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17章:卷二 献妃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17章卷二 献妃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落言急步走到了我的身边,问道:“公主,怎么了?”

“我的柳弓,有没有带上?”

“带上了,公主。”

“好,你下去吧。”

稍后,等到我站起身来时,我已经被打扮成为一位冷艳的新娘了。黑长的头发配着火红的嫁衣,为我显得暗淡的旅途缀以了光丽的颜色。我将两手慢慢垂下,红色的宽大袖袍若鲜血一样流淌下来,悲哀而又亢丽。眸光流转间,我瞅到了搁在桌上的古老羽觞。

“等等,把箱子放下来……打开,快,别叫我不高兴。”我叫住抬着衣物箱的宫人,命他们打开箱盖,里面盛满了柔和的白色。

我走到桌前拿起那只羽觞,丢到箱中的衣物上:“好了,盖上吧。你们抬出去吧。”

我心里苦笑道:“呵呵……父王,这是您赐给月牙儿的大婚礼物。您说过,只要我看到它,就能想起您来……”

婉月,卿乐二十四年。

我在大殿中向父王行告别礼,宽大的红色衣袖落在我的额前。

父王神态安然,脸上堆满了笑意:“月牙儿,你要去完成你伟大的使命了。整个婉月国的人民都会感谢你为他们的安宁所做的一切。他们会为你祈福,你也将得到你的幸福……宣旨官,念!”

宣旨官走上前来,摊开手中的玉册:“婉月国君,卿乐王手谕:上邪国君宽德仁厚,愿与婉月结为盟友,共谋强国之路。三公主月牙儿才貌双全,聪敏过人,品德温良……今承王命嫁与上邪国君为妻,缔结两国姻亲。至此……”

宣旨官一一念着,我在殿下跪听,这些不过是装点门面的华丽言辞。等到宣读完毕,我抬起寒冷的眼光注视着父王,说道:“谢父王,月牙儿走了。”

“嗯,去吧,记得……你关系着婉月国的命运!”他瞪眼看着我,像是提醒又像是警告。

我心神俱疲的,拖着红裙后摆离开大殿,门口的主事太监向总管大人禀报道:“大人,茹妃娘娘早晨死了。”

他说得异常平静,仿佛这条殒逝的生命不值得丝毫挽留。

总管大人瞧见我来,朝主事太监使了个眼色:“不就是死了个失宠的妃子吗,不必向我请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还杵在这儿干嘛,别冲撞了三公主的婚驾……哟,三公主,您这是要走了?”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想着茹妃这样一个女子,她的死带给了我悲凉的气息。我不得不担心以后母亲的生活,也不得不惊恐自己以后的后宫生活。然而“茹妃”这个称号,才是之前父王赐给母后的名号啊。

是的,我的母亲死了,死在我远嫁的清晨。

我模糊地记得那天穿着红衣从大殿出来,听到了一个妃子的死讯,却不知道那就是我母亲的死讯。我以为她还活着,也许在按以前的方式凄凉度日,也许听了我真切的诉说后已经有所改变……

宫城门口,被修饰得豪华典雅的公主马车在等待着我。我的哥哥固伦立在前头。他先是望着我走来,而后目光移到了我的身后。

我回过身去,是婉月的朝臣来给我送行。

司礼大人奉钊走到我身前来,语重心长地说道:“公主您要记得,您肩上的责任。婉月国……很难再同从前一样了……公主,请为着婉月无数的子民们着想。”

奉钊,我的老师。对渐遭腐蚀的婉月宫廷有着敏锐的洞察,他为婉月鞠躬尽瘁,怕是心血也将为此殆尽了吧。

“老师,月牙儿不懂什么邦交,月牙儿只知道自己没了幸福。”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二 献妃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