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35章:凌瑶遇刺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35章凌瑶遇刺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年华回到皇宫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楚寒枫,可是一进入皇宫就发现情况不对劲,“墨月,出什么事情了?”

“听侍卫说是凌霄阁有刺客。”墨月如实禀告。

“那是凌瑶的寝宫,走,我们去看看。”年华脑海里浮现起那个倔强的女子,不知她可安好。

凌霄阁外隐单亲自带兵把守,看到年华后脸色有点尴尬,“见过年姑娘。”

“楚……皇上可在里面?”年华一开始想说楚寒枫,但转念一想,这是在皇宫,自己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是,皇上正在……”

“太好了,我正好有事情找他。”年华还没等隐单把话说完,就急着进入凌霄阁,她太想告诉楚寒枫公孙族谱的事情了。

“啪”的一声,年华兴冲冲地推开凌霄阁的大门。

“楚……”年华刚想说话,她看到了这辈子都不想看到的一幕,凌瑶正躺在楚寒枫怀中小声地哭泣着,而且上身只穿着一个红色的肚兜。

年华惊呆了,甚至忘记了关门。一念起,天涯咫尺;一念灭,咫尺天涯。这时候年华才感觉到自己和他究竟隔了多远的距离。

“出去!”楚寒枫没想到年华会突然闯进来,这样也好,可以让彼此的距离更遥远些。

年华瞬间反应过来,转身离开,“啪”的一声,年华用内力将门合上,或许是因为生气,或许是因为其它某种情感,年华自己也不知道,她脑子一片空白,门在合上的瞬间碎了。

“主子,你等等我。”墨月在后面追着年华,他也已经猜到什么了。

隐单看着碎了一地的门,这个内力如果用在人身上,那肯定是必死无疑,这个女子显然是深藏不露啊。

楚寒枫放开怀中的凌瑶,“把衣服穿好,今晚先住在靖央宫。”说完便离开了,看到碎了一地是门,她生气了吗?

“皇上,年……”隐单知道自己今晚失职了。

“传清风立刻到御书房。”楚寒枫依旧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

“皇上,那个年……”隐单话又没说完,就被楚寒枫一个冷冽的眼神瞪了回去,“是,皇上。”隐单迅速离开,想必皇上还在气头上,还是不要惹的好。

“主子,你还好吗?”墨月看着一言不发的年华很是担心,从凌霄阁回来后就一直这个姿势,两眼无光地望着前方。

御书房内,清风看着不时走神的楚寒枫,刚才凌霄阁的事情自己也听说了,想不到年华居然也会生气,“皇上,皇上。”清风连喊了两声,楚寒枫才回过神来,

“嗯,刚说到哪里了。”

“这次的刺客皇上可看清面容?”

“我和他交手了几招,我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武功深不可测,他蒙着面,看不出真容。”楚寒枫回想了一下当时与刺客交手的画面,想不出任何线索。

“会不会是姬夜或者是慕容焕的余党?”

“不会,他们这次对付的是凌瑶,如果真是他们的余党,对付的应该是年华。”楚寒枫说道年华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

“那只有一种可能,封国动手了。”清风仔细分析了下,凌瑶是封国公主,如果死在靖国,那封国就有理由攻打靖国,现在靖国朝野刚刚稳定,如果现在爆发战争的话,无疑会重创靖国,最坏的还不止这些,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是楚寒枫的生辰,各国都派了使臣前来祝贺,实则是探听靖国虚实,凌瑶如果死了,就真的将靖国陷入内忧外患的局面了,清风虽然恨凌瑶背叛了自己,但是他明白,这不是她能选择的,这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命运。

“绝练,绝煞。”

“属下在。”御书房内忽然出现两道黑色身影。

“以后你们就暗中保护凌妃,直到这次生辰大典结束。”

“是,属下遵命。”绝练和绝煞是楚寒枫的暗卫,不到关键时刻,楚寒枫很少动用。

“皇上,年姑娘今天去了严本初府上,还砍了泷城知府李冲的一条胳膊。”

“哦?他这个知府也当到头了,你知道怎么办了吧。”楚寒枫喝了口茶继续说道,“今晚留下来陪朕下棋可好。”

“皇上寝宫还有佳人等待,清风实在不敢耽误皇上。”

“怎么,连你也这样认为,这是圣旨,今晚你不得踏出御书房半步。”

清风无奈地摇了摇头,“那好吧。”

