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神话红颜:仙尊 [目录] > 第20章: 死就死吧

《神话红颜:仙尊》

第20章 死就死吧

凡樱尘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面对陆千月高高在上的姿态,寒星认为即使放下尊严去哀求,这个美丽的强盗也不会慈悲,而尊严对她和赤夜而言,是唯一可以维护的东西了。于是,寒星便也横下心来,不再恐惧,死就死吧,总比带着耻辱苟且偷生要好!

“如果强盗杀人需要理由,那他们就不是强盗了。”突然,寒星伸长玉颈,高傲地回应陆千月的话。

这冷不丁的一句让在场的眼睛都发出了震惊的目光,陆千月同样闪了一下,接着嘴角微微翘了一下,掠过一丝笑意,随后说道:“你比你的男人聪明。”

赤夜转眼看向寒星,见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恐慌,镇定之中傲气凛然,并向他发出铿锵的声音:“死就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赤夜先是露出了苦涩的笑容,随后凑到了寒星的近前,带着惬意的表情说道:“能和我的女人一起死,真是幸事。”

面对赤夜,寒星的笑容同样苦涩,并带着愧疚的眼神。她低声说道:“是我害了你。”

寒星娇美俊俏的模样,令赤夜的眼睛泛起了激荡的眼波,透出一股温情。突然,他将嘴凑到寒星的耳根,带着逗弄的口气说:“生不能成我的人,死了可得做我的鬼。”

寒星明白赤夜的意思,便拿眼微微瞪了一下他。陆千月看着这一幕,心中明白了几许,又是微微冷笑,随后对着寒星说道:“如果你不是他的女人,我可以免你一死!”

寒星和赤夜面面相觑,不知陆千月在玩什么把戏,但如果能让寒星活下来,赤夜愿意推翻前面所说的话,于是,他对着陆千月说道:“其实她不是我的女人,我们只是刚刚认识。”

陆千月听到这话,当即露出得意之情,可这时,寒星却说道:“我就是他的女人,死了也是。”

赤夜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寒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么坚决有力,竟然将生还的机会放弃了,这时,赤夜心中不免得意,他看中的女人果然没让他失望!

陆千月站了起来,挺拔了修长的身子,冷笑道:“既然如此,男的留下,女的受死,明日一早执行。”

这一声犹如雷鸣,只见赤夜双眼怒睁,咆哮道:“你这个混蛋,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女人,要杀就杀我!”说完,他反着手冲了过去,想要攻击陆千月。

还不等赤夜靠近,那黑脸男子便从陆千月的身旁走了出来,使出了一掌,只见,赤夜高大强壮的身体在那一刻飞了起来,随后重重地落在了寒星的面前。“赤夜!”寒星担心地叫了一声,接着蹲下身劝道:“不要了,我们至少还能活下一个。”

赤夜侧身躺在地上,两眼狠狠地射向陆千月,说道:“你最好把我也杀了,否则,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陆千月慢慢走了过来,像一片浮动的白云,飘逸轻盈,眨眼间便无声地站在了赤夜和寒星的面前,只见他带着微笑,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指向赤夜,几乎同一时刻,赤夜的身子猛地僵直,动弹不得,喉咙里随之发出强忍的呻吟声。

紧接着,大堂里响起鬼蝠们的嘲笑声,而那个白面男子再次发出了阴冷的声音:“真是不自量力!”

这时,寒星已经站了起来,含泪看着陆千月,忍着怒说道:“就请你大发慈悲,放过他吧!难道烧死我还不能解你的恨吗?”

陆千月冷眼相看,嘲笑道:“强盗会大发慈悲吗?”说完,丢下一个不屑的眼神后,飘然掠过寒星,那一刻,一股幽幽的香气随风飘进了寒星的鼻中,寒星顿时茫然,为何如此馨香的他却没有一颗柔软的心呢?

接下来,寒星被黑面男子从赤夜身边拉走,离开的时候,赤夜依然僵直在那里,痛苦地呻吟,也不知何时才能从陆千月的惩罚中解脱出来。

不久,寒星被带到了一间设在地下的牢房,那里还同时关押着另外几个女奴,听到牢门打开的声响,顿时缩在了一起,待强盗走后,才慢慢松散开来。

被关进牢房后,寒星坐在肮脏潮湿的地面上自悲自怜,无心理会周围的事物,反正明天就要被烧死,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将与她无关。

“你为什么被关进来?”霉变的空气中,突然响起一个娇柔的声音,在昏沉的牢房里如鸟儿的低吟。

寒星抬起萎靡的眼睛直视过去,透过昏暗的光线,看到了一张削瘦却不乏秀美的脸,一双大大的杏眼正向她闪动着疑光。

寒星重新低下了头,不想作任何回答,她又能如何回答呢?但那个女孩却没有放弃,慢慢移了过来,跪在地上继续问:“他们是不是打你了?”

