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180章:壹佰玖拾陆 相许18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180章壹佰玖拾陆 相许18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卧室中,一个人影儿刚刚闪了进来。她用迷香放倒了守在殿中的翠儿,环顾四周,并没有她想要的发现。就在这时,我和鹰隼出现在门口。鹰隼即刻提高警惕,沉声问:“谁在那儿?”

那个人影转过身来。

“紫上?”我的声音有一些波动。

她笑了笑,笑得温柔娟好,手里握着一把长剑。“月牙王后,看来我又让你不安宁了。”

我面上保持平静,心却咯噔了几下。我已经看到,为我照看孩子的翠儿倒在地上,并且紫上的剑慢慢动作,架在了旁边的摇篮上。摇篮中,不逊正在熟睡,一脸甜美无忧的睡容。

“把剑放下!”鹰隼冷斥道。

“可以,不过我有个要求。”

鹰隼静默,仿佛已猜到她的条件,只道:“我可以放你走。”

“你知道我不是想要这个。”她目光锐利地射向我,“一命换一命。”

“这件事与她无关!你若想为你死去的母亲报仇,就冲我来!”他威仪的声音。

紫上弯起嘴角,不屑地一笑:“要杀你,也不差这一会儿,天下想杀你的人不在少数。”

“那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妇女或婴儿,你就觉得很英雄么?”

紫上内心苦笑,这样的事情她不是没有干过。“谁愿意生来就做杀手?我无父无母,无亲无朋,能干的,只有卖命,去杀人。如果你们当初肯放我母亲一条生路,说不定,在乡下,我们也是一个快乐的三口之家。——你既然不爱她,为何不准许她去爱别人!”

鹰隼的目光渐深,嘴角下沉。

“没话可说了吧?”

他沉声道:“如果当初本王真不肯放你们一条生路,你又如何能活到今天?难道本王连这点手段也没有么。”

“可能是你太骄傲了,所以不屑于杀掉我们。现在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他背在身后的拳头暗暗握紧,“总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本王最终没有杀她。”

“人都死了,你怎么说都行!”紫上噙着一抹冷笑,不为所动。

鹰隼强势地,一步一步走上前,“你不要逼人太甚!要和本王谈条件,也要有资本才行,你的命,都是我给的。把你手中的剑,从速放下!”

紫上的心跳竟然因他的凛然之气慌了一拍,“你再往前一步,就给你的儿子收尸吧!”

鹰隼望了望摇篮中的不逊,强压住恼意。

“那好,就用本王的命,来跟你打赌。”他突然说。

轻轻的一声,简短的一句,打破了僵持的局势。

我跑过去,拽住他的手,“鹰隼……”我不晓得他要做什么,但我了解他的意图。

他稀疏的笑了一下,算是宽我的心吧,而后转身,朝门外走去。

“你要干什么?”紫上紧张的问。

鹰隼顿住,“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叫人进来的,我的儿子还在你手里。”说罢,他丢下我们去了殿外。我不敢跟去,只是盯着紫上,怕她伤到我的儿子。

沉默之中,微微晃动的烛光仿佛唯一的生气。紫上以握剑的姿势,静静地伫立在那里,犹如石化。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她会不会伤害我的丈夫或者儿子,只看到她眼睛里依然燃烧着偏执和仇欲。

“你在看什么?”她嗔怒一声,似乎很介意被人审视。

“你,……长得很漂亮。”

她轻蔑地一笑。

房外响起脚步声,鹰隼端着一壶酒走了进来。

紫上轻笑道:“大王赴死前必须喝践行酒吗?”

鹰隼却不苟言笑地走到桌子前,放下托盘,将酒壶拿起来给紫上看,“本王手中的这壶酒里有左右两格,其中有一格是真的酒,而另一格里下了鸩毒,乃是毒酒。这是宫中惯用的伎俩,想必你身为杀手,也深谙此道。”

紫上看了一眼,微微点头。

鹰隼回到桌子边,倒出一杯酒来,又拨动机关,再倒了一杯。“这就是赐死你母后的方式。让她从中择一,结果……”

“她选到了毒酒?”紫上的眉心轻轻一颤。

“她喝的不是毒酒。所以本王放她走了。”

“你骗人!”

“本王没有骗你。只是遗憾,她在离开王城的马车里自杀了。当时你父亲也在场,他最是明白。可惜,现在,他没有办法告诉你。如今跟昔日一样,也有两杯酒,一杯真酒,一杯毒酒,你我各选一杯。若当初本王真的不肯放过你母后,我所说的都是假的,就诅咒本王拿到毒酒。反之,即便你挑到有毒的那杯,也可以去得安心了。”

鹰隼说得不紧不慢,然而口吻不自觉的带了几分沉重。我听得心惊,道:“鹰隼,让我来赌!”我快步来到他身边。

“这情债,是本王欠的,理应由本王来还。”他将我的手扯到胸前,让我站到一旁。

我飞快地抽出了手道:“可你是王啊。”

“一个男人若不能保护自己的妻儿,还称什么大王?”他似笑非笑,再度宽我的心,“你跟我都是相信天意的人,怎么这一刻,不信了?”

“若是相信天意,谁赌不是一样?”

“我害怕老天不会比我更宠你呀。”他淡淡说着,转向紫上,“你是选择继续僵持呢,还是和本王赌一次?”

紫上望着鹰隼。这位君王眉宇间有着天生为王的气质,然而细品之下,却如迷一样。让人深陷,也让人猜不透。

“我想本王的命,也够格与你赌一回吧。”

“你真要跟我赌?”

鹰隼点头:“不然,你如何相信本王?”

紫上眼底悄然滑过一丝茫然,默默收了剑,算是同意了。“传闻中的邪王,果然有不怕死的胆识!”

她走过来,停在桌前,看着桌子上的两杯酒,不觉迟疑,又看看鹰隼。心中思忖着,当初他要杀她,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现在居然还用自己的生命来跟她打赌。难道真是一场误会?

她再次看看两杯酒,真的无法分清哪杯有毒,哪杯没毒。

……本章完结,下一章“贰佰零陆 休夫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