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农门春,医路荣华 [目录] > 第1章: 坑爹的穿越

《农门春,医路荣华》

第1章 坑爹的穿越

烟笼秦淮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迷迷糊糊半睁开眼,剥落的土墙、破旧斑驳的衣柜映入眼中,呼吸中带着潮湿刺鼻的霉味,左小秋勉强垂眸一看,盖在身上的薄被既脏且旧,补丁一块接着一块,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左小秋感到一阵眩晕,这是在做梦吗?

但是很快,她就意识到,眩晕是真的,做梦是假的!

心头猛地一震:她穿越了!因为,这瘦成鸡爪似的苍白的手,绝对不是她那双白皙纤细、永远干干净净、带着好闻的中药香味的手。她年纪虽不大,却是国内有名的中药师,出身中医世家,从小痴迷中药,如今正在国内某家一流的研究院研究中药。她记得这一次带队远赴内蒙寻找素有“沙漠人参”美誉的野生肉苁蓉,不料在大漠之中遭遇了特大级风暴,醒来之后——

醒来之后,就是现在了!

左小秋悚然而惊挣扎着要起来,不料一阵眩晕差点栽倒。

伏在硬邦邦散发着霉味的枕头上大口的喘气,左小秋抬手抚了抚额头,滚烫得离谱的温度令她吓了一跳,两边太阳穴一鼓一鼓的跳动,鼻孔进出的呼吸热乎乎的。这具瘦小的身体正在发着高烧,头痛欲裂!

左小秋张嘴欲喊,才发现嗓子干渴得几乎要冒出火来,沙哑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咬咬牙,硬撑着从炕上起来,跌跌撞撞的扶着墙出了房间。

外边就是院子,明亮的太阳耀眼的亮,左小秋忙闭上眼睛,缓了好一会才又轻轻的睁开。

黄泥土院里坑坑洼洼,长着一撮一撮凌乱的杂草,搭着的竹竿上晾着打补丁的粗布衣裳。这个家是真穷。侧耳细听,不远处中间的堂屋里,似乎有男男女女在争吵,听起来还挺激烈,隐隐还带着女子的呜咽和什么“分家”之类的。

可左小秋眼下没工夫琢磨这个,她抬眼一看,厨房正在左手边,忙摇摇晃晃走了进去,拿个粗陶碗在水缸里舀了一碗水咕咚咕咚仰头灌了半碗,这才舒服的叹了口气。

脉搏跳动得极快,头疼得几要裂开。

再这么烧下去,非傻了不可!左小秋暗暗叹气。

目光轻扫,看到碗柜里的酒瓶左小秋眼睛一亮,忙过去拿在手里。拔开盖子,一股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她笑了笑,抱着酒瓶拖着昏昏沉沉的身体重新回了房间。

左小秋倒出白酒拍打在额上、颈部、腋窝和小腹等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古代没有酒精,只能以此降温。不管如何,多少总会有用。若不自救,她非要被烧死不可!

将一瓶酒捣鼓完,她的手一松,“哐啷”一声酒瓶在地上跌碎。左小秋也没有了力气,眼睛一闭,昏昏沉沉的继续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是疼醒的。

有人狠狠揪住了她的耳朵大嚎大骂:“这么小的丫头片子就会做贼!连你三叔的酒也偷!不要脸的兔崽子!还给老娘装死,起来,你给老娘起来!”

左小秋昏昏沉沉哪儿有力气辩解,像一片单薄的树叶任由那妇人摇来晃去、搓圆搓扁。

“对不起、对不起!小霞不懂事,弟妹你消消气!”另一个妇人怯弱而惶急的声音响起,手忙脚乱的将左小秋抱在怀中避开那泼妇。

“消气!你上嘴皮碰下嘴皮说得轻巧!我告诉你们,这个家分定了!”那泼妇越骂越来劲,下死劲啐了一口,“怪道你两个女儿半死不活儿子又得了痨病,你们一家没一个好东西!再不分家连我们都叫你们连累了!我呸,一家子的病鬼!”

“你才病鬼,你才一家子病鬼!不准骂我的孩子!”抱着左小秋的妇人猛然抬起头。

“你敢咒我!红口白牙你敢咒我!”泼妇尖叫着扑上来,“就冲你这句话我家的人病了我要你好看!”

“啊!松手!”

“贱人!叫你咒我!叫你咒我!”

……

一片嘈杂推搡中,左小秋又没用的晕了过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新的家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