这一夜很漫长,凤栖宫,靖央宫,御书房灯火通明,未眠的人都各自揣着心事,他们在等在黎明的那一道曙光来驱散黑夜的寂寞,这又将是新的一天。

年华等到天一亮就带着墨月离开了凤栖宫,路上的宫女太监看到年华都避开绕道而行。

“你们听说没,昨晚年姑娘把凌霄阁的大门都打碎了。”

“可不是,这宫里争风吃醋的事情倒是常有,不过在皇上面前把门都打碎的还是头一回。”

“昨晚凌妃娘娘睡在靖央宫,那可是皇上的寝宫啊。”

年华本不想听这些闲言碎语,但是不经意间还是进入了自己的耳朵。

“墨月,等这次云间寺的事情结束后,我们离开这里可好?”年华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墨月。

“好。”墨月只想一辈子就这么守护她,无论她去哪里,地狱也好,天上也罢,他能做的就是如影随形,哪怕琉璃百世,迷途千年,也愿。

年华走到宫门口的时候,大门还没有开,守门的侍卫拦住了年华的去路,“年姑娘,现在还没有到开门的时间,请不要让小的为难。”

“放心,不会让你们为难的。”年华拔出霖华剑,墨月立马拦住她,“主子,这样恐怕不妥,这宫门要是被你一剑劈下去,估计……”

众人惊恐地看着年华,“快去禀告皇上。”守门的头领向手下一人低语道。

“我有说我要劈门吗?”

“那主子是要……”

“挡我路的人,只有一种结局。”年华冷冷地扫过守门的侍卫。

“给她开门。”

“隐将军,这……”守门的侍卫露出一丝犹豫。

“如果皇上责怪下来,我一人承担。”隐单知道今日如果不放年华离开,可能不止宫门不保,挡住她离开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

门随即打开,年华收起霖华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看来墨日说得没错,自己根本不适合在深宫中生存,自己和他始终是不同世界的人,可是为什么明明知道结局,自己的心还会那么痛。

朝堂上,楚寒枫正在听清风禀报生辰大典的安排,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们年轻的皇上根本不在状态。忽然一个太监从门外匆匆忙忙走进来不知道在楚寒枫耳边低语了什么,楚寒枫眼神中露出一丝惊恐,随即站了起来,“清风,生辰大典的事情朕全权交由你处理,现在退朝。”说罢,急匆匆地离开了大殿,留下一群大臣在原地不知所措,清风比谁都明白,只有她才能让楚寒枫如此无措,那个叫年华的女子。

楚寒枫连朝服都没有换,赶到宫门口的时候只看到了跪了一地的侍卫。

“她人呢!”当楚寒枫得知年华离开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干了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她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

“皇上,是我放年姑娘走的,我愿意一人受罚。”隐单跪在楚寒枫面前不敢抬头。

“你起来吧,是朕逼走了她。”楚寒枫忽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在没遇到年华之前,他不知道什么才是快乐,可她带给自己的快乐却如此的短暂,这一定是上苍对他惩罚,把她带到自己身边,又残忍地让她离开自己,宁愿他们从来没有遇见过。

楚寒枫来到了凤栖宫,仿佛这里还有她的温度,清晰地记得年华第一次住在这里的时候问自己会不会来看望她,还有那一夜彻夜下棋,袒露自己的过往,她的笑容,她的泪水,都已经成为了过往。

楚寒枫掀开珠帘进入内室,床前的圆桌上放了一架琴,那是凤尾琉璃琴,她居然也没有带走,为了这架琴年华差点死在冷箫的剑下,如果她真的要离开肯定会带走这架琴。“这是……”楚寒枫在圆桌上看到了一本泛黄的书,翻开书的扉页,公孙族谱四个字映入眼帘,楚寒枫想起三日前,年华在春风楼对自己说“楚寒枫,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

她去了云间寺密室!楚寒枫彻底反应过来。“清风!”

“皇上如果要去找年姑娘,臣自当尽心尽力处理好宫中事务,但是生辰大典之前请皇上务必赶到皇宫。”清风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云间寺,墨日,墨星,公孙羽早早地在此等待了,当年华和墨月赶到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了然大师。

“年姑娘还是来了。”

“大师,我已经找到了当年建造云间寺的公孙家族的继承人,并在他们的族谱上知道了密室机关的构造,请大师带我们去里寺。”

“年姑娘,恕老衲不能从命。”了然大师摇了摇头。

“为什么?”年华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找到了进入密室的方法居然不能进去。

“只有当今皇上才能进入里寺,这是靖国传承百年的规矩,我不能擅自做主。”了然大师向年华鞠了一躬表示歉意。

年华沉默了,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点。

“那朕可以进去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云间寺(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