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50章:靖国之乱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50章靖国之乱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什么!风雨雷电他们失手了!”凌钰不可思议地看着卫壬。

“是……是年华,她突然回来了。”卫壬不敢看凌钰的眼睛,现在他们的太子正在气头上,还是少说为妙。

“她不是在军营吗,宫翼呢,他是怎么办事的,五千个人抓不住一个人,我看他是不想活了!”凌钰一掌打碎了旁边的桌子,吓得卫壬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凌钰发那么大火。

“据军中其他将领来报,是宫翼放走了年华他们。”卫壬不敢有所隐瞒,想必宫翼逃不开军法处置,哪怕他是凌钰的爱将,触其逆鳞,必死无疑。

“哼,这个女人居然说服了宫翼,看来我还是低估她了。”凌钰露出了一个危险的表情,“通知宫翼,明日让一半人马乔装进入泷城,其余人城外待命。”

“是。”卫壬领命欲离开。凌钰补充了一句,“告诉宫翼,让他自求多福吧。”他现在不惩罚宫翼并不代表就原谅他,没有人能违抗自己的命令。

靖国的天终于要变了,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散落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国度,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温度,楚寒枫坐在王位之上,这一刻他才明白有时候一个帝王的决定会改变整个国家的命运,但是最终还是宣布了凌瑶昨夜在凌霄阁自杀的消息,顿时朝野一片惊呼,正巧此刻丞相清风又消失了,不免让人有所怀疑。

“皇上,封国使臣求见。”

“哼,让他们进来。”楚寒枫早就预料到了今日封国肯定会在朝堂上给自己难堪,没想到来的那么快。

“靖皇,我朝公主离奇死在靖国后宫,这你要怎么解释?”卫壬一上来就怒气冲冲,一副想杀了楚寒枫替凌瑶报仇的样子。

“姐姐,昨晚我去看她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凌汐假装悲伤地小声哭泣。

“你……你还本太子妹妹,你还我……”凌钰装的就更离谱了,怪不得能骗得了天下人,年华坐在大殿的大梁上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她今天是向凌钰来讨债的,可不是看他来演戏的。

“朕自会查清是谁害了凌妃,但是这好像是朕的家务事吧,各位是不是管的太多了。”楚寒枫冷冷地扫视了下凌钰,如果说尹千清是只狐狸,那凌钰就是一只狼,一只老谋深算的狼。

“哼,给你三日时间,如果查不出杀害凌瑶公主的凶手,那我们就等着战场上兵戎相见吧!”卫壬丝毫没有给楚寒枫面子,他好像忘记了这是在谁的地盘,嚣张得不可一世。

“卫将军,请注意你的言辞,朕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楚寒枫尽量压制自己的脾气,要不是在朝堂之上,眼前这个人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我封国十万大军就在靖国边关,只要我一声令下,哼,你们都是封国的阶下囚。”卫壬料定了楚寒枫不会在朝堂上杀了自己,言语中充满了挑衅。

“那你也要有这个命走出这个大殿!”年华突然插了一句话,下面的人都惊呆了,不可思议地向上望去。楚寒枫的眼神更深邃了,她怎么还没走,为什么她会出现在大殿里,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你们身为靖国大臣,拿的是靖国的俸禄,就这么任凭三只疯狗在这里乱叫。”年华一说话就立马得罪了封国三个人,靖国的大臣都纷纷惭愧地低下了头。

“年姑娘,请你说话自重。”卫壬不敢对年华叫嚣,因为这个女人可不管什么场合,再说她的速度自己是见识过的,惹火了她对自己没好处。

“卫将军,我看应该自重的是你吧,其实我不怎么喜欢和死人多说话。”年华没有给卫壬思考的时间,下一秒她的白练飞出,卫壬急忙拔剑抵挡,可是年华并没有继续出下一招,而是忽然拔剑指向一旁的凌钰。

凌钰被年华突如其来的一剑弄得有点不知所措,急忙向后运起轻功,年华的剑与他的脖子只有一尺之遥,如果现在不反击,必死无疑,凌钰在生死边缘哪还记得自己扮演的是傻子太子,用两指夹住了年华的霖华剑,左手向年华挥出一掌,要不是年华反应快,那大殿里断裂的柱子就是她的下场了。

“凌钰太子好身手,真是深藏不露啊。”年华满意地看着封国一行人,看他们还有何话说。众大臣又一次惊呆了,这个封国太子不是六岁的时候就傻了么,怎么可能武功那么高强,难道他一直在伪装自己,众人瞬间明白了几分。

