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世倾情-我心向月 [目录] > 第195章:195三年了

《一世倾情-我心向月》

第195章195三年了

海底流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落凡才抱才抱着小家伙上楼,小惜月紧绷的神精终于松下来了,又有娘亲在身边,一到楼上就在落凡的怀里睡着了。

是娘亲的味道,像莲花香,这是他记忆深处的味道。

落凡心疼的看着自家的儿子,还有这扣子上写的是夜惜月,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头有些痛,起码到现在她只想起一些片断,还好包含她的儿子。

让她没有错过她的儿子,老天有眼,她一直纳闷,她醒来很少去想上一世,就好像离得发远一样,原来在这世她已经结婚生子了,可她老公怎么会把她娘两都搞丢了呢,真是一个不负责人的男人,想到这里她有些气愤。

还有那个男人究竟在哪呢,自己是在元国被发现的,月儿又在元凌边界,难道那人也在这附近,她要不要先回趟元国呢?

躺在床上,落凡辗转难眠想着心事,紧紧抱着那软软香香的小身体,过了好久,落凡才一阵困意袭来睡了过去。

而在另一个地方,玄歌看着自家的主子,静静的坐在那棵海棠树前,手里拿那个已经发了旧色的荷包,心中一阵凄苦。

当年他把主子敲晕,连夜找到洛先生,没想到还好是他那样做了,因为主子竞然走火入魔,洛先生好不容易把主子拉了回来,结果主子在床上整整躺了快两年,一直处于半醒跟昏迷之间,这一年多前是一个云游的和尚来到夜府给了一粒药,没想到世子吃了才完全醒来了,可是醒是醒了,世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很少说话,大多数时间就像现在这样,拿着落凡小姐给的东西发呆,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生气。

当初是老王爷一顿怒骂,他才又接手夜家的生意,结果人变得冷如冰山,在他的脸上一丝笑意也再没有看到过。他也不提去报仇的事,这让他想到世子妃临终的嘱托。

可世子这样一天又一天,活着跟死了没什么区别,老王爷骂也骂过打也打过,皇上也来劝过,所有都行不通。

这天下只有一个可以,可惜那个人不在了。

夜月璃看着手中的同心结,凡儿我说过生生世世我们都不分开的,你说你会回来找我的,为什么你还不来找我?让我一个要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啊,他眼底一片哀伤。

而凌国的皇宫里,一个太监轻轻的撩开皇帐,年轻的皇帝慢慢的坐了起来。脸上是那常年不变的冰冷之色,自从太子三年前从昏迷中醒来,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把当年的太子妃抓了起来,自己则天天守在一个庄子里不出来。

直到皇帝大骂了他一通,他才走了出来。一年后皇帝生病人把位子让给了他,他当上了皇帝,本来那个位置是他想跟凡儿一起分享受的,但现在就成了他一个人。没有她生活也变得无意义,历山那天他的蛊也完全解了,他恨那个叫苏媚儿的女人。

如果不是她,他不会忘记她,不会去伤害她,不会让别的男人在他失踪那一年多就走进了她。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女人。

他没有让她死,他要让她活得生不如死,她不爱美吗,只要他想起落凡一次,他就让人到她的身上划上一刀,她的痛提醒他,他曾经伤害了自己最爱的女人。

这时一个女人轻轻的走了进来,一个美丽的女人,美艳倾城,这个是他的小师妹,落凡用生命救醒的女人,她醒来后非要跟着他,他没有拒绝,后宫这么大随便找个位置就能安顿她,而且他也有些恨她,如果不是她,凡儿还不会那么快离开他。

李燕儿走进来就看见凌天逸冷冷的坐在那,她弱弱的走上前行了一礼“臣妾见过皇上”

“有什么事么?”凌天逸绝的容颜色没有一丝温度,因为她是他师傅的女儿,所以他还没有跟她翻脸,不过凡儿走之前说了,她已经替他还了这个大人情了。

“皇上,臣妾想出宫去道台山为皇上祈福”李燕儿温柔如水的说。

“哦,去吧”凌天逸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就向外走去。

李燕儿看着他的背影,指甲深深的陷进自己手心里,三年了,三年了他还是不能忘记那个女人,那个别人的妻子。

而从他们成亲到现在,他从来没有去过她的宫里。甚至一个笑容都没有给过他,她都快忘记他的笑是什么样子的了,还记得当年父亲带他回山,她第一眼看到他,就深深的爱上了他,爱上了那张绝色之容,那进的他总是谦和有礼的微笑,可是她看得出那笑意是假的,因为他的眼睛是冰的。

有一次她无意中闯进他的书房,他在笑,他在看着一封信在笑,而且笑得天上的月亮的光都隐了下去。她痴痴的看着他,再也忘不了他的笑。

现在她终于知道那是谁的信了,是那个女人,那个叫云落凡的女人,他心里的女人,就是她死了三年,他也不曾忘怀的女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196月儿生活过的地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