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目录] > 第65章:意外中毒

《君临天下之风华诀》

第65章意外中毒

东方白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笛声悠扬,沁人心脾,年华不用猜也知道,那是凤血玉笛声,是墨月来了。

“死丫头,我说我会把他救出来的吧。”尹千清一脸得意。

“尹狐狸,算你守信。”年华紧紧地抓住墨月,仿佛这个男子随时会被风吹走一般。

“主子,让你担心了。”墨月十分歉意地看着年华,这一辈子他再也不要离开她,他只想永远陪伴她左右,这份主仆情谊比世上的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殿下你怎么了?”卫壬看着倒在地上的凌钰,着急得跳起来,刚才还好好的,为何月墨神医一出现就变成这样了,难道这笛声有问题?

“他中了我的失心蛊,刚才是笛音催动了他体内的蛊毒。”墨月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凌钰,居然敢抓他月墨神医,自然要让他尝点苦头。

“什么,你居然敢给我下毒,这不可能!”凌钰脸色惨白,几乎已经站不起来了,每次他都仔细检查过墨月给的药,他不应该有机会给自己下毒。

“你以为就凭你的那些太医就可以查出我下的毒,是不是我太高看你了,凌钰殿下?”墨月几乎把这几日受得屈辱全都发泄在了凌钰身上。

“现在我们可有谈判的筹码了?”年华此刻已经胜券在握,没有任何顾虑了。

“卫壬,放他们走!”凌钰愤恨地看着年华,那种眼神让年华有点不寒而栗,看来他对自己的恨已经一发不可收了。

“墨月,给他解药。”

“不用你来可怜我,你们赢了!”凌钰虽然不怎么想承认自己输了,但是事实不容他置喙。

“他日若战场上相见,我必不会留情,这一次,我不想杀你。”年华将解药交到凌钰手中,还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他是个好父亲。”说罢,转身离开。

凌钰久久地望着年华离去的方向,他自然知道年华所说的他指的是谁,她居然说他是个好父亲,哈哈哈,是么,凌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就算是真的,可惜这一切知道了太晚了,来不及回首那曾经的过错,黄泉路上,谁能相伴,谁的泪在三生石畔汇聚成了思念的河流,流不尽前世的悲伤。

“太子殿下,这药……”

凌钰没有任何犹豫,拿过药瓶,一饮而尽。他不怕自己中毒身亡,只怕那女子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真的,他是个好父亲。

“卫壬,传令下去,三日国丧,三日之后,登基大典。”凌钰绝不是那种儿女情长的人,封国不能一日无君,他要走的路还很长,纵使这条路充满了孤独和绝望。

襄城外,四辆马车停在郊外的树林,四个不同的人各自怀揣着不同心思。

“今日多谢各位相救,我才得以全身而退。”在这分别的路口,通向的是三个不同的国家,也是三种不同的命运,这是第一次他们默契地合作,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只为一个女子,为谁倾城不重要,那份情谊能感天动地足以。

“年华,跟我回靖国,做我的皇后。”楚寒枫怕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华儿,你还不肯原来我么?”冷箫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楚寒枫,过两个月我才十四岁,我可不想当皇宫里的金丝雀。”年华婉言拒绝了楚寒枫,因为现在有比去靖国更重要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冷箫殿下。”年华说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冷箫的心似乎插上了四把锋利的刀刃,看不到流血,却比千刀万剐还难受。

“死丫头,你是要跟我回去咯。”尹千清又开始自作多情起来,不过他这次自作多情对了。

“好啊,尹狐狸你可要好好招待我,看我不把你吃穷!”年华又恢复了往日嬉笑的模样。

“主子,你……”墨日和墨星感到很意外,主子不是向来看好楚寒枫的么,怎么突然换口味了。

“有墨月在,你们放心地回去吧。”年华坚定的神情让墨日和墨星也放心了不少,这个主子还是早点卖出去的好,省的闹得暗墨门鸡飞狗跳,墨星同情地看了一眼尹千清,看来尹国要不太平了。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各位后会有期。”年华说完便很不客气地登上了尹千清的马车。

“等一下。”楚寒枫喊住了年华,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令牌还是物归原主的好。”

