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59章:身陷囹圄(一)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59章身陷囹圄(一)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保重。”年华最后望了一眼楚寒枫,离开了韩府。

楚寒枫望着年华离开的方向,他多想和她一起离开,可是他不能,或许这一切从他登上王位的时候就注定了,孤独是每一个帝王的宿命,生死何惧,唯有离别,寸心寸断。楚寒枫也不知道那个女子什么时候进入了自己内心最深的地方。

泷城城门口一辆马车在午后的某一时刻悄然离开了,这一场与凌钰的较量,年华没有把握,因为有种感觉告诉她,这一次墨月被擒,肯定有人在帮助凌钰,而对于这个神秘人自己却一无所知。

深夜,凤栖宫内,楚寒枫静静地看着这座冰冷的宫殿,没有了她的存在,虽然一切摆设还是如她在的时候一样,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皇上,隐单求见。”门外传令的太监战战兢兢地禀报道。

“朕不是说了谁都不见!”屋内楚寒枫愠怒的声音让门外的太监吓得说不出话了。

“隐将军,你还是回去吧,皇上今天心情不好。”

“不,今天我一定要进去!”隐单推开阻挠他的太监,径直走进了凤栖宫。

“你知道私闯凤栖宫该当何罪吗?”楚寒枫看着跪在地上的隐单。

“臣知道,但是皇上,年姑娘……”隐单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楚寒枫打断了,“她怎么了?”

“我们查到了原来和凌钰勾结的是水玉门门主,劫走月墨神医的也是此人,但是我们怎么也查不出水玉门门主的身份,年姑娘此次前去恐怕……”隐单不敢再说下去了。

“什么!这个女人真是不要命了。”隐单还是第一次看到楚寒枫为一个女子发怒。

“还有……”隐单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楚寒枫,“这是年姑娘让我在她离开后交给你的。”

楚寒枫接过盒子,一脸凝重地打开,是一封信和一块令牌。

当楚寒枫看到这块令牌的时候,脸色都变了,“墨”字令牌是暗墨门主子的令牌,为何年华要把这么重要的令牌交给自己,楚寒枫慌忙打开那封信。

信上也只有短短几行字:如果我回不来了,帮我照顾好暗墨门的兄弟。

——年华

什么叫她回不来了,楚寒枫紧紧地抓着信纸,她早知道这是个陷阱,可是偏偏要往里面钻,这个傻女人!

“隐单,帮我找清风过来。”楚寒枫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是。”隐单快速离开了凤栖宫,那日年华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时候,他就感觉到了此事事关重大,本来要在三日之后才能交给楚寒枫,但是他还是违背了对年华的承诺,但愿不会太晚。

尹国皇宫,一片歌舞升平,封国和靖国的这场战争并没有给尹国带来什么影响,反而让尹千清看清了年华的实力,这个女人绝对不能小觑。

“太子殿下,红霜已经好几日没有传消息来了,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剑奴猜测到。

尹千清看着眼前妖娆的舞姬,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她出不了什么事情,只是不听话的棋子要了也没什么用了,剑奴,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是,殿下,属下明白。”剑奴从十岁就跟随着尹千清,可是他的脾气到现在还没弄明白,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尹千清绝不会留下对他没用的人。

“还有什么事情吗?”尹千清看着剑奴似乎还有话说的样子。

“月墨神医被凌钰劫持了。似乎还和水玉门门主有关,我们查了那么多年,至今还不知道水玉门门主的真实身份,这次恐怕要露出水面了。”剑奴如实禀报道。

“哦?那个月墨神医不是她的人么,看来又有好戏看了。”尹千清一挥手,所有舞姬离开了大殿,只剩下了他和剑奴。“剑奴,那我猜她肯定在去封国的路上。”

剑奴自然知道尹千清口中的她指的是谁,“殿下说对了,据我们的人来报,年姑娘与暗墨门的墨日,墨星还有无痕正在去封国的路上。”

“明明知道是陷阱,还要往里钻,看来我要好好考虑下这个女人了。”尹千清绝美的容颜露出一丝狐狸般的笑容,年华,看来我们又要见面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马车的时候,年华醒了,发现马车里的墨星和墨日都不见了,揭开门帘,发现只有无痕一人。

“主子,你醒了。”无痕见年华醒了,立马坐上马车。

“他们人呢?”

“门主和星爷先去了前方的小镇上,让我们在那里汇合。”无痕其实早就醒了,墨日和墨星怕连夜赶车年华太辛苦,让车停在这安静的树林里,自己先去前方探路。

“那我们快走吧。”年华又坐回马车,看平时墨日冷冰冰的,其实对自己这个小主子还是很关心的。

马车刚走没多久,年华就感觉到了四周一股杀气,对方不下二十人,忽然马车停了下来,“无痕,出什么事情了?”

