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只属于少爷 [目录] > 第151章:202 吵架

《我只属于少爷》

第151章202 吵架

骆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生气了?”他注意到我的情绪变化,“难道是因为刚才的话?”

“知道就好。”我展开月粟修长的牛仔裤,往上面涂抹白色的洗衣粉。

“我以为那是爱的表达。女生不是都喜欢听那样的话吗?”

“问题是——我是男生。”我特意把男生两个子加重了声调,“你那样说,只是在羞辱我。更何况,我对男人不感兴趣。”我揉搓着质地良好的牛仔裤,忽然意识到什么,慌忙将自己那条廉价褪色的裤子拿出了洗衣盆。

月粟若有所思地盯着我洗完衣服,我看见他深邃的眸子里似乎闪烁着什么。

“别忘了。”我端了洗衣盆走到外面,背对着他说,“我已经有小芳了,这一次我是不会输的。”

“是吗?到时候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我总觉得,月粟他在设一个圈套,一个让我变得一无所有的圈套。

上一年的奖学金结果出来了,成绩优异的我只得了一个三等奖学金,而月粟靠着庞大的人际关系和导师们的青睐,轻松拿到了一等奖学金。五千块——我一年的学费,他却在一夜之间挥霍殆尽,当他把一整套余秋雨散文精装版放在我面前时,我长期积累的愤怒终于在这一刻爆发:我扔掉了所有我钟爱的书,我撕碎了那片赤忱热烈的心。

“你不会动杀机吧?”小雷半是玩笑半是讥讽地说。

“我还不至于为了‘一双臭袜子’就去杀人。”我反唇相讥。

月粟面无表情地盯着我,第一次用鄙视地口吻道:“比不过就发这种恶劣的脾气,果然愧对男人的称呼。”

“老是抢别人的二手货,你就很MAN吗?”

“喂,你们两个,本来今天还挺开心的。”小林尴尬地插入我们的争论。

“我今晚不回来。”我甩下一句话后,气冲冲地跑出了宿舍。

走出宿舍大门的时候,我看见了低头站在外面的小芳。

“我正要去找你。”小芳有些羞涩地拿出一块毛线织的围巾,“虽然现在还是夏天,送给你有些不合适,不过我还是要说恭喜你得了三等奖学金。”

“谢谢。”虽然肚里有一团火,可是我还是不愿意发泄到与我无关的人身上——无关的人,小芳明明是我的女朋友!

我接过围巾,抛下小芳向校门口走去,半晌,听到后面一个怯生生的声音:“立奇,你要去哪里?”

我回转身,看见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小芳,没来由地觉察到了她的可怜。

“对不起!”在这样的夜幕下,我不由自主地说出了真话,“虽然不能这么说,可是我还是要……”

“别再说了。”小芳抽咽着打断我的话,“我不想听后面的。”小芳捂着脸朝女生宿舍跑回去。

我握着手上针针细密的围巾,无力地朝着校园外那一片灯火通明走去。

大街上,车来人往,站在狭窄的高架桥上,可以望到很远的霓虹灯牌匾和夜幕下的灰暗钟楼。旁边一对男女恋人,其中的女人忽而与男人如胶似漆,忽而脸色大变大发脾气,直到男生低声下气地哀求着,女人才忸怩着投回到男人的臂膀。

“女人总是太黏腻了。”我低声自言自语,这么漫长的夜,该怎么消磨时间呢?早知道就不该赌气出来了。

我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闲逛,不知不觉间来到一个昏暗灯光的酒吧前,那道颜色黯淡木头龟裂的门引起了我莫大的兴趣——偶尔也放纵一下吧!反正今晚也无处可去——我脑中一闪而过的想法,指使着我推开那道咿呀作响的门。

我避开人群坐到吧台前,酒吧的另一个角落,一群男人正在轮流侵犯着一个瘦弱的男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不知所措地想起身离开,后面的调酒师却不合时宜地问道:“要喝点什么?”

我不想把自己的厌恶情绪表现地太明显,只得指指别人手中的一片血红说:“要那个。”

“血色玛丽。”调酒师熟练地调好酒摆到我面前。

“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我吞了一口酒到嘴里。

“据说欧洲有四大凶宅,其中一座在布达佩斯,这个凶宅的主人是绝色美人李克斯特伯爵夫人。为她而死的王公贵族不下百人,六十岁时还有两个年轻人为她殉情自杀。她永葆青春美貌的秘方就是:用少女的鲜血沐浴,吸取精华,而且每次还要喝半升血,进行‘内洗’。50年里,2800个少女惨遭杀害,尸体全埋在浴室底下。她身上永远充满着血腥气,也不用香水掩盖,任其自然。这就是BloodyMary名字的来历。”调酒师熟练地回答着这个似乎有很多人曾经问过的问题。

我一阵反胃,吞了半口的血色玛丽也喷洒了一地。

……本章完结,下一章“203 宾馆之夜(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