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妃休不可,腹黑太子妃 [目录] > 第17章:不知道怎么解释

《妃休不可,腹黑太子妃》

第17章不知道怎么解释

金流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唐浅浅睁开眼睛。

清明的视线当中偌大的床榻,还有身上几乎让她咬牙切齿的酸痛都在告诉她脑海中闪过的某些情节都不是在做梦。

深吸了好几口气,唐浅浅坐起来,唤人进来。

进来的桃红桃香还有数名宫婢很快立在她的床头,恭敬垂首。

隔着帘帐,唐浅浅轻声问道,“太子呢?”

桃红的脸上带着清楚易见的红晕,垂首道,“太子寅时就离开了!”

寅时?

也差不多就是她睡着的时候!

唐浅浅咬牙。

掩在被下的手也紧紧的握到一起。

那个混蛋!

尼玛长的漂亮有什么用!完全是个黑心无良的无耻败类!

吃饱喝足也不知道擦擦嘴巴!

唐浅浅闭了闭眼,轻吐樱唇,“沐浴!”

……

……

日上高头。

红墙碧瓦的宫墙之内,御林军侍卫林立,手里的刀枪剑戟在微风中寒光湛湛。

耀国宫城,正中百官议论政事的光明殿殿门开启。

一众穿着各色纹路的大臣从殿内三三两两的走出,嘴里谈论着各司其职的国家要事。前一刻方还寂静的宫城立显热闹。

而就在最后,十多名官员簇拥着一人从殿内走出。

当中的那人清冷俊美,浅黄色的四爪龙袍,在风中微摆涟漪。正是耀国太子南耀羽。

华丽的衣袖在空中荡出别样弧度,只是几句话就直戳要点,让身侧的官员连连点头,尽是钦佩。

不多时,官员一一告辞离开。

站在南耀羽身侧的只有穿着四品御史官袍的司徒空。

司徒空看着最后离开南耀羽身侧的那两名官员背影,满眼赞叹的冲着南耀羽竖起了大拇指。

南耀羽没理他,前行而去。

司徒空视若无睹,几步跟上去。

修长的身形带起衣衫撩摆,虽比起清冷俊美的南耀羽来,司徒空略显气势不足,可两人行走一处,也是一道绝美风景。

前行了十多步,司徒空突然开口,“数月前,南方水利失修,而又正逢水患,若非是驻守官员鼎立支撑抗洪,堤坝之口就有决堤的可能,于是殿下向皇上提及,蚁穴恐破堤之事。皇上应允彻查堤坝贪腐一案。结果,按照律例,南方官员十之要撤换二三。虽殿下早有撤换人选,可丞相一直以国之根本不可异动的缘由,再三阻隔。皇上也一时无奈,直至拖延至今,而今儿看丞相的意思,似乎有所缓和……”

南耀羽挑眉,优美的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你想说什么?”

看到南耀羽的神情,司徒空敛去眉心的那一抹担忧,启唇而笑,“空只是叹太子运筹帷幄之功,还请太子明察!”

南耀羽轻哼,斜斜的睇过他,“你以为是因为那个女人?”

“……”

司徒空抿了嘴角。

太子殿下说的这么清楚明白,这倒是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按年纪,比起太子他是稍长一岁。而入朝三年以来,也算是了解唐相的秉性,虽说政事上稍有不合,可不否认唐相也实乃贤相。尤其但凡唐相认定的事情一般就不会轻易更改,更何况又是关系唐相一直所言的国之根本。单凭这南方水利一案,唐相据理力争和太子争执了整整一个月就可见一斑。而今儿在朝堂上太子再次提出这一事情时,唐相并未出言反驳,更还有些赞同之意!

……而能让唐相一夜之间有此异样,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几日朝中并未有什么事情发生,只除了太子妃昨日“省亲”。

可不管太子妃是不是说了什么,前几日太子妃所受的委屈,唐相也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而即便如此,唐相还是在朝中做出示弱的举动,那究其原因……无外有二,一个是唐相亲眼见了太子妃后,想对太子示好,以便让太子妃在府中好过一些。二来,就是太子妃是真的说了什么能打动唐相的话。

只是想到唐相的为人,前者讨好的可能绝对没有。而后一个……他也实在是无法想像一个被夫君冷落了多日,又差点儿丧命的“失忆”女子又能说什么,竟能让堂堂一朝之相一夜之间,态度更改的如此天翻地覆。

所以,他实在是满腹疑问,也实在发自真心的不明所以。

终于,身侧的太子殿下停下脚步,俊美如斯的面容看过他,“既然是本宫的女人,总该要有些用处……”

————————

这一更有点儿长

……本章完结,下一章“会更看重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