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滴血青春 [目录] > 第10章:、醋海忌心

《滴血青春》

第10章、醋海忌心

一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下午的两节试验课都是安娜老师的。等同学们安静下来后,安娜老师说:“同学们,今天的实验课很重要,希望你们不但要用心用脑,还要用手。下面我们来……”

安娜的一双凤眼扫视了一下教室,突然停在了后排的一个空位置上……她停止了讲课,两手撑在讲台上,望着班长刘东伟:“骆阳同学为什么没来上课?”

其实没来上课的还有郑涛,不过安娜并不奇怪,奇怪的到是骆阳,来了不到三天就无故逃课,还把她这个班主任当回事吗?

刘东伟虽说是班长,但对同学们的课外行动是掌握不了的,更何况有个小霸王郑涛时不时的搞出点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所以他对此是无能为力。

刘东伟正发愣的时候,后边有人站起来说:“报告老师,骆阳跟郑涛在一块呢。”

说这话的是猴子刘延,他搬出郑涛来似乎是有意要给骆阳开脱逃课的理由。其实这更惹恼了安娜,她一拍桌子:“胡闹,他们俩现在在哪里?马上给我叫过来。”

“好像,好像在……”刘延吞吞吐吐。

马通发不知刘延搞什么鬼,瞪了他几眼,悄声说:“猴子,你搞什么?你想害涛哥吗?”

“说呀!”安娜用教杆敲了一下讲台。

“好像在宿舍里。”刘延没听马通发的劝告,还是说了。

“哇!”这一下全班哗然。

如果这话不是从郑涛的铁哥们刘延的口中说出,谁都不会想到,刚插班来的骆阳竟然跟小霸王一起逃课,而且两个人还在宿舍里。在宿舍里干么?这个可有想象的空间了。

四小美人面面相觑,惊讶不已。是这么回事吗?有这个可能吗?最为惊讶当然就是姜小月,那个小妖女在中午的时候打了自己一巴掌,现在的火气还没消去呢,她竟然又跟涛哥在宿舍里。

姜小月气得一下子站起来,转身望着刘延:“你胡说,郑涛怎么会跟她在一起?”

刘延挤挤眼睛,好像故意气她似的把头一歪,再一咧嘴:“怎么不会呢?”

“够了!”教杆又砸在了讲台上。

安娜虽身为班主任,但有些场面也是自己难以控制的,她只好平静下来,用教杆敲敲黑板,“好了同学们,安静下来吧,我们继续上课。”

“不行,我要把他们找回来。”看来姜小月不弄清真相誓不罢休了。

安娜静静的望着姜小月,只好点头:“好吧,你去吧,不过不要再惹出是非来,我等你回话。”

姜小月出教室前再次扭身望了刘延一眼,小嘴里“哼”了一声,意思是走着瞧,如果他俩不在宿舍里,有你好看的。

刘延坐回座位,压低声音幸灾乐祸的嘻嘻一笑:“这下可有好戏看喽!”

马通发与刘延隔着一个通道,可还是伸过脚来踢了他一下:“混蛋,你搞什么你?你这不是成心捣乱吗?”

与刘延同桌的王宝路气得纵起鼻子:“就是,你这不是成心要老大难看吗?真看不出你猴子竟然是这种忘恩负义、背信弃义、重色轻友、无恶不作的小人。”王宝路恨不得把所有的贬义词都用上。

刘延用胳膊肘捣了王宝路一下:“你懂得个屁,就知道跟着胡咧咧。”然后转过脸捂着嘴对马通发说,“我要得就是这种效果,别看她姜小月平时趾高气扬的,现在有她的醋吃了!”

马通发摇头不解,至于嘛!为了惩治姜小月,就把郑涛和骆阳压上去,这个代价有点大……

“后边的几位同学!”安娜再次发火了,凤眼一瞪,“不想听课出去!”

整个教室霎时鸦雀无声……

男生宿舍在女生宿舍的后一排,郑涛住二楼,一门之内三个开间,另有洗手间和公用厅。按说郑涛是可以走读的,但他坚持住校,似乎也是为了方便自己,还自己一个自由吧。以他的“级别”自然是要优惠,自己独立一间,房间布置的不亚于自己在家里的待遇,像个豪华卧室,电视电脑电话一应俱全,要不是空间有限,他甚至会把家里的沙发也搬了过来。

现在姜小月已经站在了郑涛宿舍的门口。她举手敲门,可手停在了半空,然后改为推门,没想到门竟然没锁。

姜小月对这个房间是非常熟悉的,因为她不止一次的来过这里,并且和郑涛躲在房间里玩电脑,看电视,甚至还要打打闹闹……不过姜小月希望的那种场面始终没有出现过,她希望被郑涛拥抱、亲吻、或者……总之,她从初中开始,已经把郑涛当作自己的白马王子,把自己当成需要关怀呵护的小公主,可是,郑涛于自己始终是若近若离,她真想面对他大声问一句,涛哥,你真的爱我吗?

此刻的姜小月可以说十分的伤心,如果现在她冲进郑涛的房间,看见了自己不愿看到的事情,怎么办?可转念一想,也未必,郑涛能是这么随便的人吗?一个刚来每三天的小学妹,说上就上,这也太没品味了吧?对,压根就没这回事,一定是猴子胡说八道,他欺骗老师,欺骗同学,欺骗所有的人……

姜小月稳定了一下心神,咬咬牙,轻轻推开郑涛房间的门……

房间里历史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酒气和烟味。姜小月捏着鼻子走进去,看到郑涛正四仰八叉的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她明白了,涛哥中午又喝酒了。不过现在她没有看到骆阳,心里暗自庆幸,原来这个猴子真的是在恶作剧。

姜小月走到床边,动手推了推郑涛:“喂,喂——”

郑涛呼噜着翻了个身。

“涛哥,醒醒啊!你快醒醒!”

姜小月看到郑涛睡得像个死猪,再喊下去也无益,转脸看到电脑桌上放着茶杯。对,涛哥现在需要喝水,特别是一个喝醉酒的人,如果不喝水会出现意外。姜小月走过去拿起茶杯,竟然感觉茶杯有点温热,好像被谁刚刚用过似的。她再往电脑桌上细看,竟然发现一个红色的发卡。姜小月心中一凉,这个发卡正是骆阳的,她见过,记得也很清楚。骆阳的一头翩然秀发上戴的正是这种发卡。

姜小月一下子坐在床上。她明白,刚才骆阳一定在这个房间里,说不定就睡在涛哥的身边……现在她,她走了吗?还是听到动静躲了起来?

这时郑涛又翻了个身,在醉梦里嘟哝着:“骆阳,骆……阳,你怎么……这么能……喝,我真……佩服……你……”

姜小月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想到自己苦苦追求的白马王子,竟然让一个不起眼的小妖女捷足先登。她伤心,愤恨,一下子跳起来,大叫:“骆阳,你给我出来,既然做了就不要不好意思。你出来,快点出来啊!”

姜小月断定骆阳就在宿舍里,因为这个大房间里还有其它可以藏匿的地方。姜小月走出郑涛的卧室,站在公共厅里再次大叫:“骆阳,有种的就出来,别不好意思……”

哗啦啦……厕所里传来冲水的声音。

姜小月一愣,难道骆阳躲在厕所里?她刚要走进去,厕所的门开了,骆阳从里面走了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借酒烧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