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57章:国殇国殇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57章国殇国殇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泷城的途中年华一行人没有受到任何阻拦,或许是因为楚寒枫早就安排好了,只是随行的所有人心情都很压抑,完全没有打胜仗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靖国打了败仗。

“韩飞死了,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年华掀开窗帘看着随行的士兵都穿上了丧服,这一路每经过一座城池,百姓都会身着丧服在城门口跪拜送行,由此可见韩飞在靖国百姓心中的地位。

“朕打算封韩天正为天元大将军,统帅寒羽骑。”楚寒枫早就想过了,没有人会比他更合适,作为韩飞唯一的儿子,他比谁都有资格继承他父亲的位子。

“你觉得他现在够资格了吗?”年华眼中的韩天正虽然比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成熟了不少,但是让他现在就任大将军一职恐怕很难胜任。

“难道你有更好的人选?”楚寒枫猜不透年华的心思,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比韩天正更合适。

“大将军之位可以暂时不任命。”

“你是怕姬夜的旧部不服?”楚寒枫疑惑地问道。

“不止姬夜的旧部,你以为五虎将其他四人会听从韩天正的命令吗?”

“好,我知道了。”楚寒枫点了点头,看来自己还是忽略了太多。

“皇上,马上要进泷城了。”马车外传令士兵如实禀告道。

年华望了一眼看不出任何神情的楚寒枫,拿起旁边的凤尾琉璃琴,调试完琴弦,一曲安世镇魂曲从马车中飘出,忧伤的旋律更增添了几分伤感,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难道上苍也在为韩飞的逝去流泪了?不,如果上苍能有一丝怜悯之心就不会让韩飞死在宫翼的剑下,只要迟那么一会,年华就可以赶到,阻止这场没有意义的杀戮。

“微臣恭迎皇上回宫。”马车缓缓停了下来,楚寒枫揭开门帘,庄严地走下马车。年华收起凤尾琉璃琴,紧随其后。

清风率领众大臣在城门口迎接,只是今日众人都身着丧服,连城楼上都挂满了白布,看来韩飞去世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靖国。年华看着几日不见的清风,这个温文儒雅的男子几日不见总觉得什么地方不一样了。这一场被默许的私奔,也许让他褪却了一身的懦弱,同时也反应了他对楚寒枫的忠心。

“年姑娘,我……”清风看到年华很是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时语塞。

“你的选择也许是对的。”年华与清风擦肩而过,只留下了这句话。

靖国大将军韩飞去世,楚寒枫昭告天下,靖国将举行三日国丧,这期间不得婚假,穿着鲜艳的衣服,否则一律严惩。

年华回到暗墨门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在厅堂内,只是气氛很怪异,都不说话年华发现墨月居然不在,“墨月呢?”以前这种情况墨月总是第一个出现迎接自己的,今天大家都怎么了。

“墨月他……”墨星欲说又止,看到墨日冷冽的目光又闭上了嘴。

“你们到底怎么了,墨月到底去哪里了?”年华忽然有点急了,她有种很不祥的预感,墨月出事了。

“这个信还是你自己看吧。”墨日扔给年华一封信,上面没有任何署名。

年华迅速打开信封,只有短短的两行字,“欲救神医,献年华人头!”

“这封信……”年华停顿了下,“是真的,他们还有二哥的令牌。”墨星默默地将令牌递给了年华,那是暗墨门独有的令牌,日月星辰都有一块,除非遇到不测,否则永远都会随身携带,终不离身。“月”这个字深深地刺痛了年华的心,但是她不能乱了心智,现在必须冷静,“查到是谁下的手了吗?”

“没有。”墨日冷冷地看着淡定的年华,补充说道:“他应该是在去云城的路上遭人劫持的。”

“什么!他去了云城,可是我根本没有看到他!”年华忽然感觉到了事情没那么简单,墨月,到底被谁劫走了,这天底下能劫持月墨神医的人恐怕也是屈指可数,而且劫持者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除了他,年华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想出如此卑鄙的手段,凌钰,倘若你敢伤害墨月半分,我必会倾尽全力,让你封国永无安宁!