寒星再次抬起头,仔细看向那个女孩,只见她弓着身,伸着头,朦胧中娇小可爱,闪着期待的眼光等待着她的回答。

“可儿,不要再问了,扔到这里来的,哪有不挨打的?”一个显得成熟一些的声音由对面的角落传来。

可儿一下子坐到了地上,怏怏地望着适才说话的女子,随后低下头不再作声,稚嫩的棱角透着哀愁。

寒星瞅着可儿可怜的样子,不由地心中一酸。她看上去应该比自己小一些,如今,早早地离开了父母的怀抱,身处这样一个黑暗的监牢,怎不让人痛惜!

“该死的!为什么就没有人惩罚他呢?”寒星被眼前的情景触动了内心的愤怒,不由地暗里骂道。

骂过后,寒星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哭得无奈哭得凄凉,如果注定要死,她没什么可悲哀的,只是如此一来,她的生命太过短暂,就好像一阵风,吹过了,便没了任何痕迹,岂不悲哀?

“别哭,他们会放我们出去的。”可儿听到寒星的哭声,小声安慰过来。

“不会有以后了。”寒星脆弱地说道。

牢房里的其他女奴似乎都猜到了寒星话里的意思,纷纷叹气,而可儿却没有听出来,探过头来好奇地问:“为什么?”

寒星嘤嘤回道:“他们明天就要处死我。”

可儿沉默了,黯然垂下了头,其他几个女奴也都在昏暗中投来同情的目光,虽然大家看不清各自的脸,但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沉痛,一时间,一种极度压抑的气氛在牢房里弥漫开来。

此时,顶层的那间房里,正上演着一幕鞭挞的场面,只见陆千月手持一把黑色的皮鞭,连续抽打着伏在床沿的秋桐,其柔美的轮廓透着至阴至冷。

秋桐娇柔的身体在鞭打之下颤抖不止,嫩白的脊背虽未显出鞭痕,但她的表情极其痛苦,面上早已湿痕一片,而再不堪忍受,也要忍受,因为她是女奴。

秋桐遭到鞭打,只是因为陆千月心情不好,并且这已不是她第一次被鞭打,而每一次被打的原由都与她无关,因为在陆千月看来,她是他发泄情绪的工具。

几十下鞭打后,秋桐最终昏厥过去,陆千月也就此停手,扔掉了皮鞭,然后将秋桐抱上了床,抚摸她,手指轻柔缓慢,表情恬静温柔,与之前相比,又是一番情景,而他心头的怒气似乎得以平息。

陆千月不愿、也不会面对一个没有知觉的身体,就算那身体再完美,也会感到了无情趣,于是,一阵细腻的抚摸后,他又疯狂的亲吻,不断刺激,直至秋桐苏醒才松开。

秋桐醒来后,没有愤恨的神情,就连一丝怨意也没有,而是带着迷恋的眼神看着陆千月,因为陆千月给了她极度的痛苦,也给了她极度的快乐,而每次恨过后,她很快就会陷入致命的诱惑,难以自拔。

陆千月褪去衣衫后,将英健的身躯覆上了秋桐的身体,释放欲.望,他始终含着轻柔而妩媚的笑,就好像暴风雨后的月色,透着无限撩人的风韵,令秋桐完全忘记了深处的痛苦,又一次沉沦。

疯狂结束后,秋桐紧贴着陆千月,贪婪地吸收他身上的味道,显得十分依恋。而陆千月则不似往日那样慵懒,却是在沉静中思考着什么。

“真的要处死她吗?”一段沉默后,秋桐终于打破寂静,疑惑地问。她已经知道寒星翌日就会被烧死。

陆千月微微一笑,反问:“她该不该死?”

秋桐对寒星没有姐妹之情,甚至有些排斥,但也没有无情到希望她死的地步,因而答不上陆千月的话。这时,陆千月冷笑了一声,随后甩开秋桐坐了起来,说道:“你希望她死吗?”

秋桐也随之坐起,一边抚弄陆千月背后的长发,一边小心翼翼地说:“她很傲慢,我不喜欢她。”说着,将身体贴上了陆千月的后背,搂着他的腰,娇声道:“可是,她死了,头领不就少了一个女奴吗?”

陆千月呵呵一笑,柔声说道:“你既有维护之意,不如替她受刑好了。”

秋桐顿时惊恐,她知道陆千月的话时常真真假假,难以捉摸,而在其美丽温柔的背后,更多的则是残忍和无情,也许前一刻还与自己缠绵悱恻、水乳交融,下一秒他就会毫不留情地将自己推入万丈深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惊鸿一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