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173章:壹佰柒拾捌 深宫轶事20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173章壹佰柒拾捌 深宫轶事20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手帕从我手中掉落,我右手绕过铜人的背,左手搭在它肩膀上,将它抱紧了。心里一遍遍问着它,这样的身体是否还是你所需要?为何半个多月以来对我不闻不问。这是二十年来最长最久的一次冷战。我只记得,曾经韩莫离在时,我和鹰隼之间才有过这么久的冷战。

在这样的追问中,我睡了过去,觉得心神俱疲。以至于鹰隼进来的时候,我还睡在铜人怀里。他清咳了一声,我从梦中惊醒,意识到是他回来了。我十分尴尬,急着从铜人手臂里钻出来,却因为一时心急衣带挂住了铜人剑柄上的浮雕。

鹰隼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他不知我在做什么。不过冷漠的脸上开始浮现出怒意。

我更急了,俯身去解挂住的衣带,却使铜人晃动起来,眼见我要随它摔倒,鹰隼出手将我们稳住。

“你在这里做什么?”清冷的声音让我有些害怕。

“我想看得清楚一些。”

鹰隼嗔怪一眼,将铜人立稳,然后抓起我的手臂,将我强行从铜人怀里拽了出来。虽然动作野蛮,却格外小心,生怕铜人会有丝毫闪失。

我心里有些委屈,他拽得我手臂发痛。

我低头拉住鹰隼的衣袖,竭力忍住泪水,微笑着问:“这是底下人为你塑的雕像吗?”

“这是要送去太庙供奉的惠文王雕像。”鹰隼仍没有好语气同我说话。前段时间,太庙里惠文王的雕像被天雷惊毁了,鹰隼才命属下重塑了一尊。这一刻,他看到惠文王像,又想起怀王来了。

那年他十七岁,昌普王-刚刚过世,在凌鹄宫前殿里,怀王说道:“上邪开国历经数代,很少有储君未行冠礼而即帝位的。如今你十七岁登基,可知有何风险?”

他说道:“昔年惠文王十五岁登基,比我还要小两岁呢!”

怀王颔首,“他难吗?”

他收敛了眼中的意气,深思道:“难。少主登基,意味着拥有羽毛却不能立刻飞行。”

“大王今日即位好比当年惠文王,朝中政权由太后掌控。此时不能亲政,因年龄决断,将来能否亲政,可不是年龄成熟说了算的。惠文王于三十五年后才夺回大权,大王认为是可喜,还是可悲?”

“悲。身为君王却受人压制,多年来不能统领权威。”

“臣以为可喜。不管受到多久的压制,他到底夺回了大权。你呀,少年意气太过自信,缺乏隐忍,三十年后还不知是怎样的局面呢?”

鹰隼一窘,道:“王爷怎么就知道我做不到呢?”

怀王挑眉:“今早议事你为何不去?”

“太后与付成已经私下议定,本王为什么要去受那闲气?”

“大王知道惠文王为何能夺回大权吗?”

鹰隼默然思考良久,觉得根脉复杂,未能找出关键所在,“请怀王教诲。”

怀王持笔在纸上写下四个大字——“坐定中枢”。

鹰隼的眉微微皱起,有些许困惑。怀王慢慢解释:“现在你是坐上了王位,可不要天真的以为权力会随之而来。人只会向真正强大的那方低头。……不能立刻飞行,不表示你是一只不会飞的鸟儿。如果因为朝中事务做不得主,就隐藏自己的意见,那么站在你身旁的人,太后,付成,便会完全替代你飞行,行使你的权力。如此,大王退居幕后,如何竖立威信,展现才略?久而久之,大臣们对你失去了信任,而外戚势头渐高,即便你可以飞了,还能飞得起来么?因此,你今后要走的路,就是‘名副其实’,从现在起握紧权力,直到你能全部的使用它。不管是多琐碎的事情,大王都不可以回避,需要决断时,坦白表露自己的意见。任何以你名义主持的事,都不可以懈怠。要知道,一个人得势了都不想看到自己失势,你是这样,辅政的人也是。所以惠文王与陈太后相持了三十多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惠文王最终能胜利,便是他始终坐定中枢。”

一席醍醐之言令他羞愧。

“隼错了。”良久,他伏下头深深一拜:“王爷放心,隼知道要怎么做了。”……

“老王爷,其实隼已知,你就是我生父。”鹰隼望着惠文王像于心中喃喃低语,“母亲死时,曾混或地告诉我。只是,我们谁也不能说啊。”他轻轻眨动眼睫,思绪伤感、深沉。投影在寝宫宫墙上的身影,被烛光拉得长长的。我看到他嘴唇轻抿,分外冰冷。

这个秘密,鹰隼不会和我说了,一是怕我自责,二来,这已是永远的秘密。

“来人!”他叫来了侍卫,吩咐道:“把铜人抬下去,清洗一遍,香熏三日!之后择良辰吉日,送去太庙供奉!”

他又转脸看着我,横眉冷对:“女人不可以碰这些东西!”

我讷讷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他在下逐客令吗?

我再次拉住他的衣袖,“我是来看你的。”

“好,本王在这里,你现在见到了。”他扬起袖子,将双手背在身后,我的手从他袖子上滑落。

“大王说这些话,是不是再也不想和月牙见面了?我来这里,你没一句好语气跟我说么。纵然我有很大不是,你是大王,大可以处罚我。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月牙不会有半句怨言。”他用这种态度待我,才是一种煎熬,长久下去则体无完肤。

鹰隼嘴角挂起不屑的笑:“你料定本王拿你没有办法?你凭着本王对你的信任,去做一些伤害本王的事,难道本王心中没有决断,不能摆平此事吗?”

“我知道,在大王心里,数以万计的人也抵不过怀王和青羽,但你毕竟是大王,是他们信任的王,众人誓死守护你,大王怎能因私心和偏袒枉送掉他们的性命?大王杀一人,便伤了他的妻子儿女、高堂父母,平添四个仇人。您杀二十万,便多了八十万仇人,这样下去,还有何民心可言?大王,月牙这么做,也是老王爷的心愿。”

“若本王赐你一死呢?”

他咬牙说,凌厉的目光定格在我脸上。

我似乎又看到了昔日狂放不羁的少年帝王,那不允许人侵犯丝毫的霸气正缭绕着他。

“你说过,即便天下人负我,你不会辜负本王。”他正色道。

“是。”我低眉,“我答应过,我就会做到。”

我缓缓拜下,伏地一叩:“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月牙甘愿受罚。”我抬起头来,强忍着泪水,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月牙这就回芙芮宫做领死准备,如若大王怜惜,请赐三尺白绫。”声音中不免有些颤抖,但让我害怕的不是死亡。

静默着,昏暗的内室中一片惨淡。

鹰隼没有感情地站在我面前。

我心中空茫一片。

“月牙拜谢君恩。”

说完,我再叩了一个头,站起身,目光在他脸上流连了片刻,痴痴的,极短暂又惨然地一笑。大概是永别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壹佰捌拾 相许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