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46章:解开心结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46章解开心结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年华推开楚寒枫进入房间,看到倒在地上的凌瑶,记得第一次看到她,那时候她被姬无双欺负,无论姬无双怎么辱骂,她都没有低下头,她的眼神告诉年华这是个倔强的女子,但是当她看到清风的时候,她的慌乱,她的无措,注定了她又是个痴情的女子,虽然贵为封国公主,却不能像公主一样活着,被自己的亲人杀死,这或许是这个世间最残忍的事情。

“墨月,快看看她还有救?”年华着急地看着墨月,如果墨月都没有办法,那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楚寒枫,马上派人封锁凌霄阁,让大军即刻出发,恐怕封国要动手了。”年华马上冷静下来,这场战争如果注定不可避免,那先发制人才是取胜的关键。

“朕已经下过圣旨了,月墨神医,她怎么样?”楚寒枫虽然没有表现出着急的模样,但是凌瑶的生死直接决定了两个国家的命运,楚寒枫又怎么不担心。

“瑶儿,瑶儿,你们给我让开!”

“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凌霄阁,丞相您不能进去。”

“让他进来。”年华打开门,看到了失魂落魄的清风,这个男子如此聪明,又怎么能瞒得过他。

“年姑娘,皇上……”门外的侍卫有点为难。

楚寒枫忽然出现在年华旁边,只是一个眼神的扫视,侍卫就立马放行了。

清风冲进房间,看到地上的凌瑶,不顾一切地推开墨月,拥抱着这个单薄的身板,清风哭了,他好想告诉她,今天你真的很美,很美,“凌瑶,你醒醒,你不是说喜欢凤山的落英吗,只要你醒来,我就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在山间建一个属于我们的房子,好不好?”现在的清风不再是封国叱咤风云的丞相,他只是一个失去挚爱的普通人。

“她服食了断肠散。”

“还有救吗?”

“没有。”墨月冷冷地回道。“服食此药,无药可解。”

“墨月,我再问一遍,她是真的没救了吗?”年华不相信,因为墨月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迟疑,这说明了他在说谎。

“主子,我……”墨月不知道自己的哪个神情出卖了自己,为何年华会发现自己在说谎。

“说吧,怎么救。”年华下定了决心,只要有一丝希望,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

“凌瑶姑娘中毒太深,现在能解此毒的只有百花果。”

“墨月,现在怎么可能有百花果。”此果一百年开一次花,一次只结一个果,就算是靖国皇室也不一定有。

“是没有,但是主子的血中含有百花果的成分,这也是主子百毒不侵的原因。”墨月本不想告诉年华此解药必须要用她的血,因为他知道年华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救凌瑶。

“清风,把凌瑶放到床上,墨月你可以救人了。”年华说完拿出霖华剑,想不到这把剑沾了无数人的鲜血,今日自己也不能避免,剑太锋利,终究会伤人。

楚寒枫忽然抓住年华拿剑的手,“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你不相信墨月?”

“不是。”

“那你放手吧,我不想欠人情。”年华甩开楚寒枫的手,这次凌瑶如果死了,自己脱不了关系,倘若没有和凌汐的那场比试,或许凌瑶就不用死,百密也有一疏,年华没有犹豫,霖华剑划过自己的手腕,鲜艳的红滴入白色的瓷碗中,显得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主子,可以了。”墨月看到年华的手腕在滴血,自己的心仿佛也在流血,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怎么舍得让她流一滴血。“这是止血的药,主子,快敷上。”

“我来。”楚寒枫抢过墨月手中的药,年华手上那道伤口让楚寒枫不禁皱了下眉头,“划那么长伤口,不怕留疤么。”

“怕什么,即使留疤了我也不在乎,墨月,赶紧让凌瑶服下。”年华不理睬楚寒枫,“疼!楚寒枫你包扎得那么紧是要谋杀啊。”年华瞪着这个满头银发的男子,这个家伙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

“你不是不在乎吗,怎么这时候知道疼了。”楚寒枫继续包扎着没有停下。

“你……你故意的吧。”年华差点被他气死了。

墨月用银针封住凌瑶的几大重要穴位,将年华的血缓缓倒入凌瑶口中。

“帮我扶着她,我要打通她的各大经脉,这样血才能融入她的体内。”墨月看着一脸紧张的清风,原来失去自己的挚爱会如此痛苦,纵然是相权倾天下的一朝丞相也终究过不了情这道坎。

