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滴血青春 [目录] > 第27章:、神秘的红树林

《滴血青春》

第27章、神秘的红树林

一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红树林位于M市护城河的东岸,地形成半月形,环境十分的优雅,是市政府早期开发的居住小区。五年前,郑涛的父亲郑子豪还在下边任县委书记时,市政府便在这里照顾他了一栋房子,为三层复式小别墅。两年前,郑子豪调任副市长,M市同时进行了东城区开发,郑子豪又在哪里要了一套新型复合式别墅,红树林的房子便成了郑子豪临时接待一些秘密“成员”的场所。

郑涛上了贵族学校后,郑子豪便把红树林的房子交给儿子居住,因为这里距离学校比较近,来去方便。可郑涛十分叛逆,偏偏就喜欢住校。郑子豪没办法,天天公事繁忙,顾不了这么多,只好由着儿子的性子。

现在郑涛突然提出去红树林,显然是因为骆阳而受了刺激。他一直在想,骆阳身边那个男人究竟是谁?莫非就是骆阳的表哥?郑涛想到这里,脑海中豁然一亮,对了,新校剪彩的那天,他不就出现在现场吗?原来他就是M市青年企业家,骆阳的表哥施明。

“对,他就是施明!”郑涛自言自语道。

姜小月不耐烦了:“什么呀涛哥?你到底还去不去看歌舞啊?”

郑涛甩出一句:“要去你去,我不去!”

姜小月的目的本来就是希望自己能单独跟郑涛在一块玩玩,现在看到郑涛改变了主意,只好妥协:“好吧,反正我今晚跟定你了,你去哪,我就去哪。”

“随你便!”郑涛冷冷地说。

不一会来到了红树林,姜小月抢先付了车费,郑涛也没说什么,先自下了车。

姜小月在后边跟上来,拥着郑涛一起走进红树林小区。

红树林小区的住户大多居住着一些离退休老干部和老同志,一般在晚上都喜欢到小区俱乐部去消遣,所以街道上就分外的凄凉和冷清。姜小月第一次来,总感觉周围阴森森的,身体自然贴近郑涛:“涛哥,我怎么感觉害怕啊?”

郑涛笑起来:“你的胆子真够小的,这是小区,又不是坟场,你怕什么?”

“涛哥,你说什么呀?这么不吉利!”

“什么吉利不吉利的,我才不管这些呢。你看看,红树林里有红树吗?”

“对呀,这里并没有红树,为什么叫红树林呢?”

“我也不知道,大概原来这里种过红树吧。其实你看看这些房子,都砌成了红色,叫它红树林也是名副其实。”

“为什么这么说?”

“你回家问你爸爸就知道了。”

“我现在就要问你。”

“那我告诉你两个字。”

“哪两个字?”

“腐败!”

姜小月似乎想起了什么,没再吱声。

来到楼下,郑涛掏钥匙开门。姜小月仰望着小楼的外观感叹:“真的不错哦,比我们家现在的房子都好。”

进了房子,郑涛并不开灯,只是利用手机的微弱灯光,牵着姜小月的手,悄悄穿过大厅上了楼梯。

“你怎么不开灯呀?”姜小月疑惑的问道。

郑涛说:“是你自己想来的,但来到这里就不要多说话,不然,我马上把你赶出去。”

姜小月吓得一缩脖子:“好的涛哥,我不再问了还不行吗!”

来到二楼,郑涛打开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牵着将在小月走进去,按亮了房间里的电灯。明亮的灯光下,姜小月发现这是一间标准的豪华公子哥卧房,墙上贴了好多美女造型海报……

姜小月情不自禁的舞动了一下腰,笑道:“涛哥的房间真棒!”

郑涛苦笑:“棒什么,电脑和电视机都被我搬到学校里去了,这里就只剩下沙发、床和玩具了。”

郑涛说的玩具就是一杆气-枪,一架电子琴,一个琵琶,另外在茶几和橱柜上散放几本杂志和画报。

“你会弹琵琶?”姜小月好奇的瞪大眼睛。

“乱弹吧!”郑涛笑着,“以前在山区的时候喜欢跟几个哥们登山,还组合过乐队,胡乱弹弹,仅仅是为了开心。”

“涛哥以前在山区呆过?”

“其实我的老家就在山区,老爸当了多年的镇长,后来又升了县长,再到县委书记,直到现在……唉,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姜小月伸手从床头上拿过琵琶,用纤柔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勾了一下:“嗯,不错哦!涛哥,你现在能给我乱弹一曲吗?我很喜欢听的。”

郑涛接过琵琶,摇摇头:“如果你不怕夜里做恶梦的话,我可以献丑。”

姜小月歪着脑袋,坐在床头上双手托腮:“不拍,你弹吧,我洗耳恭听!”

郑涛把琵琶斜抱在胸前,拉开架势,摆出一个造型,右手在琴弦上轻轻一抖,三弦韵律悠扬而起……

郑涛的声音有些嘶哑,他唱道:“没有钱你会爱我吗?在这深夜里我想说爱你,不知道该从哪说起。好像认识你从上辈子起,每天晚上有我陪着你……”

郑涛的脑海不时的幻化出一个女孩的身影,心境不仅黯然:“没有钱你会爱我吗?我愿做个傻瓜。没有钱你会爱我吗?真心的一句话。没有钱你会爱我吗?我想听听你的回答……”

姜小月受到感染,跳过来抱着郑涛:“涛哥,没有钱我也爱你,这是我最真心的一句话!”

郑涛一愣,丢下琵琶,停止了演唱。

姜小月松开郑涛,鼓掌:“太棒了涛哥,没想到你唱得这么好,以后再搞校园歌曲大奖赛的时候,涛哥一定能夺得校园情歌王子的桂冠。”

郑涛懒懒的一摊手,叹道:“找不到感觉了,勉强在你面前吼两声,解解闷气而已,你还当真了。”

姜小月说:“涛哥,何必自怨自艾呢,其实你很有潜力的,只是你为人出事太过低调。”

“唉,算了,谈这些都没劲!”

“怎么了涛哥,你不会是……”姜小月想说他不会是因为骆阳的缘故吧,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郑涛独自点燃了一支香烟吸着,然后往沙发上一仰,望着姜小月笑了笑:“小月,真的很感谢你啊!”

姜小月一愣:“涛哥,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感谢我什么呀?”

郑涛喷着浓重的烟圈,很是沉稳的说道:“感谢你陪我来到了这里,使我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和几个哥们一起爬山,一起唱一起跳的年月,那时候我们可真是无拘无束啊!”

姜小月不解:“涛哥,难道你现在不也是无拘无束吗?”

“不一样,一点也不一样!”郑涛摇头叹道。

“哪里不一样了?”

“环境不一样,感觉不一样,心情更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呢?”

“关键是,我现在想哭……”郑涛丢掉烟屁股,突然两手抱头,真的抽泣起来。

姜小月莫名其妙,涛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变化这么大?刚才还是欢乐开怀,现在竟然失声痛哭……

……本章完结,下一章“、雷雨之夜(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