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62章:莲姬真容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62章莲姬真容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鼎城的黑夜没有月光,唯有暗淡的星光在那无边的天际,从踏入鼎城的那一刻起年华就没有为自己留有退路。想必楚寒枫已经看到了她那封信,她相信他,从见他的第一眼起,他们之间就产生了一种无形的默契,那种默契能叫人生死相随。

一辆马车悄然进入皇宫,守门侍卫没有阻拦,“宫将军这么晚了还进宫巡查,辛苦了。”

“太子殿下有令,现在是非常时期,务必严查进宫的人员,听到没?”宫翼摆出将军样子的时候还是很有震慑力的,年华只听到马车外的侍卫无比虔诚地回道“是是是,宫将军,说得是。”年华知道她已经顺利进入了皇宫。

“年姑娘,我也只能送你到这了,待会你暗中跟随我去凌天启寝宫,在我检查的时候,你可以伺机进去,记住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如果凌天启中途回来,我会在门口为你报信,你迅速找机会离开。”不知为何,宫翼有种不祥的感觉,是不是他们这一路都太顺利了。

“放心,我会拿到画的。”年华说完便消失在宫翼眼前,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能力。

凌天启的寝宫有三层防线,年华轻易地躲过了第一层防线的护卫,本想躲在树上再伺机进入,忽然一阵微风吹过,年华听到了一阵轻微的铃铛声,莫非这树上有铃铛,如果自己刚才躲到树上想必这时候早就被发现了。这凌天启真是阴险,年华看着渐渐走远的宫翼,看来这样下去不行,自己即使突破了第二道防线,也很难进入第三道防线。

“铃铛”,年华顿时心生一计,随手抓了几颗石子,用内力射向那棵系满了铃铛的大树,清脆的铃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突兀,紧接着年华就听到一群士兵向大树这边赶来“有刺客,抓刺客!”

这招调虎离山之计使年华成功地突破了第二道防线,此刻宫翼已经到了寝宫外,年华使用神行步穿过寝宫外的广场,悄无声息地躲在走廊的大梁上。

“今天谁当值?”宫翼显然这是要去找茬,语气充满了不善。年华静静地躲在房梁上,只要门口这两个人被宫翼调走,进入这寝宫想必是小菜一碟。

“是,是小的。”门口的守卫显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宫翼如此生气,战战兢兢地走向前。

“刚才西南方向出现了刺客,你们怎么还在这,还不快去支援!”宫翼一声令下,吓得当值的守卫话都说不全了,“将……将军,可是这……这里……”

“有本将军在这你们还怕刺客回到这里来,还不快滚,让刺客跑了,唯你是问!”宫翼凶起来的样子还真是可怕,想不到这个男人还有这样的一面,年华开始有点欣赏他了,这个卧底做的够资格。

待门口的守卫离开后,宫翼朝年华使了个眼色,年华顿时心领神会,下一刻,她便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凌天启的寝宫内。

不过进入寝宫后,年华的问题又来了,这密室在哪里呢,当初尹千清这只狐狸也没告诉她,这可苦了她了。

年华在房间内一路摸索进入了内室,这个凌天启到底把密室入口设在哪里了呢?床,桌子,挂画,书橱,年华都检查过了,完全没有机关的痕迹,难道尹狐狸的消息有误,这着实不应该啊。

正当年华还在焦头烂额地寻找密室入口的时候,门外的脚步声让年华警觉起来,“臣参见皇上。”宫翼的声音更让年华确定了,凌天启回来了,真是该死,自己居然连密室入口都没有找到,在凌天启进入寝宫的一刹那,年华飞身躲到了大殿的房梁上。

“宫将军那么晚了还亲自为朕守夜,真是辛苦了。”凌天启赞赏地看了一眼宫翼随即一个人进入了宫殿。

年华躲在大梁上大气不敢出,生怕被凌天启发现,之前对这个封国皇帝一无所知,要是他功力在自己之上,恐怕在进门的那一刹那就应该发现了年华,但是过去了很久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常举动。

年华看着凌天启进门后并没有要就寝的样子,忽然间他将床前的屏风转了个方向,年华明白了,原来这机关在这屏风上。踏破铁鞋无觅处,年华终于找到了密室的入口。

然而此刻门外的宫翼很是着急,年华都进去了那么久怎么还不出来,可是自己又不能进去,这凌天启有个怪癖,就寝后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就连太子凌钰也不例外。

“宫将军,这都已经是子时了,您就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小的们守着,应该没问题。”刚才门口的守卫又回来了,他们压根没有看到刺客的踪影。

“好,我知道了。”宫翼只能转身离开,他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留下来,时间久了不免会让他们起疑,现在也只能躲在暗处了。

年华悄悄地跟随凌天启进入了密室,这样也省的她去破解血蚕丝阵了。这个封国皇帝想必是不会武功的,要不然被人这么近距离跟踪也毫无知觉。但是年华的这个想法很快被推翻了。

“跟了那么久,出来吧。”凌天启似乎很淡定,莫非他早就发现了年华。

“你早就发现我了,为何刚才在房间的时候不喊侍卫抓我?”年华知道自己暴露了,很大方地从暗中走了出来。

“因为朕想看看是什么人居然能躲过朕的三重防线。”凌天启一点也不紧张,缓缓地坐下喝了口茶,打量着年华。“原来是个小姑娘。”