“主子,不要出来。”紧接着年华就听到了刀剑相碰的声音。

看来自己的行踪还是被人知道了,千小心万小心,年华走了三天的陆路都没有住店,就是怕被别人跟踪,拖延到封国的时间。

无痕一人显然对付不了二十几人的围攻,很快就败下阵来,但是他不能放弃,墨日临走的时候交代自己一定要护她周全,眼看一道白光就要砍像自己,“呯”,对面的杀手突然倒地,那个纤尘不染的女子拔剑的速度快的惊人。

“我说小子,你要是能那么厉害,那门主之位就让给你了。”年华戏谑地说道,这个无痕还真是不要命了,明知道自己敌不过对手,还跟个拼命三郎似的。

“主子,我……”无痕被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说成小子,有点尴尬,默默地退下。

“各位大哥,小女子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非要置我于死地呢?”年华显然没有把这群人放在眼里。

“你就是年华?”为首的一人不屑地问道。

“是,那又如何?”

“那就对了,兄弟们给我上!”那群黑衣人像发了疯一样围上来,年华算是看出来了,这群人应该都是死士,要不然他们看她的眼神怎么感觉自己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一般。年华迅速将无痕推向一边,这个二愣子已经受伤了,年华可不想替他收尸。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来在眼前的白衣女子不见了,这速度让他们紧张起来,“啊!”随着一声声惨叫,看到周围的同伴倒在血泊中,他们才意识到,他们根本不是这个女子的对手。为首的头领眼看情况不对,转身攻向一旁的无痕。

“你要是再敢动一下,你这个手下就等着去见阎王吧!”

年华停了下来,除了那个黑衣人头领,所有人都是倒下了,霖华剑一剑封喉,几乎没有让他们感觉到痛苦。

“喂,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个手下就范么?”年华紧紧地握着霖华剑,该死,无痕怎么会在他手上,她年华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威胁。

“哼,你要么自刎在我面前,要么我杀了他!”黑衣人似乎铁定年华会就无痕,双方僵持不下。

“那你就杀了他。”年华没有丝毫动容。无痕甚至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原来她是这样的人。

“什么!”黑衣人显然没有料想到年华会如此绝情,诧异的那一瞬间,年华的霖华剑已经飞出,无痕只感觉眼前一亮,身后的人已经倒下,霖华剑几乎是擦过自己的脸颊刺入黑衣人的头颅,身后的人死相十分难看,无痕不可思议地看着年华。

“无痕,把剑拔出来,我们要走了。”年华显得很淡然,仿佛这一地的尸体与自己无关,从这一刻起,无痕才知道,或许只有她才配当暗墨门的主子。

霖华剑回鞘,没有沾染一滴鲜血,足以可见它的锋利程度,“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情?”年华笑着问无痕,想必刚才黑衣人威胁自己的时候,无痕肯定是绝望透顶了。

“属下不敢。”无痕忍不住为自己捏了把汗,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知道。

“没关系。你这么想也很正常。”年华跃上马车,“走吧,你受伤了,我来赶马车。”

“主子,这万万使不得。”无痕一听到年华要自己赶马车,吓得魂都没了。

“我发现你越来越像墨星了,废话那么多干嘛。”年华自信地拿起马鞭,无痕只好识趣地坐在旁边,一直有个疑问在无痕脑海里,这个小主子会赶马车么?事实证明年华真的不会赶。

封国襄城,城门口一辆马车疾驰而过,赶车的是一个白衣女子,人们只听到“闪开,闪开!”看不清马车上的人,守城的士兵只觉得眼前一道白色身影闪过,很久才回过神,再看了下手中画像上的女子,“就是她!太子殿下有令,不能让她进城!快拦住她。”

城门口顿时慌乱起来,无痕勉强地控制住飞奔的马儿,现在集市上那么多人,撞上人就惨了。但是后面又有官兵追赶,这下难办了,小主子如此高调进城,这不是曝光了自己的行踪么。莫非她是故意而为之的,要不然凭她的功力,悄然潜入襄城又有何难。

“无痕啊,墨日和墨星应该知道我们在哪里了吧。”年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赶马车那么好玩,以后一定要多玩玩。

“应该全城的人都知道我们在哪里了,主子我们麻烦了。”无痕看到后面越来越近的官兵,无奈地说道。

“吁!”年华突然收住了缰绳,马车停了下来,“主子你这是?”无痕一脸惊悚地看着年华,现在还不快点跑,停下来等着被抓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身陷囹圄(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