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46章:卷九 微妙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46章卷九 微妙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落言将冰泪石放入袖口。

我突然改口道:“算了,还是放回木匣子里吧。见着它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东西挺好看的。”

“是。”落言答应着走到梳妆案前,将木匣打开。

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将它放回木匣会是个错误,也不明白它后来为何到了鹰隼手中。只记得这天晚上我与鹰隼在窗前赏雪,为了暖胃还喝了点酒。我沉沉地睡去了,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鹰隼已经不在我的寝宫了。

我同平常一样坐在梳妆案前,打开木匣来挑选心怡的首饰,忍不住想看看冰泪石。可是我翻遍了木匣也没找到它。

身后的落言不明状况,她搁下梳子问道:“公主要找什么?”

“冰泪石,冰泪石怎么没看见了?”我心急的说道,十分不悦。

落言连忙上前来帮我寻找,可是她也将木匣翻了个遍,依旧没有找到。

我生气地抢过木匣,将里面所有的首饰都倒在桌上,开始一样样地找寻着,就是不见冰泪石。一种心爱之物莫名遗失的困惑与不安侵袭心头,让我不堪烦躁。

我愤怒地嗔道:“你到底有没有放回木匣里面?”以前的暴躁与骄横重又表现出来。

“落言是放回去了的,请公主相信落言!”她怯怯地跪下说道。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冰泪石不见了?”我气愤地一扬左手,将案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上。

落言低着头,不敢答话。

我站起身来,吩咐道:“你去把打理我起居的宫女都叫进来!”

我来不及思索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会有人没经过我的允许敢动我的东西吗?

落言匆匆忙忙起身退出房去,我走到窗前一手将窗户推开,心中的烦躁情绪让我都觉得热了,迎面来的寒风正好叫我定定心神,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外面的大雪就已经停了。

荷秀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步子拖沓得率先走入。她嘴角挂着笑意,问道:“公主,什么事情?”

我大步走上去怒斥道:“没看见我不高兴嘛,你还笑得出来,快跪下!……还有你们,都给我进来!”

荷秀不安地看了一眼旁边的落言,落言沉着脸,连个眼色也不敢递给她。荷秀心知不妙,立刻收敛起笑容走到我身前跪下。随即,所有的宫女都进来跪下。

我盛气凌人地说道:“我问你们,都给我老实交代,有没有谁动过我木匣里的东西?别都不说,要是叫我自己查出来,知道是谁动了我的东西,我就将她逐出宫去!”

宫女们都低着头,一声不吭。

我依旧不减愤怒:“怎么,不承认嘛?可是我明明在这间屋子里丢了东西,难道它会自己长腿跑了吗?”

宫女们还是低头不语。

“你们都是哑吧吗?还是聋子,没听见我说话么?”我重重地一拍桌案,她们吓得将头垂得更低了。

“奴婢没见人动过公主的木匣,除了早上落言给公主梳头,平日里都不许别人打开的。”荷秀低声说道。

“那你以为我的冰泪石丢哪里去了?”我向着荷秀问道。

“或许……公主您自个儿忘了放哪儿了,您让我们都给您四处找找吧。”

我走到窗前将窗户扯上:“那好,你们先起来,要是找不到,再给你们治罪!”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九 微妙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