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15章:卷二 献妃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15章卷二 献妃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母亲,月牙儿不想嫁到上邪去!月牙儿不想嫁到上邪去!”我急切地呼喊着,即使心中明白对于此事,母亲也帮不到我什么。

她默默地望着我一语不发,脸上依旧是平常的冷漠,只是眼神中多出了爱怜的光泽。

我明白,她的心在这宽阔的婉月宫廷里,被堆在角落,深深寂寥了多年。或许,她自己一直挣扎在绝望之中,疲倦地生存。但她始终放心不下她的两个孩子,游走在寂寞中的同时,保有着一颗质朴的母爱之心,异常艰难地喘息,让这气若游丝的呼吸带给她生命的力量。

我突然蹙起眉,摇了摇头,有些责怪地说道:“为什么您总是甘愿待在这晦暗的房间里,为什么您将儿女生下来又从不为他们着想?为什么您看着我时不同我说话,为什么我哭得这么伤心您也可以不加安慰?”

我的宣泄,像芒刺一样扎到母亲的心上。她虽没有表情变化,但脸上流淌的情绪已陷入哀伤,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我的心被猛揪了一下。

我知道自己不该对母亲说出这样的话,她心里的委屈比起我来要深得多。可是我压抑不住自己的怨气,我无法像她那样做到可以闷在心里委屈。甚至为了给自己刚才对母亲讲的残忍的话开脱,我心底居然愤恨的想起:这么多年的印象中她从未对我笑过。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很依赖着父王的疼爱,把这份疼爱当作是一份荣耀高高地托举在头顶。

“母亲,我恨你——!”最后,我就是甩着这样一句怨毒的话站起身来的。

我收敛起悲伤的眼光,毅然迈步走出晦暗得如同年老女子褶皱的面容一样的房间。宽大衣袖甩过床前的几案,我听到身后药盅被打破的声音,微微顿了下步子,随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母亲是在我走后才开始哭泣的。她的眼泪像决堤的河水,压抑了十多年的情感在我的刺激下得到了瞬间的释放。

之后的很多天,荷秀说我像变个人一样,没有了往日的朝气,却也没见我再哭了。

每天我很晚起来,也很晚睡去,有时候就伏在窗前一点一点地数着雪花儿。而我脑子里,不知道该想什么,比起对以前漫长时光的迷茫,现在更多出了一份空洞。但是飒箭横的身影依然同往常一样,会每天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只有他,还是清晰的。

要走的前一天晚上,我早早打发落言和荷秀先去休息,明日便要踏上辛苦的远嫁之路。

落言是不放心我的,但也只好缄默着回到房中歇息。我不知道今晚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是难眠的,但是我清楚,我的父王,曾经尊崇的父王定是又安详地睡在美人tóng体的芳香中。我不禁瞅了一眼搁在窗案前他赐给我的那只酒具。

羽觞浅浅的腹盛着清冷的月光,透露出灵动玄妙的古老光泽,对于我的远嫁,到底是悲剧的上演还是真正幸福的开始呢?一切都不得而知……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二 献妃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