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滴血青春 [目录] > 第7章:、初次较量

《滴血青春》

第7章、初次较量

一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天中午,在去餐厅吃饭的路上,骆阳挡住姜小月的去路。

“你想干吗?”姜小月望着骆阳毫无表情的脸,心里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问你,你为什么这样对我?”骆阳冷冷的问道。

“你说什么呀?”姜小月故作茫然。

“你别装傻,现在同学们都知道这件事情了。”

“到底什么事情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就是你跟马通发打赌的事情。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得罪你了吗?”

“哦,原来这件事情啊!”姜小月摇着头笑起来,“这有什么呀,大家开心玩玩,你还认真了?”

“是玩玩吗?”骆阳一双清澈的眸子射出怒火。

“怎么不是?你第一天来报道,同学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所以我们跟刷马桶打了个赌。喂,骆阳同学,你别忘了,女生被男生吻是一种幸福。难到你不觉得吗?”姜小月依然笑着,似乎在谈论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是嘛,那你肯定经常被男生吻了?”骆阳反问一句。

“你……”姜小月一愣,不过她马上转变表情,嘻嘻笑起来,“你说的不错,我是经常被男生吻的。你现在才第一吻就受不了了?那你当初是怎么跟男人上-床的?难道上-床之前就不接吻吗?”

“啪!”骆阳气极,一巴掌打在姜小月的脸上。姜小月的话真是欺人太甚了。

“你敢打我!”姜小月何时受过这等“待遇”,立时杏眼圆睁,身体颤抖,同时举起了手……

骆阳顺势抓住姜小月的手腕,恼恨的怒视着:“姜小月,我告诉你,我骆阳是不会被人欺负的,如果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

“干吗?”姜小月看到骆阳的眼里几乎要喷出火了,心里“咚”的一声像是被谁敲了一下。

“我就杀了你!”骆阳大叫着用力一推,姜小月站立不稳后退了好几步。

姜小月毕竟挨了一巴掌,心里气愤不过,哼了一声说:“行,咱们走着瞧。我这一巴掌不是白挨的,有我加倍奉还的时候。我还要告诉你,你最好马上从涛哥身边走开,那个位置不是你的。”

姜小月说完扭身走了,屁股一翘一翘地!

骆阳站在原地,呆愣了好一会,姜小月这么对待自己,难道是因为郑涛的原因?

骆阳摇头不解。虽然与郑涛才两天的同桌,可她感觉郑涛只不过是个外强中干的冷血动物,他除了上课睡觉喊面包外,还能有什么本事?她不明白为什么教室里就有那么多的男生和女生对他崇拜尤佳,难道仅仅他是副市长的公子?

骆阳本来对郑涛这类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不感兴趣,此刻听了姜小月如此强硬和不可一世的口气,突然改变了主意,自己不但不会离开那个座位,而且偏偏就要与他郑涛再走近一些,看看她姜小月又能拿自己怎么样?

骆阳再没有心情去校园餐厅吃饭了,而是走出了校门。她知道学校斜对面有一家快餐厅。

这家快餐厅叫粒粒餐厅,骆阳感觉挺亲切,大概是因为熟读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那首具有农民-意识的古诗缘故吧。

不过骆阳没想到,走进餐馆的一刹那,竟然发现了郑涛他们所谓的F4最佳组合。

骆阳坐到侧面的一个角落,用眼睛的余光瞟了F4一眼,只见他们正吆五喝六的碰着啤酒杯,一副无拘无束悠然自我的样子。这哪像在校的学生,俨然是街头小痞子,小混混。

马通发首先看到了骆阳,立时两眼放光,嘴巴张的像个烧瓶口。

其他三人看到马通发这般滑稽摸样,不约而同回首张望……哇,又见一帘幽梦,谁能解我情忧?一个忧郁的女孩,相似落魄的天之娇女,又犹如山涧一株寂寞的幽兰,忧伤,孤独……

郑涛手托着下巴,目不转睛的足有两分钟。

“喂!”王宝路伸手在郑涛面前晃了晃,“老大不会掉魂了吧?”

啪,郑涛照着王宝路的额头拍了一掌:“无聊!”

王宝路很无辜的望着马通发和刘延:“二哥三哥,我无聊吗?”

“对,你无聊!”他们说。

“我倒!”王宝路趴在桌上不再吭声。

郑涛伸出一根手指,朝马通发勾了勾。马通发把脑袋伸过来:“老大何事?”

郑涛说:“是机会了!”

王宝路突然来了精神,抬起头来望着郑涛:“老大,是机会就快点上啊!”

啪!王宝路的脑袋又挨了一下。

郑涛气道:“猪头!”

“我晕!”王宝路又趴在了桌上。

马通发两眼疑惑的望着郑涛:“老大什么意思?”

“忘了?”郑涛瞪了马通发一眼,“昨天才说过的,这么快就忘了吗?去,向人家道歉。”

“什么?”马通发惊愕的张大嘴巴,“现在?”

“怎么,不想去吗?”

“可是……

刘延笑道:“大哥叫你去你就去,你有胆量吻她,难道就没有胆量向她认错?去吧去吧,别让她认为我们都在欺负她。姜小月是个醋坛子,我们男爷们可不能学她,是不是二哥?”

王宝路似乎明白了一点,抬起头来说:“就是,男爷们就要顶天立地,欺负女孩子是小人所为。去吧二哥,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

郑涛一瞪眼又扬起了手,王宝路慌忙架住:“且慢且慢大哥,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郑涛放下手,端起一杯啤酒先喝下,冲着王宝路摇头叹道:“你以后别再跟我咬文嚼字,什么山有虎?人家是虎吗?”

王宝路点点头:“对不起大哥,我看错了,那不是虎,是绵羊。其实大哥才是虎。”

刘延笑起来:“大牙,你这话才算正儿八经的拍到虎屁股上了!”

郑涛不再理会王宝路,指着马通发急道:“去呀?”

“涛哥!”马通发央求,“其实我看骆阳并没有生我的气,何必向她道歉?我看算了涛哥,下次我注意就是了。”

郑涛白了一眼马通发:“你小子就没点骨气,她不生气是她的事,可你必须去道歉,这是我们的原则。”

马通发一噘嘴:“原则,原则是与你同位的女孩都没超过三天,可这个骆阳来了,你竟然……”

“你……”郑涛似乎要咆哮。

马通发慌忙站起来:“好好好,大哥息怒,我去,我马上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心有灵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