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浮光深处终遇你 [目录] > 第1章:楔子

《浮光深处终遇你》

第1章楔子

Hera轻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江年锦停在原地,远远的望了一眼,四谷庄园内阳光繁盛。

“怎么不走了?”走在前头的女子顿下脚步,拎起自己的裙摆折回来。高跟鞋埋进鹅软石铺就的小路里,她走路的姿态一摇一摆。

江年锦蹙眉,挪开了目光,木廊下庄园的工人正悠闲的从草筐里拿起苜宿草喂马,这场景,消散着他心头的那团郁结。

“江年锦!”

随着一声高呼,铁蹄踢踏的响动由远及近,身边的女子下意识的往他手边缩了缩。

他扭头,一匹红棕色的骏马正从西边奔腾而来,马背上的女子紧握着缰绳,乌黑的马尾扬起又落下,甩破她身后的阳光。

嘶鸣声止的时候,女子飒爽的翻身下马,马靴蹬着地面,她稳稳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是苏听溪。

“老陈说,小腾病了。”江年锦扫了一眼精神抖擞的马儿,眸光折回来,辩不出情绪,他上前一步,摸了摸马儿的脸,马儿乖顺的在他手心里蹭了蹭。

“我让他这么说的。”苏听溪扬了扬下巴,眉目里桀骜不减。

江年锦眸色暗下去。

“你骗人干什么?”他身边的女子撇了撇嘴。

苏听溪充耳不闻,目光依旧凛然的落在江年锦的身上,丝毫不予别人分毫。

女子无端被冷,心有不甘,只得撒娇挽紧了江年锦的胳膊。

“有什么事非要当面说?”江年锦对上听溪的目光。

“不止要当面说,还要只对你说。”苏听溪朝着那个已经满脸不快的女子歪了歪脖子。

“你……”

“下去。”

女子晃了晃江年锦的胳膊正欲反驳,却被他冷冷打断,她紧抿着唇委屈的难以言喻,却还是听话的转身往门栏边走去。

“江年锦,你就是喜欢对你言听计从的女人。”苏听溪嗤笑。

“说吧。”江年锦不耐,扶了扶额头。

听溪的目光看着他眉宇里的倦态,忽然温柔下来,“你当初说如果我骑马赢了你,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还算数吗?”

她的声线婉转,缠绕着江年锦的心,他有心不理,却还是无法自拔。

江年锦沉吟了一下,才答,“算”。

她眸光里闪过一丝狡黠,不作任何停顿,转身踩上马镫。苏听溪将小指放在唇边,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木廊下一匹黑马闻讯奔过来。

他看着,眸光里凝上了一层霜,许久不来,这儿倒成了苏听溪的天下,连这些平日里见人都有三分警惕的马匹都成了她麾下的乖顺小将。

也是,她素来讨喜。

“你技术好,马就不让你选了,小腾归我。”苏听溪说的理所当然。

江年锦仰头看着她居高临下的模样,因是背着光,周身都是暖融融的影儿圈。

他没有扭捏,幸而今天穿的轻便,直接跳身上马。

“看到假山前的那簇美人蕉了么,先采下,就是赢!驾!”她说罢,就连人带马奔出去。

江年锦提起缰绳,看到小腾已经纵身跃过了第一根横木,苏听溪得意的扬起了手。

她从来不是这样蛮不讲理的人,可是今天,似乎非赢不可……

“驾!”江年锦随手扬起挂在马脖子上的皮鞭,狠狠一抽。

苏听溪听到江年锦追上来的声音,她侧目,看到骑着黑马的江年锦从她身侧飞驰而过,似乎不费吹灰之力。

肆意的阳光在他身后铺陈也没有让他的背影看起来多一丝温暖,她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这才是他本来的面目,冷漠,无情,孤傲……比什么都难驾驭。

胯下的小腾似乎感染了听溪的情绪,也渐渐跑乱了节奏,她的心被颠的一下一下的疼。

她知道,只要他不愿意,她就永远赢不了他。

冷冽的风迷了她的眼,有泪水从眸间飘出来落在脸上又被风吹开……她慢慢地,松开了手里的缰绳,身子往后一仰……

“啊!啊!!!”身后传来女人惊恐的尖叫,划破宁静的庄园。

听溪感觉自己像是被风抬起来了,时光她记忆里匆匆倒退,她忽然想起第一次遇到江年锦,原来不是在那暗色的深巷,而是阳光和煦的长街。

那时候,是她在跑,他在追……

闻声回头的江年锦狠狠夹着马肚抬肘勒停了奔跑的马儿,沉静的眉目里尽是仓惶。

“苏听溪!你他妈疯了!”

他的咒骂在马儿的嘶鸣声中依旧清晰。

疼痛一点一点在听溪的身上绽放,她却微扬起了嘴角。

是他教她的,掌控不了的,那就毁掉!

包括她自己。

?

姐妹们,轻轻回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急景流年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