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滴血青春 [目录] > 第11章:、借酒烧愁

《滴血青春》

第11章、借酒烧愁

一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骆阳也不知自己怎么了,竟然和郑涛飚上了劲。一对一的喝酒,其实喝到最后应该是酗酒了!

原本对郑涛是冷血动物的感觉,此刻也渐渐有了改变。不知不觉中,她竟然感觉郑涛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她说不清这种感觉的由来,只是发现郑涛的身上与自己有着好多的共同点,比如喝酒,比如个性,比如……

骆阳在潜意识里幻化出另一个人,一个俊朗潇洒的男人,一个与自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男人,一个自己羡慕崇拜的男人,一个自己寄宿寄托的男人……

那时,她六岁,他十六岁。她走进他的时候,他恶作剧般的抱了她一下,在她脸上吻着,然后哈哈大笑:“没想到我还有个小表妹,这下可有人跟我玩了。”

也许冥冥中有一种命运的安排吧,那时,她伸出两只小手,捧着他的脸笑起来……

她十四岁那年,他已经二十四岁了,他读完大学,回来开始创业。

那时她已经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女孩,也许是良好环境的影响,过早的成熟使她身体的发育凸显女性的特色……他回家后捧着她的脸,笑了又笑,看了又看:“看看我的阳阳,像个大姑娘了,多么漂亮,多么性感!”

她红了脸,噘起嘴,用力推开他:“表哥,你以后不能再这样对我了,以前我小,你可以这样,可现在……”

“嗬嗬嗬!”他惊愕的样子,“知道害羞了是不是?知道一个女孩子有隐私了是不是?呵,我的小阳阳终于长大了!”

“表哥!看你,说什么呀!”

“好好好,不说了。不过阳阳确实长大了,我为你高兴啊!来吧阳阳,亲表哥一下,像以前一样行吗?”

“表哥!”她扭动着身子,再也没有以前撒娇的样子,再也没有以前那样无所顾忌的扑到他的怀里,亲吻着他的脸,然后从他手里接过惠赠的女孩子最喜欢的玩具,好看的连衣裙,还有化妆品……她现在大了,还能再亲吻吗?

“来吧阳阳,亲表哥一下,最后一次还不行吗?”他好像故意刁难她似的,非让她亲一下不可。

她妥协了,他毕竟是自己的表哥,是他一手带着她长大,带着她上学,而且带着她知道了很多不曾知道的事情。现在自己大了,知道自己害羞了,懂得了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懂得了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好吧,这是最后一次,表哥以后可不要在为难我了!”

“好,表哥以后不会再为难你了。”

她吻了他,真真切切的吻了他。那时,她十四岁,他二十四岁,他那时在大学里已经谈了女朋友。

骆阳在酒精的刺激下,一些模糊的、凌乱的、残存的意识在记忆深处开始慢慢苏醒……

她在心里嘀咕着,郑涛,你要是我的哥哥多好,我就需要有一个你这样的哥哥。如果,我有个哥哥,就不会寄人篱下,就不会受人欺负。即使受到欺负,哥哥也会义无反顾的冲过来帮助,救她于水火之中……

那一年,她十四岁,他二十四岁,她最后一次吻了他,她记得很清楚。她说过,让他以后不要再来难为她,因为自己大了,懂得了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作。可是,他还是食言了,他推翻了对她的承诺,而且推翻了自己以前在她心目中的美好印象。

她清楚的记得,那个晚上他喝了酒。他在外边的生意很多,酒场也多,不过这次喝酒回来后,他做了一件他不该做的事情。那时她在洗澡,他冲进去了……

“表哥,不要……”

一切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她在疼痛中和痛苦中度过了那个晚上……那时,她十四岁,他二十四岁。她在读高一,他在外创事业。

“骆阳,你……还喝吗?”郑涛的舌头打卷了,举着酒杯向她挑战。

“喝,为什么不呢!”她呵呵笑着,其实心底有哭的感觉。

他们继续推杯换盏。不知什么时候,有人过来劝他们,好像是小马哥,猴子,大牙……记不清了,因为她的意识在飘,身体也在飘……

后来,她心底一丝残存的意识让她在迷蒙中坐起来,她感觉天旋地转,她的手触到了一个人,一个男人的身体……她努力分辨着,原来自己和郑涛躺在了一张床上。怎么会这样?这是哪里?她努力爬起来,倒了一杯水喝下,然后又爬回到原来的位置,再次倒下……她不想想这么多,只想睡觉。

迷蒙中,似乎开了天眼,她看到了大山、蓝天、白云,还有满山的青草和欢叫的羊群……

……本章完结,下一章“ 童年记忆之公主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