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179章:壹佰捌拾柒 相许9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179章壹佰捌拾柒 相许9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是因为她还没有完全爱上我。”

“是吗?难道她以后就会爱上你了?”

“除非她没有心。”

这么肯定?“我很欣赏你的自信。”我缓和了脸上铁青的神色,“如果你能让她在三个月内爱上你,对你死心塌地,那么我会考虑让她留下的。”

“母后不是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我语态轻松,觉得这完全没有可能,我比儿子了解女人。那么这将是我赶走紫上的机会。

他却答应下来:“我一定能够做到。”

****

普和宫,西厢房。

“水……”躺在榻上的紫上终于有了一丝意志,她声音低哑地乞求着水。一直守在床边的绝肖立刻站起身,转身去拿案上的水,他看到左清卿已将一个盛着水的茶碗递了过来。

他没说话,看了一眼左清卿,接过茶碗。

“紫上,来。”绝肖单手扶起紫上的头,小心翼翼地喂她喝水。左清卿站了站,转身离开。

此时已是深夜,殿中的光线在瘦弱的病人看来有些恍恍惚惚。紫上咽了几口水后,慢慢凝神,然后打量四周,视线最后落在端着茶碗的这只手上。“你救了我?”

“我说过,不会放你去死的。”声音里有某人特有的强横。她虚弱地抬起眼,原以为是太子,没想到真是晋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太子不是要逐……逐我出宫吗?”

“他的确要赶你走,可我不依!我要你好起来,然后留下来。”

紫上的双眼忽然掩饰不住的有了盈盈的泪光。但她不清楚,是什么打动了她。

“现在,要不要吃点儿东西?”他体贴的问。

“时候好像不早了。”

“是不早了,你可知你睡了多久?”他眉心上蹙,像是在责怪她,却又透着无限怜爱,“不过好在,厨房里的粥一直让人煲着,怕你醒来要吃东西。我这就去叫他们端来。”

他露出明朗的笑意,走出房间,候在门口的小陆子一见他的神情便知,“殿下,是不是紫上姑娘醒了?”

“嗯,你去厨房把粥端来。”

“是得去了,”小陆子笑道,“这样煲着,都煲坏八锅粥了。”

“嘘!”绝肖比出一个食指,“别让她听见。”

小陆子压低声音,故作埋怨:“殿下肯屈尊降贵处处为紫上姑娘着想,奴才就没这么好的命咯!”

“你再要唠叨,本殿赏你个栗子吃!”绝肖作势就要敲打他的脑袋,他呵呵笑着赶忙逃开。

榕树下,树叶凋落。

站在树影中的左清卿显得清绝尘寰。

小陆子从回廊边走过,匆匆奔向厨房的位置,可邂逅这样的风景,步子忍不住慢了下来。他走下台阶,走过去,想问问晋王妃为何还不休息。正当他要靠近那丛树影时,左清卿若有所觉,朝后略略一瞥。收回目光,走开,向着寝宫而去。

****

一个月的悉心照料,紫上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前。这天,绝肖不在,乐世来了。趁着午后四平八稳的阳光,一个穿暗青色衣服的男人正在院中舞剑。娴熟的剑法在他使来好像一场怡然优美的舞蹈。乐世驻足欣赏着,直到左清卿来到他身旁。

“太子殿下怎么不进去?”

“他的剑法太好了。这是谁?”

“晋王的宾客,聂深寒。”

“聂深寒……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果然是厚积而薄发。”

“太子这边请。”左清卿一笑,将乐世引往大厅。待两人走后,聂深寒停住剑,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抖了一个剑花,明媚地笑了笑,也潇洒地走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他权势中的敌手,这也是他倾尽一生要扳倒的人物。他渴望和期待着这场战斗的胜利,并为此将才学和生命都放上了祭坛……

厅中。

紫上被宫女请了出来。“见过太子殿下。”

“你的身体可好了?”

“好了。”

乐世看向左清卿:“如果晋王妃不介意,我想与紫上姑娘单独聊一会儿。”

“太子请便。”左清卿率宫女离去。殿中的气氛一时沉寂下来。这样的安静最是令人心慌,紫上却依然表现得十分平静。

“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乐世淡淡开口,嘴角有一丝和煦的笑。

“太子要让紫上离开?”

“是。”

“紫上是否可以选择一死?”

“你就这么不想离开,宁死也不走?”

紫上抿着唇不说话。

“你到底想要什么?”他抬眼注视着站立的她。她依旧不说话。

“留下来是为了权势吗?如果是这样,你说出来,兴许我能给你,但我不想你再打什么坏主意。”

……

芙芮宫。

“那个丫头好了?”我将不逊放进摇篮里。他的两只小手奋力去拽手腕上的铃铛,玩得不亦乐乎。绝肖站在身旁,目光始终落在我身上,对于兄弟们,他从小就不爱亲近。

“回母后,她的伤势基本痊愈了。”

“过去一个月了,她对你怎样?”

“儿臣觉得她心里有了儿臣。”

“何以见得?”我转过身看着他,他脸上有沉迷于爱情时醉人的风采。

“有一次儿臣为她端药的时候烫到了手,她很担心,连忙为我吹抚。”

“你为她端药?”我轻笑了一声,“这只能说明是你很爱她!”我心里委实为儿子的痴情而不安。

“不,母后。我能体会她当时急切表情之后的深意,那不仅仅是关怀,而是出自爱意。”

“不过是一件小事……”

“真情实感往往就在细微之处。她不同于那些趋炎附势的女子,只知道耍手段。”

“肖儿,你在军营中长大,见到的女人并不多。而女人的性格要比你想象的复杂。左清卿是个好姑娘,你要厚待她才是。”我语意冗长,希望他能体会我的一片苦心。

“母后,您既然认为自己能识破女人的心机,不妨移驾去普和宫,亲自问问紫上的心意。”最后,他这么对我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壹佰玖拾陆 相许1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