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202章:贰佰伍拾肆 拜月2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202章贰佰伍拾肆 拜月2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点点头,鹰隼道:“用心就好……,用心就好。你下去吧。”

“是,儿臣告退。”

绝肖退了下去,鹰隼在心中低语:“肖儿,你可不要让你母后失望。她虽然有好几个孩子,但是她最疼的……就是你了。”

****

听说这几日,凌鹄宫的灯一直亮到很晚,朝里的事还真是不让人省心。这晚,我去看鹰隼,走到内殿,他正用刻刀雕刻着什么。

“原来王上不是在处理政务?”我出声,他抬起头,目光愣在空气里。良久才问:“不是叫你不用过来吗?”

“你身体有恙,我想过来看看。”

“为何不见通传?”

“是我叫他们不许出声的。我原本打算看一眼就走,但见你不是在处理政务,就想和你说会儿话。王,这么晚了,你在干什么呢?”

他伸手,想找个东西遮掩一下,可是望着手边,除了雕刻的工具以外,再无其他。于是撩开手,干脆让我看了。

“簪子?”他桌子上的这个东西,分明是一支发簪。我拿起来看,簪尾刻着兰花的图案,难道是他做的?

“王,你做这个干什么?”

“过几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想为你准备一件礼物。不想,现在就被你发现了。”

他要送我簪子,哪里找不到好的,却偏偏亲自来做。“小周子说你国事缠身,就是为这等事?”

“嗯……,嗯。”他点头,“就是为这等事。”

“鹰隼啊鹰隼,你还要瞒我。张昭已是我的心腹,难道我还不知道朝中出了事么……好吧,你怕我担心,我就不过问了。”我想着,对他说:“明知道自己身体还没好,怎么还做这些事?生日年年都过,没什么要紧的。”

“但和你在一起过的,就要珍惜了。”

“那也不许做到这么晚!”

“从命!”他淡淡一笑。

****

九月初一,我的生日。多年前的这天,我在婉月遇到了鹰隼,这一天,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宴会开始前,我用心打扮,鹰隼亲自将他做的簪子戴入我的发鬓。

“你知道这支簪叫什么吗?”他故弄玄虚的问。

“噢,它还有名字?”

“当然!”

“那叫什么?你告诉我啊!”

“它啊……就叫小傻瓜!”他促狭地看着我。

我笑道:“你这是在捉弄我!”

“没有。今天你最大,我哪里会欺负你呢!这支簪的名字叫‘拜月’,是恭贺你的意思。”

“谢谢。”

“嗯?”

“别指望我说第二次。”

他笑了,什么也瞒不过我。

这时,绝肖命人将礼物抬了进来,我看到的是一扇大的玉制屏风。

“母后,绝肖来给您请安了。今天是您的生日,儿臣在这里祝你身体健康,青春永驻。”他和左清卿行礼跪拜。

“都起来吧。”我和鹰隼走过去,欣赏着屏风。它的玉质通透,更绝的是上面的图案。展示的是一幕在家中设宴庆贺的场景。

图上的陈设有花瓶,取‘平安’之意,花瓶中的梅花开得正艳,喜鹊站在梅树上,是‘喜上眉梢’的意思。桌案旁的瓷缸里开满了荷花,寓意‘百年好合’。而桌子上有一篮仙桃,就是取‘长寿’之意。

然而这么美的浮雕图案仅仅只是背景,除了几个主人公之外,还有戏曲人物八位,根据不同的身份,他们或坐或立,神态各异。而屏风周边,则用‘花鸟虫鱼’做点缀,均有吉祥的寓意。我目光扫到屏风上的一列小字,念出来道:“上邪隼三十二年除夕夜,记之,共享天伦……肖儿果然懂母亲的心。”

“母亲喜欢就好了。”他倒是很谦卑,既不讨好,也不邀功,看来花了许多真情实意。

在这之前——

晋王府。

那几天,绝肖一有空闲,就会绘制未画完的屏风图案。聂深寒看到后很诧异:“没想到殿下的画功也是一流。你倒是有闲情雅致啊!”

“我母后的生辰快到了。”他淡淡说了一句。

“那也不必每一笔都画这么细致吧?”

“我如果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何况是为母后做的。”

聂深寒细细看着图案,想了一下:“果然用心良苦。……殿下为王后献礼的那天,无须过多解释,切记,说得越少越好。”

“这其中寓意丰富,当然要解释给母后听,她才能知晓了。”

“王后是聪明人,她一定会懂的。不刻意讨好,反而显得更加真诚。”

……

面对着白玉屏风,鹰隼也很满意,对绝肖说道:“细腻精致的手笔巧夺天工,寓意更为深厚。难得,连为父都要自惭形秽了。”

“父王谬赞。”

“走吧,礼乐开始了。”

我们一行人出了内殿,

这是鹰隼第一次因为我的生辰,在宫中设宴,宴请了朝中官员。我想他是有用意的,但那时想不到,他让我亲近朝臣,表明我的威信和分量,目的是希望即使他先亡故了,朝中人对我也会有几分尊敬,今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我随鹰隼来到主[xi]前,所有的人起身,然后行大礼跪拜:“王上万岁,王后娘娘千岁!”

“平身,赐酒。”鹰隼宣布宴会开始。

那一天我都很高兴,但是宴会半酣时,发生了一个大状况。

御史大夫张昭死了。

婢女见张昭的酒杯空了,为他添了一杯。他刚喝一口,就面部抽搐,吐血而死。满座皆惊!

我慢慢站起身,望着张昭倒下的躯体,直看得心慌!

宫廷,朝堂,还要斗争到何时?

———————————————————————————————————————————————————

后记:在很久之前,月牙就看破了宫廷的争斗,她逃离这里,为了自由,和真实的温情。但最终,她愿意回到这里,画地为牢,只因冥冥之中,情根深种,她放不下那个心里的男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贰佰伍拾伍 政变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