“怎么,您瞧不起我?”年华坐在凌天启对面,为自己倒了杯茶。

“你好像一点也不害怕?”凌天启望着处之泰然的年华,眼前忽然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莲儿。”

“什么?”年华居然从凌天启眼中看到了一丝痛楚,他口中的莲儿莫非是尹千清的母亲莲姬。

“你和朕的一个故人很像,尤其是那双眼睛,朕很好奇你不易容的样子会是什么样?”凌天启居然一眼就看出年华是易过容的,此人果真不是一般人。年华打量了下这件密室,忽然她被墙上的一幅画惊呆了。

这不可能,年华不可思议地接近那幅画,画上的女子居然和自己有着九成相似的容颜,只不过画中的女子应该比自己年长些,隐约透露着几股妩媚。年华现在脑子出现了短暂的空白,难道她就是自己的母亲,不可能,那尹千清……不,年华试图把画取下,她要出去向尹千清问个明白。

“别动!有机关!”凌天启说这话的时候,年华已经把画取下,那画后的机关一触即发,牛毛般的毒针铺天盖地地飞向年华,可惜没有伤到她半分。

“你在担心我么?你别忘了,我是来偷画的。”年华好心提醒道。

凌天启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她是来偷画的,自己为何会担心她,难道只因为那双相似的眼睛么。“把画留下,朕饶你不死。”那幅画是凌天启唯一的念想,他绝不同意年华把它偷走。

“那看你能不能抓到我了。”年华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画。

“没有我,你出不了这密室。”

“哦?是么。”年华丝毫没有担心这一点,“这点机关你以为能难得倒我。”

“只是在走之前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发现我的么,因为你根本不会武功。”年华观察了凌天启很久,最终确定了此人根本不会武功,又怎么会是自己的对手。

“哈哈哈,你很聪明,只是你忽略了墙上的棱镜,通过棱镜朕可以看清密室里的一切,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潜入密室而设置的。”凌天启也不恼年华拿走了他最心爱女人的画像,还是他断定年华出不了这密室。

“原来如此。”年华拔出霖华剑,剑光闪过凌天启的时候,年华看到他脸色都变了“霖华剑!”

“你居然有霖华剑!”凌天启不可思议地看着年华。

“很惊讶么,你不懂武功居然能认得此剑,看来你也不笨。”

“此剑在剑谱中排行第三,是当今世上最锋利的剑,难道你要……”凌天启似乎明白了年华刚才说的话,这点机关果真难不倒她。

“你猜对了。”年华说完向后退了一步,运起内力向前劈了一剑。

“轰隆隆。”密室的大门被霖华剑劈成开了一条裂缝,只要年华再补上一剑,恐怕这门会瞬间崩溃。

“我放你走。”凌天启忽然转变了态度,开启了密室的大门,年华甚是差异,他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自己走,事实证明凌天启怎么可能放过年华。大门开的那瞬间,一阵巨大的铃声也随之响起,不好,他触动了机关,这会寝宫外一定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守卫。这只老狐狸真是阴险,年华将霖华剑横在凌天启脖子上,“有劳皇上当一回我的人质了。”

凌钰寝宫内,墨月正在帮凌钰换药,忽然门外的守卫慌张地跑进来,“启禀太子殿下,皇上的寝宫入了刺客。”

“什么!皇上没死吧。”凌钰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他死了才好,自己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继承皇位,不过作为那个人的儿子,现在还是应该去看看,省的别人说他大逆不道。

凌钰离开后,墨月准备回自己的住处,只是门口的守卫不让他出去,“殿下说了等他回来月墨神医才能离开。”墨月苦笑了一下,看来要离开这里真的难如上青天啊。

正当墨月转身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了,“走吧,你家主子让我带你离开这里。”

是他!墨月看到尹千清的时候惊呆了,这周围的守卫几乎在瞬间被尹千清打晕了,可是他又为何救自己?

“别这么看着我,你主子可是和我有协议在先的,快走吧,凌钰回来了谁也走不了。”尹千清环顾了下四周,还好这边的守卫被年华引开了,不然想进凌钰的寝宫恐怕要花上一些功夫。

“这么说那个刺客是主子?”墨月突然反应过来,虽然他不知道年华和尹千清有什么协议,但是他很清楚年华此刻很危险。

“你如果想去救她我不会拦着,但是你只会拖累她。”尹千清无所谓地一笑让墨月镇静下来,他说的一点也没错,如果自己再被抓住,那年华的一番心血就白费了,“好,我跟你走。”

年华胁持着凌天启到了寝宫外,看到了黑压压的守卫,还有人群中的凌钰,想不到他们的速度如此之快。“都给我闪开,不然他会死得很惨。”年华将霖华剑又近了凌天启脖子一分。

“哼!”凌钰冷笑一声,“弓箭手准备!”

……本章完结,下一章“虎口脱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