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210章:贰佰陆拾贰 河灯2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210章贰佰陆拾贰 河灯2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诸位卿家在此徘徊有何要事?就为了废掉王后?”他淡淡而言,众人匍匐在地,整个空气里只有我们两人在对视着,仿佛隔山望水。

“臣等想知道改立太子是否是王上的意思,没有偏听任何人的意见?”

“的确是本王一门心思,怎样?”

“臣等斗胆,恳请大王废掉王后!”

“这是为何?”鹰隼的语声肃穆了几分。

“一直以来,后宫都是王后一人独大,可见其手段蛮横。最近几年她更是插手朝政,不仅过问陵墓修建,商业的兴衰,兵器的改造,出征胡氏……凡此种种,都可见此人权欲不小。试问她贤德何在,能居上邪王后之位?”

“如此看来,她果真是一个不管德行,只求名利的妇人啊!”鹰隼慨叹一声,“可是废掉王后,你要本王孤家寡人的如何自处?本王身体不好,没有纳妃的那份闲情哪。”

“王上,您正当春秋鼎盛之年,先王在您这个时期,还有八个、十个美人频频封妃。王上既然将国事交给太子监管,理应有时间充实后宫了。”

鹰隼缓缓颔首:“听起来倒有几分道理。”他瞥了我一眼,对诸位大臣道,“那本王就体谅你的拳拳之心,本王今日当着诸臣的面,废掉这个王后!……诸臣可有听清本王的话?本王此旨一出,诸位不得再有异议!”

“从命!”诸臣叩拜。

他一笑,扬声说道:“即日起,本王废掉王后月牙,考虑到后宫空虚,本王打算另娶十位美人,择其中一位为后。第一位,本王要娶月牙儿,第二位,本王要娶月牙儿,第三位,本王要娶月牙儿,第四第五,第六第七,乃至第十!本王还是要娶月牙儿!……即刻起,册立月牙儿为王后,管辖后宫!本王有功于社稷,如今功成身退,本王下半辈子只做一件事,就是宠幸本王的王后!”

“王上您……”

“本王说过,不得再有异议!诸臣退下吧!”鹰隼声色俱厉,他们不得不道:“臣等告退。”

朝臣们从我视线里褪去,我望着鹰隼的眼睛,抿唇微笑着,不需要多说,他上前拉过我的手,“随我回宫吧。”

我点头,转身望了一眼,绝肖看着离去的大臣,眼中还有些愤怒,我说道:“肖儿,别忘了答应母后的事,不得追究。”随即,我随鹰隼步上轿子。

鹰隼握着我的手,微笑道:“那些个大臣,你这般为着他们,他们也不领情,倒果为因要废掉你!”

“王上,不知者不罪!”

他虚弱地吐着气,“要是本王不来,本王会少了你这位王后……”

我看着他虚弱的笑,心中无比感动。在这个深宫大院里,唯有他会始终如一真心的护着我,刚才的矛盾要是继续繁衍下去,难保绝肖不会妥协。鹰隼啊鹰隼,也只有你知道我当这个王后是为了什么,其实我只想做你的第一任妃,别的事都不管……可你太累了。

“王上,你最后说的那段话……”我靠在他肩上,“好肉麻!”

他轻声一笑:“是他们,竟要跟本王比无赖,不知道本王是无赖大王吗?”

我笑着,抬起头冲他眨眨眼睛。

****

东宫大殿中,绝肖还很犹豫。虽然坐到了太子的宝座上,但此时的心仍是虚的。鹰隼并没有把虎符交到他手里,而且与他再无兄弟感情可言的乐世,兴许有一天会发动叛乱。朝堂中人表面上拥立自己,事实上有不少人是见风使舵抑或者韬光养晦。

绝肖背着手,在大殿中慢慢踱步。他靠阴谋得来的江山,终是让他没有底气。

“昨日父王去见大哥,跟大哥说了什么?”

“就说小时候的事,还有以后的事。”

“都是什么事?我要你详细告诉本太子!”

“是,太子殿下。大王说,”小太监笑起来,“大王说他第一次教婉月王喝酒的时候,正巧王后来了,只好把酒水倒进花瓶里,第二天,那些花全谢了。王后拿出花儿一闻,哟呵,居然是醉死的!”他忍不住笑出声。

绝肖绷起脸:“废话少说!这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

“殿下刚才让我详细说的……”

“那你说吧!”

“后来啊,王上就不敢带婉月王在殿中喝酒了,他们干脆跑到后山去喝……没想到,咱们的大王和王子也跟平常人没啥两样,还会干这些失仪的事。”

绝肖耐心的听他讲了一堆无关紧要的事,问道:“关于以后的事,父王怎么说?”

“回殿下,大王叫婉月王好好过日子,生一窝孩子,还说他自己十分遗憾,人生最重要的十年都去打江山了。唉,这么想想,大王也真的挺可怜的。”

“你懂什么,父王的成绩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呢!还有,父王说这些话时,什么表情?”

“好像有些伤感,看得我鼻子酸酸的。”

“那婉月王呢?他怎么说?”

“婉月王倒是挺沉着的,不过那两只眼睛挺伤心的,他叫大王保重身体,说以后要带着孩子来看他。”

“还有没有说别的?”

“就这些了。”

绝肖揣度着:“他想回来,还要带着孩子回来……大哥这次被我拉下马必定是不甘心……”他停在窗前,望着外面朦胧的夜色。

“殿下,我想继续我们上次的提议。”张放走上前。

“如果是要杀他,就不必说了。”

“殿下!你已经做到这一步了,就不要心慈手软!让婉月王死在路途中,你只需回报王上,是他自己路染恶疾,一命呜呼,到时候死无对证,还有何后顾之忧?”

“你不必再说了。”

张放犹豫着,终是缄默了。

绝肖转过身,叹了口气道:“传令下去,在婉月王离开王城之前,不准任何人接近王上王后,以免再节外生枝。”

但愿他走了,就不要回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贰佰陆拾伍 河灯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