“哈哈哈,年姑娘果真是聪明之人,本太子从今以后也不用辛苦地伪装了。即便你戳穿了我,但是这场战争是不会停止的,而且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凌钰干脆坦白地说出了心中的话,在这个女子面前,再精致的谎言也显得拙劣不堪。

“是么,本来我也没打算得到什么好处,今日来只是为了我暗墨门的兄弟讨一个公道,和靖国无关,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年华收起霖华剑,看了一眼凌钰。

“我不知道年姑娘在说什么,我想这才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何来的恩怨。”凌钰故作不知情,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靖国,等他十万铁骑踏平靖国之时,何愁杀不了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女人。

“你不知道?很好。”年华将袖中的令牌扔到凌钰面前,上面赫然写着“钰”,这意味着这块令牌的主人就是凌钰,“凌钰殿下还有什么话说吗?”

凌钰看到令牌后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她怎么可能会有这块令牌,除了亲卫之外,不可能有人会有这块令牌。“敢问年姑娘从哪里得到的这块令牌?”

“你好像问得太多了,这应该算是物证,反正你杀了我的人,你知道我向来都是睚眦必报的。”年华假装一脸严肃,看到凌钰无可奈何的表情,真是大快人心,这令牌当然不是水玉门的人留下的,在军营中和宫翼交手的时候顺手拿的,想不到派上大用处了。

“年姑娘就凭一块令牌就断定是我的人杀了你的手下,未免太草率了吧。”凌钰果然是一只城府颇深的狼,一看就发现了端倪,不过年华自有办法。

“那凌钰太子就凭凌妃死在后宫,断定凶手一定是靖国人,难道不草率吗?”年华又把话题转到了靖国和封国的问题上来。

“难道还是我封国人不成!”凌钰似乎被年华反问地接不上话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善于诡辩。

“这个某些人心里最清楚。”年华在说这话的时候故意转身看了一眼凌汐,“你说是吗?凌汐公主。”

“我……我怎么知道。”凌汐有点做贼心虚,不敢正面回答年华的问题。

“凌汐公主当然不知道,那可是你的亲姐姐啊,想必凌瑶公主晚上一定会托梦给你的,记得问她凶手是谁啊。”年华笑着说道,看着凌汐苍白的脸,原来她也知道害怕,可是当初给凌瑶毒药的时候怎么就那么狠心呢。

“靖皇,就此告辞。”凌钰愤怒地转身离开,这个女人迟早会成为自己统一大业的绊脚石,一定要想办法除掉她。

“怎么,这么快就想走,太子殿下是不肯承认杀了我的手下了。”年华挡在凌钰前面,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岂不便宜了他们。

“年姑娘若执意这么认为,本殿下也没有办法。”凌钰已经对年华无语了,不过无论怎样,他现在都要离开。这场预谋已久的战争他付出了多少心血,他绝不会因为年华的几句话而改变主意,靖国必灭亡,这是他统一四国的第一步。

“年华让他们走,这一次朕御驾亲征。”楚寒枫从龙椅上缓缓走下来,既然封国执意开战,他靖国也绝不可能坐以待毙。

“那我们战场上见。”凌钰露出了胜利的笑容,这就是他想要的,楚寒枫我会让你有去无回。

“你们的战争我不感兴趣,他欠我的我一定会讨回来,今日我就给皇上一个面子,但愿你们能活着走出靖国。”年华瞪了凌钰一眼,恐怕这一路给他们埋伏的机关就够他们受的了。

凌钰被年华瞪得有点心慌,这个女人又有什么诡计,莫非她在路上设了埋伏,不过她应该不会知道自己走的是水路,想在水中设埋伏可比陆地上难多了。

然而早在几个时辰前,暗墨门大厅中,年华已经安排了一系列埋伏计划,暗墨门众人听说是为了个死去的兄弟报仇,各个都性情高涨,纷纷自告奋勇地要求领任务。

“公孙羽,这次恐怕要辛苦你了。”年华忽然想到了擅长机关术的公孙羽,这个女子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要想减少人员伤亡,只有依靠机关术。

“主子但说无妨,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公孙羽一想到年华为了救她砍了火雷一只手,就对年华佩服得更五体投地了。

“很好,那下面大家要仔细听好各自的任务,务必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利益。”

……本章完结,下一章“机关重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