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58章:墨月叛国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58章墨月叛国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新的一天在酝酿了一晚上的暴风雨后显得格外清晰,靖国依旧沉浸在大将军韩飞战死的悲痛之中,今日早朝,所有大将都齐聚在议政殿,楚寒枫记得年华说过现在还不适合任命大将军接替韩飞的位子,因此对大将军之位的任命闭口不提。

“皇上,韩飞大将军的死无疑对我靖国是一大损失,如今韩家也只有一脉相传,因此臣认为应该立马任命韩天正为大将军,这也是韩飞将军生前的遗愿。”李厉满怀希望地看着楚寒枫。

“皇上,臣认为不妥,现在韩天正年纪尚轻,虽然云城一战他立下了很大功劳,但是想必大家也清楚,这云城到底是因为谁才保住的,如果仅凭他是韩飞之子而任命,恐怕其他将领会不服。”五虎将之一的赵阔立马提出反对。

“四弟,大哥平时待我们不薄,你这是何意?”李厉显然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四弟出来反对自己。

“二哥,我这样做也是为靖国着想,天正的能力我不清楚,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赵阔反问道。

“这件事容朕再想想,今天是韩将军出殡的日子,待会下了朝,你们陪朕一起去送他最后一程吧。”楚寒枫一脸为难,两边都是自己的爱将,看来年华说的没错,现在不任命才是上策。

“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情,退朝吧。”楚寒枫揉了下太阳穴,最近事情太多了,自己显然有点力不从心,自从回到靖国后就没有再见到年华,也不知道那个女子现在在做什么,每每想到年华的时候,楚寒枫才会感到一丝说不出的愉快。

“皇上,臣有事启奏。”清风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那件事说出来,虽然自己也不怎么相信,但是这关乎到整个靖国的安危,他不得不说。

“哦?丞相有何事?”楚寒枫皱了下眉头,看清风的神情,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月墨神医在封国皇宫,据我们的人来报,他正在全力为凌钰疗伤,只是……。”清风下面想说什么,楚寒枫似乎已经知道了,墨月是年华的人,他此刻居然在敌国帮靖国的敌人疗伤,显然有通敌叛国的嫌疑,连年华也逃脱不了干系。

“丞相认为此事和年姑娘有关?”一遇到年华的事情,楚寒枫显然有点耐不住性子,“清风,她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么!”楚寒枫语气里微微透露着愤怒。

“皇上,丞相怀疑的也不无道理,大家都知道月墨神医千金难买一次诊,如果他不想救恐怕没有人能强迫他,除非是他的主子授意,否则……。”李厉还想继续说下去,楚寒枫愠怒地打断了他的话,“难道大家忘了是谁帮朕,帮靖国守住了云城!”

大殿里没有一个人说话,这个女子为靖国所做的一切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如果因为这件事怀疑她背叛了靖国,这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年姑娘,你不能进去……”门外一阵喧闹声让大殿中的人喘了口气,但转瞬间又让他们提心吊胆起来,那个女人居然敢闯议政殿,肯定是来者不善。

“让她进来。”楚寒枫知道年华肯定是为月墨神医的事情来的,既然清风都知道的事情,她作为暗墨门的主子没有理由不知道。

年华镇定地走入议政殿,这是她第二次走进这里,但是那种感觉她很不喜欢。在这里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年华只能仰望着他,那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他的高度又怎么是自己能够到达的。

“有事吗?”平静不能再平静地询问,却在年华心中荡起了千层浪。他明明知道自己为何而来,却显得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还是他觉得事不关己理应高高挂起。

“我要去封国了。”年华本来今天就是来辞行的,刚在议政殿门口,她听到了一切,原来有时候好人真的不能多当,既然他相信自己,那也没什么好遗憾了。

“为了他?”楚寒枫旁若无人地问道。

“不,为了我自己。”年华坚定地回道,“无论他是否叛国,你们都没有资格议论。”年华不屑地看了一眼众大臣。

“放肆!这里是议政殿,岂能容你……”

“容我放肆么?”年华看了一眼李厉,继续说道,“如果他有什么闪失,我一样会让你们为他陪葬。”

楚寒枫看到了年华的眼神中的坚定,就如当日她被水玉门四大杀手挟持,墨月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一样:“你怕不怕我没兴趣知道,但是她要是伤了一根汗毛,我要你整个皇宫的人陪葬!”

“告辞了。”年华不再理会这群人,转身离开了议政殿,无论别人怎么说,她永远不会相信墨月会背叛自己,永远不会!

