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191章:贰佰贰拾壹 十面埋伏2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191章贰佰贰拾壹 十面埋伏2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牙夫人,到了,请进去吧。”胡兵将我领到大堂门口便不再上前,两个婢女将帘子拉开,做出一个相请的手势。我脑海中随即跳出一个奇怪的词汇——‘鸿门宴’?

“怎么不进去?”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吓了一跳,回头看见跋列正站在我的身后。

“你不是应该在里面吗?”我按住胸口,很快的镇定下来。

他穿着一件金色的常服,眯着眼睛在笑:“难道你们的君主在会见客人之前,不会先去沐浴更衣吗?”

“我以为胡人是个不喜欢洗澡的民族。”

“看来你对胡人的了解甚少,进去之后我们慢慢聊吧。请!”

他一下子变得颇有礼貌,举止优雅,让我很不适应。

“胡王请!”我随他入内,一桌精致的酒席摆在大厅中央,整个气氛都富丽堂皇。周遭围绕着丝竹班子,一群美女前呼后拥,即刻将跋列拉到主位就坐。他还不忘客气的说一句:“夫人随意。”

我在他对面坐下,身旁的奴婢为我斟酒。案上饮酒用的器具很大,如同宫廷盛汤的海碗。不过材质却很奇怪,我只知道器皿上镶嵌的是银色的金属边。

“够了。”我示意婢女不用倒满。

跋列笑道:“怎么,怕不胜酒力?”

“听说你们胡人都能喝的很,和胡王比酒力,那就是我不自量力了。”

他对婢女说:“为夫人倒满。这只是葡萄酒,不会喝醉的。”

我盯着嫣红的酒面,提醒自己保持清醒,不管醉不醉人,都少喝为妙。

“你在害怕?”

我抬起眼神,佯装愕然地望着跋列。

他端着奇怪的酒具,慢慢品酒,一边说:“在城楼下,本大王中了你一箭,当我抬起头看着你的时候,你一脸骄傲。我以为你是一个连眼神都不会输给别人的女子,为何现在不能从容应对?你很介意我和你单独约会吗?”

“约、约……约会?”正在喝酒的我差点儿因他生猛的话被酒水呛住,“胡王,你说什么?”

“那你以为我们是在干什么,谈判吗?”

我放下酒具,“我想你不会这么好心请一个射杀过你的敌人吃饭吧。你请我来,不是为了公事?”

“大晚上的谈公事实在有煞风景!本大王不妨跟你说说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比如我们胡人的习俗。”

好吧,他是胡氏的大王,他不是正常人。“愿闻其详。”

他笑着,只手解下自己的佩刀递给我观赏。

我接过来看,这是我见过的最华丽的佩刀之一,上面刻着繁复的花纹,入手极重,想必是上好的精钢铁打造的。

我一边欣赏,他一边介绍道:“在我们民族,佩刀是男子荣耀的象征。一般佩刀出鞘,是一定要见血的,但有种情况例外。就是女子可以拔开男子的刀,这将视为一种欣赏,而不是挑衅。”

“噢?”我抽开跋列的刀,只听清脆的一声响后,刀锋上闪过白晃晃的光芒,真是一把好刀。

他又是一笑,道:“不过,对男子来说,凡是第一个有胆量抽开他们佩刀来欣赏的女子,将会成为他们的妻子。月牙夫人,你说该怎么办才好?”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问道:“我是第几个……抽开你佩刀的人?”

“跋列有幸,你是第一个!”

“为什么不说清楚呢?”要是这样,我死也不会碰他的东西。我收刀入鞘,还给他道:“既然是荣耀的象征,下次还是不要随便给别人看了。”

“本大王也没想到你会一把抽出来。中原女子不是很忌讳刀光剑影吗?你看起来真的很不同!”

“我以为欣赏刀剑,主要是看刀刃。刚才失礼了,所以……还请胡王不要介意。”

他笑着点点头。我以为他不会介意,谁知他道:“有意思。”

我低眉握住酒具,掩饰尴尬。他拾起案上用来割肉的短马刀,“烤全羊是我们那里的特色,想必夫人还没有吃过正宗的烤全羊吧。”

“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吃过了。那时候,你们的部落还没有统一。其中一个部落为了生存,向上邪借粮,曾在宫廷为吾王烹制过烤全羊,答谢上邪的帮助。可是你,胡王陛下,似乎不感念上邪为你统一大业施以援手,反而恩将仇报。”

他不动声色,将切好的一碟烤全羊端到我面前,慢慢道:“本大王并不觉得那个部落‘施恩莫忘报’的行为有多高尚。因为从一开始,上邪和他就是利益上的朋友,你们君主希望以怀柔的方式安顿边疆。而他,正好需要你们的帮助。同样的,这也是我一统草原中与你们王建立的关系。所谓利益朋友,自然是有利益则存,无利益则亡。”

“胡王对两邦关系的见解果然深刻。但不知是谁先挑起争端,弄得两邦都坐立不安!上邪与胡氏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各自为政,不是吗?”

跋列狞笑了一下:“就因为你们是中原大国,就以为自己有着比我们任何人都高贵的血统吗?你们生在富饶的土域,根本无法体会胡氏民族为了生存四处游牧而无法富裕稳定的艰辛。你们自作多情的认为那是你们的领地,以驱逐‘蛮夷人’的借口将我们划归到很远的荒漠、草原,难道不失为一种自私?我们之所以与你们交恶,那是因为两个民族都在彼此仇视。”

他说得既铿锵又平静,我也因此体会到,民族-矛盾远比两国纷争更难解决和平复。这就是上邪与申原、楚厥,和与他们交战的不同吧。

“这场战争,不是为了为王。”跋列说道,“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战斗,是为了赢回民族的尊严。……我要带他们去王城,去中原,去过稳定的生活。”

“你说这些似乎理由充分,可惜,用战争来达到目的,实在太残酷了。你这样做,是要毁灭别人拥有的一切,来成就自己的幸福。即使是神,也不会保佑你狭隘的民族!这何尝不是你们的自私?”

他抢过奴婢托盘上的酒壶,为自己倒满一杯酒。

……本章完结,下一章“贰佰贰拾叁 十面埋伏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