“主子,你知道是谁劫持了二哥吗?”墨星看到年华愤怒的神情,似乎这个女人又知道了什么。

“凌钰!”年华愤怒地憋出两个字,但是还有一点年华没有想明白,凌钰如果抓了墨月,在云城的时候就可以以此要挟年华,这样不是更有利么,那么云城一战自己可能不会赢得那么顺利,还有一种可能,有人在暗中帮助凌钰对付自己,会是谁呢?年华沉默了很久,不管他是谁,现在首要任务是救出墨月,敢劫持他的人,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墨月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困在地牢中,浑身没有力气,穴道貌似被封住了,随身携带的药物也全都不见了,凤血玉笛也不见了!墨月仔细回想了下,那日自己快要赶到云城的时候,半路被一个黑衣人拦截,没想到那黑衣人武功如此高强,五招之内就把自己打晕了,此人武功绝不在年华之下,那人到底是谁?墨月仔细地打量着这座地牢,这应该不是一般的地牢,难道……

正当墨月似乎明白了什么是时候,不合时宜地声音出现了,“月墨神医,别来无恙啊。”

果然是他,凌钰!墨月看着牢房外身着华服的封国太子凌钰,如果猜得没错的话他是想用自己威胁年华,云城那一战,凌钰败得如此彻底,十万大军对战三万残兵,输尽了封国的脸面。

“哼。”墨月冷冷地看了一眼凌钰,眼中除了不屑一顾,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鄙夷。

“月墨神医,本太子也是惜才之人,如果你肯为我所用……”凌钰的话还没说完,墨月就拒绝了他,“痴心妄想!”

“你……”凌钰没想到会那么快被拒绝,心中一急,“咳咳”。天狼弓的威力果然名不虚传,楚寒枫,这一箭我一定会讨回来!

墨月这才发现原来凌钰受了伤,而且伤得不轻,那么把自己捉来的黑衣人一定不是凌钰,到底是谁在帮他对付年华,“凌太子,或许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

凌钰眼睛一亮,“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么?”

“如果我能治好你身上的伤,能否让我离开这天牢,毕竟这天牢不是人待的地方,我堂堂月墨神医被困在这里,岂不被天下人耻笑。”墨月停顿了下,“反正你的目的是为了用我来引诱我的主子,只要在这皇宫里,在哪里又有何区别呢?”

“殿下,我们不能相信他,如果他在药里动了手脚怎么办?”卫壬忍不住提醒道。

“难道你认为宫里那些愚蠢的太医能治好本太子的伤么!”凌钰狠狠地瞪了了卫壬一眼,“还不帮神医解开穴道。”凌钰很爽快地答应了墨月的请求,原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的事情,没想到那么容易就解决了。只要能离开地牢,自己就有一丝希望离开这里,墨月暗暗下定决心,自己绝不能成为年华的绊脚石。

“月墨神医,本太子答应了你的要求,你也不要忘记你的承诺!”凌钰有这个能力放他出去,自然有这个能力把他困在这座皇宫。“还有,你最好别有逃走的念头,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凌钰说完便心情大好地离开了。

凌钰的话顿时将墨月心中最后一丝希望泯灭了,他说得没错,如果没有万全之策,他凌钰怎么会轻易放自己出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

深夜,金玉殿——凌钰的寝宫,烛光只是轻轻地摇曳了一下,一个黑衣人出现在凌钰房内,丝毫没有惊动门外的守卫。

“太子殿下难道早就知道本门主要来么?”黑衣人看着一旁悠闲饮茶的凌钰。

“水玉门门主大驾光临,本太子又怎么好怠慢呢?”凌钰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面前的黑衣人,他现在还没有打探到此人的真实身份,水玉门门主,这只不过是一个幌子,想必他还有更重要的身份。

“凌钰太子真是客气了,没想到殿下居然把月墨神医从天牢里放了出来。”黑衣人似乎比凌钰更紧张墨月。

“门主似乎很在意月墨神医啊,既然不相信本太子,那为何当初还要把他交给我?”凌钰眯起眼睛,露出了危险的笑容。“想必门主今日前来还有其他事情吧?”

“太子殿下果然聪明,我相信那个女人在不久之后就会来到封国,我只想助殿下一臂之力,让她有去无回。”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只怪她挡了他的路。

凌钰自然知道“那个女人”指的是谁,云城一战,他也看出了那个女人的实力,不过那一战是他这辈子最大是耻辱。“年华……”凌钰愤恨地吐了两个字,“放心,只要她到了封国,自然逃不出我的手心。”凌钰似乎稳操胜券,他手上只要有墨月这张王牌,就不怕她不就范。

“那在下就等着太子殿下好消息。”黑衣人说完便消失在凌钰的寝宫内,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凌钰却陷入了深思,他为何要帮自己,仅仅是因为他和年华有私仇那么简单么,水玉门门主到底是谁?看来那个女人树敌还真不少。

……本章完结,下一章“墨月叛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