”

门外的女人还没说完,门忽然开了,此刻年华已经易容完毕,第一次穿这样的舞衣让她有点不太习惯。“好了,请姐姐前面走。”

刚才还在门外叫嚣的女人看到隐姝这副装扮着实吓了一跳,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但又说不上来。

很快年华就到了大厅,她看到了姬夜正坐在上座和夏裴侯互相敬酒,“姬将军,过了今夜靖国可是你的了,到时候别忘了我这个小小的丞相啊。”夏裴侯说话让年华觉得恶心,这个老头要杀她可真是厚脸皮到家了。

“放心,我们之前的协议一定奏效。”姬夜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那年华那个贱人,我一定要亲手将她千刀万剐。”夏裴侯果然是恨透了年华。

“哼,放心,那个女人她跑不了,我一定亲手将她交到你手上,到时候要怎么处理,全凭夏丞相了。”姬夜说完还和夏裴侯对视大笑三声。

“将军,隐姝到了。”

“哦?”姬夜这才回过神,看到台下的隐姝,只是今夜的隐姝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以前她从来不敢正眼看自己。

年华忽然发现姬夜在看自己,立马将目光收了回来,她差点就露馅了,隐姝怎么敢这么大胆正眼盯着姬夜呢。

姬夜揉了下眼睛,肯定是自己喝多了,这双眼睛怎么这么像一个人呢,不可能的,她就是隐姝,此刻下面的女子已经低头不敢看他了。

“隐姝,今天本将军高兴,你就跳一支舞为我们助兴下吧。”姬夜还真把隐姝当舞姬了,年华握紧了双手,今天她就为这个傲慢愚蠢的家伙跳一支死亡之舞。

夏裴侯看着大厅中的隐姝,看到这个女子,他心中就很不安。“姬将军,这位是?”

“她就是隐单的妹妹,上个月我刚纳的十八房小妾。”姬夜很得意地说道。

“姬将军好福气啊,这么国色天香的女人都给你当小妾。”夏裴侯奉承道。

“哦?夏丞相如果喜欢的话,今晚,呵呵。”姬夜奸诈地一笑,年华是看出来了,难道要她今晚伺候夏裴侯,想到这里她浑身就掉鸡皮疙瘩。

“姬将军误会了,我只是好奇这样的女子会跳出怎样的倾国之舞呢?”夏裴侯现在对女人毫不敢兴趣,何况是别人的女人,自己和姬夜站在一条线上不过是为了杀了年华替自己的弟弟报仇,自古红颜多多祸水,他可不想栽在女人手里。

“原来是这样,看了是我想多了,隐姝还不快跳舞。”姬夜似乎有点不耐烦了。

“是,将军。”年华现在扮演的是隐姝,她必须极其谦卑,她可不想自己的计划功亏一篑。

乐师们一奏乐,年华就随着音乐翩然起舞,以柔克刚,以静至动,年华把每一个音符都踩得恰到好处,时而翩跹,时而若离,让在场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年华,连喝酒都忘记了。

一舞倾城也不过如此,姬夜忽然发现原来隐姝居然还有这样的才艺,是自己平时太疏忽了么。夏裴侯眉头锁得更紧了,这样的女子怎么甘愿做姬夜的第十八房小妾,是自己太多疑了么。

舞毕,姬夜带头叫好,全场都兴奋得要年华再跳一支。年华恭敬的等着姬夜的命令,“这支舞叫什么名字?”居然是夏裴侯发问了,他发现了什么了么,年华稍许有点紧张。“这支舞叫喜归霓诵,寓意大军打了胜仗,凯旋归来。”也只有年华瞎掰得出这样的名字,把这个舞的名字倒过来念,不就是送你归西么。

“哦?本将军怎么以前没有听爱妾讲过啊。”姬夜若有所思地看着年华,他知道今晚为什么感觉隐姝不一样了,她的话太多了。

糟糕,年华发现自己好像话太多了,姬夜生疑了。“哎呀,妹妹跳了那么好看的舞,做哥哥的怎么能不在场呢?”正当年华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瞎编的时候,隐单出现了,年华立马又恢复了隐姝的角色,“哥哥,你怎么才来,姬将军都等了好久了。”年华故作责怪。

“属下参见将军。”隐单单膝跪地,其实心中在就想把姬夜千刀万剐,居然把自己的妹妹当舞姬使唤,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

“不必多礼,都是自己人。”姬夜似乎并不知道隐单会出现,手下来报说他今夜在皇宫守卫,不能过来,早知道这样,也不会让隐姝当众献舞了。

“隐姝,你也累了吧,下去休息吧。”姬夜似乎想挽救一下尴尬的局面,毕竟明天隐单镇守皇宫,这是他最后的王牌。

“是。”年华巴不得姬夜早点说这句话,演戏真的超累,心惊胆战。在离开的时候年华和隐单眼神交集的一刹那,年华已经知道了他已经站在了自己的一边。

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年华会创造又一个奇迹吗?或许命运早就安排好了,年华只不过在按照命运指定的路线向前行走,明天朝阳升起的时候,就是见证命运的时刻。

……本章完结,下一章“姬夜造反(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