楚寒枫望着年华远去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她还是走了,什么时候她会为自己驻足,哪怕一分钟。

皇宫外,当年华走出那道厚重的宫门的时候,她没有回头,没有一丝留念,因为她不想有任何牵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中开始住进了那个满头银发男子,他们都身不由己地陷入了这场乱世纷争。

“主子。”宫门外墨星墨日已经等了很久了,年华抱着凤尾琉璃琴踏上马车,这一路注定会很艰辛,但是无论前方是刀山还是火海,她年华都要去闯一闯,墨月,你一定要等着我们。

马车里很宽敞,墨日,墨星看着一言不发的年华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这完全不是她的风格,或许习惯了她的叽叽喳喳,突然间安静下来反而让他们有点不大习惯。

忽然间马车外传来一阵喧闹,伴随着隐隐约约的哭啼声,“无痕,外面出什么事情了?”墨日揭开门帘好奇地问道。

“门主,今天是韩飞大将军出殡的日子,百姓们都堵在街上为他送行,恐怕我们的马车过不去了。”无痕是墨日的心腹,虽然年华没有见过几次,但是此人一心向着墨日,就连年华这个主子都无法撼动墨日在他心中的地位,为此这次封国之行,墨日会让他随行。

“这里离韩飞的府邸应该不远,墨日,墨星,你们先去城门口,我想送韩将军最后一程。”年华不知道此次离开靖国何时才能回来,韩飞也算的上是一个英雄,她理应送他最后一程,要不是因为墨月的事情,她早就想上.门拜访了。

“主子,要不我陪你一起吧。”墨星有点不放心年华。

“不用了。”年华说完便消失在墨星他们视线中,“大哥,那我们怎么办?”

“走另外一条街,去城门口等她。”墨日放下门帘,他相信年华会以大局为重。

此时韩府的门口聚集了很多百姓,门口守卫的士兵比平时多了三倍,看来是楚寒枫比她提前一步到了韩府,年华犹豫了,要不要进去,今日在议政殿已经把话说得那么绝了,现在进去碰到了该说什么,正当年华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人群中忽然出现了一阵骚乱。

“我们要见韩将军最后一面,让我们进去!”

“对,让我们进去!”

年华马上反应过来,这群人纯粹是想制造混乱,好破坏韩将军出殡,实在是可恶!而守门的护卫只能死死守住大门,不让这群乱民闯入灵堂,何况他们的皇帝也正在韩府,要是让这帮乱民闯入惊扰了圣驾那麻烦就大了。

“官兵打人啦,打人啦!”人群中忽然有一人大叫起来,捂着被打破的头,那场面似乎一发不可收拾,显然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你可以再叫一句试试!”刚才大叫的人被年华一把揪出来丢到了大门前,众人顿时安静下来,只见一个白衣女子从人群中缓缓走出,轻纱掩面,不知真容,但是她身上冷冽的杀气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仿佛这是一尊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杀神。

“你……你是……谁?”躺在地上的人知道情况不妙,试图站起来,年华背过身去,只是平静地说道:“我从不和死人多废话。”

“你去死吧!”地上的人忽然从袖中抽出匕首向年华砍去,年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果然是奸细,只是她的霖华剑还没有动,一道剑影闪过,身后的人就倒在血泊中,是他!

“把他拖下去。”楚寒枫威严地站在年华面前,所有人都跪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连拔剑的机会都不给我,是嫌弃我的剑法么?”年华责怪地问道,仿佛这跪了一地的人和她毫无关系。

“我是怕脏了你的剑。”楚寒枫面对年华的责怪早就不足为奇了。

“是么,那我可以进去了么?”年华缓缓走向楚寒枫,为何这个男人从不说真话,冰冷得让她觉得无法呼吸,

“隐单,派遣寒羽骑清扫出殡的路,若有人闹事,格杀勿论!”楚寒枫命令道。

“是,臣遵旨。”隐单领命离开,留下一堆惊愕的百姓,刚才那个女子是谁,为何她见了皇上不下跪。

年华随着楚寒枫走进灵堂,那个身着孝服的男孩着实让年华有点心疼,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了,见到年华前来,赶紧站起来迎接。

“年姑娘……”不知道为何韩天正一见到年华反而说不出话了。

年华朝韩天正点了下头,随后在韩飞的牌位前上了三支香。当年叱咤风云的大将军终究抵不过命运的安排,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场四国纷争才刚刚开始,未来还有多少人像韩飞那样,年华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象。

“天正,我要走了,以后若能再相见,希望你能成为像你父亲一样的人。”年华望着韩飞的牌位出神了很久,她相信韩飞若是地下有知,肯定会保佑他这个唯一的儿子,她肯相信虎父无犬子,韩天正一定可以凭借自己本事继承他父亲的大将军之位。

“年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韩天正不解地问道,靖国刚刚安定,她为何要如此仓促地离开。

“去封国救一个朋友。”

“那一定是很重要的朋友。”韩天正推测到,能让年华亲自去救的,一定不是普通朋友。

“是生死之交。”年华微微一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身陷囹圄(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