“那是主子的令牌,为何会在你手里。”墨日看到令牌很是不可思议,“墨”字令牌只有一块,所拥有的的权力凌驾于他这个门主之上,可以统领暗墨门所有人。

“我给他的。”年华很平静地接过令牌,“谢谢。”年华不能给楚寒枫任何承诺,但是有种感觉告诉她,他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那各位,我们先行一步了。”尹千清似乎早就预料到年华会跟他去尹国,为此对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待年华一行人离开后,楚寒枫望了一眼待在原地的冷箫,原以为年华会原谅他,可是经过这次事情他们的关系越来越远了。虽然年华没有答应自己做靖国的皇后,但是比起冷箫自己还算是幸运的。

“你真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么?”楚寒枫第一次以朋友的身份和冷箫对话。

“你很了解她。”冷箫听说过楚寒枫的故事,一个弑父登上皇位的人,原本应该无情无爱,可是他貌似和传闻的不大一样。

“如果刚才你的剑再准一点,可能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楚寒枫和水玉门门主交手了十几招,这天下能在他苍穹剑下还能如此自由的人屈指可数,一开始他还没有怀疑是冷逍遥,但是冷箫的那一剑让他豁然开朗,作为云霆剑的主人如果那一剑发挥成这般模样,恐怕这云霆剑早该易主了,那么结论只有一个,冷箫认出了此人,故意放他离开。

“我和你不一样,他是我师父!”冷箫痛苦地握紧了拳头。当他发现水玉门门主就是自己的师父的时候,他的脑子已经空白一片,他的师父居然骗了他那么多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最终他还是下不了手。

“哼,这样的师徒情谊真是可笑又可悲,想不到名震天下的冷逍遥居然是杀人不眨眼的水玉门门主。”楚寒枫戏谑地说道,“就算十年前他下令让冷月推她坠入望天涯,你也不在乎?”

冷箫没有任何反应,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就是自己不愿承认罢了,现在被楚寒枫这般说出来,好似一道伤疤,本来已经结痂了,现在又被人血淋漓地揭开。

“看来你早就知道了。”楚寒枫见冷箫没有任何反应,想必他早就知道了。

“这是我的事情,不劳靖皇费心了。”冷箫虽然很痛苦,但是表面上还是表现的进退有度。

“你的事情我自然没兴趣,可是你们若是再这般伤害她,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楚寒枫临走前还不忘在冷箫耳边送上这句话。

一边是自己的师父,一边是自己想要守护的女子,冷箫无法做出抉择,但是事实上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云啸九天,雷霆万钧,云霆剑使出的那一剑出卖了他的一切,也许楚寒枫说的没错,他们真的是一样的人。

尹千清的马车里很舒服,年华靠在软枕上吃着点心喝着佳酿甚是开心,白吃白喝就是好。墨月则一脸无奈地看着年华,这个主子从来不知道矜持两字怎么写。

“我说丫头,你脸上那张人皮面具贴了肯定不舒服吧,要不本太子帮你揭下来吧,反正这里也没什么外人。”尹千清正要把他那个狐狸爪子伸向年华,忽然年华一把握住了尹千清的手,“怎么能劳烦太子殿下呢。”这声音让墨月忍不住笑了起来,估计尹千清要倒霉了。

“你……你手上什么东西?”尹千清很快反应过来,这死丫头肯定不安好心。

“哎呀,这是我刚剥好的榴莲,太子殿下尝尝?”年华一脸坏笑,让你再手贱,果不其然,尹千清像见鬼了一样,“啊啊啊,你……”他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了。

马车停了下来,宫翼从外面揭开门帘,“太子殿下,出什么事情了,可有刺客?”

“没事,本太子要换辆马车。”尹千清是一个相当爱干净的人,现在沾了一手的榴莲味,估计洗一百遍手也不会安心了,可能还会烙下心理阴影什么的,年华现在可以光明正大地独占一辆马车了。再也不用担心这只尹千清这只狐狸的会出什么坏主意了。

“死丫头,离我远一点,这该死的榴莲。”尹千清有点恼怒地走下马车,年华和墨月则在马车里笑成了一片,想不到这尹狐狸也有吃瘪的一天。

“你们两个居然还能活着,真是见鬼了。”宫翼看着笑得快要岔气的年华,他只是没有告诉他们,曾经尹千清因为一个宫女不小心弄脏了他的外袍被直接丢入了蛇渊,那是一个布满毒蛇的地方,人一旦下去,尸骨无存。

时间尘封了很多真相,或许有些东西就应该一辈子被埋藏,真相来的太快,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无法选择的命运,如果可以逃离,多么希望是永生永世。

……本章完结,下一章“初来乍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