一道内力输入凌瑶体内,原本插在凌瑶身上的银针全部飞出,凌瑶吐了一口血,“她怎么吐血了。”清风不解。

“终于把体内的余毒吐出来了。”墨月缓了口气,终于救活了,让他这个月墨神医也紧张了一把。

“楚寒枫,你有完没完!”看着自己被楚寒枫裹得像粽子一样的手,年华终于爆发了,他这显然是故意的。

墨月把凌瑶交给清风,走到年华面前,“主子,她救活了。”

“太好了。”年华心中一块石头落地,看着清风怀中的女子,生于帝王之家,她不能选择自己所嫁之人,纵使心爱之人近在咫尺,也只能恍如隔世,黄泉之下没有他的身影,她的灵魂又怎能安生。

“瑶儿,你醒了。”清风看到怀中的人渐渐睁开了双眼,“风,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你在这里,快走,他们会杀了你的,快走。”凌瑶抓着清风的衣服,祈求他快点离开。

“你没死,是年姑娘救了你。”清风安抚着凌瑶,原来她是为了自己才吃下这断肠散,想到之前的一幕幕,清风心中无比地悔恨,她甘愿成为封国的棋子想必也是为了自己不被追杀,可是自己还怀疑她,是她太傻还是自己太聪明,为何命运要给他们这样的安排,到这一刻清风才明白,他们真的没有退路了。

“年姑娘,你救了我,可是风会死,我哥哥依旧会找理由出兵靖国,你也因此会受牵连,我哥哥不会放过你的。”凌瑶摇了摇头,他太了解自己的哥哥了,隐忍十二年,天下人都说楚寒枫冷血杀了自己的父皇登上王位,其实真正冷血的是凌钰,六岁就设计杀死所有的亲兄弟,将封国玩于股掌之间,自己不过是他手上的一颗棋子罢了。

“楚寒枫,放了他们吧。”年华不知道楚寒枫是怎么想的,或许现在让清风和凌瑶离开是自己能为他们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年华,你当真这么想?”楚寒枫没有拒绝,既然这场战争注定要发生,那为这场战争牺牲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他们为这场预谋已久的战争付出了太多,是时候让他们离开了。

“你让他们走,我留下来,这样可好。”

“不好。”

“为什么?”年华不理解地看着楚寒枫,他应该很清楚,如果清风走了,就相当于失去了自己的一只右手,但是如果自己留下来帮助他,绝对不会比清风差,况且自己手上还有暗墨门,他一开始让自己入宫不就是希望通过暗墨门的力量助他一臂之力么。

“朕一个人足够了,如果你要让朕放他们走,那你必须和他们一起离开这里。”楚寒枫背过身不再看年华,如果封国真的要攻打靖国,恐怕凶多吉少,封国太子想必对年华恨之入骨,她现在不走,等封国大军攻克过来之时,谁又能护她周全。

“你怕了?”年华看出了楚寒枫心中的担忧。

“你可以这么认为。”

“好,我走。”年华有点难过,他背负了太多的压力,却没有人可以和他分担,作为靖国的王,这条路注定是孤独的。

“皇上,我……”清风欲言又止,他从来没有和楚寒枫说过自己的过去,今日事已至此,这个才华横溢的丞相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清风,我都知道,替朕好好照顾她。”楚寒枫记得第一次遇见清风是在泷城的一条大街上,那时候清风为了追随凌瑶来到靖国,盘缠用尽沦为乞丐,受尽欺辱,那一次他被诬陷偷了一个富商的钱包,被人群殴,但是楚寒枫看得出来他和那些乞丐不一样,即使被众人打得头破血流,他依旧没有低头,倔强地看着前方,因为这个眼神,楚寒枫救下了他。

“墨月,通知墨星给我们备两辆马车。”年华知道如果今日不走,明日恐怕想走都走不了了。

“马车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就在皇宫西门外,隐单会带你们去,今夜你们就走。”楚寒枫望着年华,这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也许再也不会相见。

“这是令牌。见它如见朕,你们很快就可以离开靖国。”楚寒枫将令牌递给年华,这是自己能为她做的最大限度了,或许上苍就不应该让他们相遇。

“好,令牌我收下了,清风你先带凌瑶走,我要回一趟凤栖宫,一个时辰后我们皇宫西门见。”年华向墨月使了个眼色,随即离开了凌霄阁。

“主子,我们真的要离开吗?”在回凤栖宫的路上,墨月忍不住问道。

“是,你马上回暗墨门通知墨日和墨星,这次路上恐怕凶多吉少,能否离开靖国还是问题。”年华不知道楚寒枫能拖住凌钰多久,恐怕明日早朝之后天下人都会知道封国公主死于靖国皇宫的消息了。

年华一个人推开凤栖宫的大门,他果然来了,“久等了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离靖赴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