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8章:卷二 献妃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8章卷二 献妃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眼光干净深邃,没有飒箭横的执着。那里面仿佛充斥着广袤的山河,大气而悠远。他身上显露出不凡的气魄。这等的气质,是我婉月国宫廷贵胄无法相比的。

他冲我笑笑,问道:“你是婉月国的公主吗?”

我吃惊他的问话,今天举国上下的人民都知道他们的公主在此处献舞,莫非他不是婉月国的人。

我莞尔一笑,“嗯,是的。”

身旁的荷秀毫不客气地道:“你是谁,敢这样来问公主的话。”

他淡笑着并不理会荷秀,继续问道:“你是婉月哪位公主?我想知道,我……不是你们国家的人,但是你的舞艺让我觉得漂亮。他们说你是公主,我不大相信。”

落言将我的衣袖轻拉了一下,示意我警惕。我却觉得此人很有意思,看他是从露台那边救人过来的,想必也没有恶意。“我是三公主月牙儿,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像做公主的?”

男子说道:“不是,您的气质和美丽更胜过婉月国公主的头衔,只是在我们国家,不会让公主在大庭广众下献舞。”

我好奇地问道:“那你们国家的公主是不是很少见到她的子民呢?是不是……很不自由?”

他笑着答道:“我想您在宫廷中有的自由她们同样享有,碰上大型的场合,她们也可以出席,见见我们的子民。只是我们的王室礼仪不会那么……肤浅。”

我没听出他语气中稍带的戏谑,只是落言有些不高兴了:“公主生日与民同乐,有什么不好?”

男子没有回答,嘴角上扬起一弯弧线,潇洒地转身走了。

我默默注视着他的背影,心中的疑惑从他朝着我走来到他转身离去,丝毫没有减少。但我已无心追问,因为我看到飒箭横从前方那丛人群中退身出来。

他四周寻觅了一下,看到我在这边,犹豫着要不要过来。

“公子!”荷秀帮我唤出。

他总算迈起步子朝我走来,脸上比起平日来更多了分阴沉,怕是因为今天的意外之祸吧。

我微笑着等待他向我说出祝福的话语,他却并不言语。只是从怀中摸出一块石头坠儿,伸手要递给我。

我接了过来,那是一块血红色的玉石,有着柔亮光泽,冰凉舒心。

“箭哥哥,这是你要送给我的吗?”我问道。

飒箭横答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冰泪石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冰泪石,多么感触人的石头。

我高兴地将它合在手中:“我喜欢它,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他摇了摇头道:“你喜欢就好。你也不用谢我,我不救你也会有人去救你的。”

我有些疑惑:“可是我高兴是你救的我啊!哦,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公主就会有人先搭救我?不是这样子的,露台要塌的那刻,大家慌乱得……根本顾不上什么,甚至……不会想到你是公主。”其实他话中指的是方才同我说话的那名男子。

落言见飒箭横还是副冰冷的样子,提示着问:“公子,刚才公主穿着羽衣在露台上跳舞,你觉得好看吗?”

我有些害羞想要责怪落言怎么当着我的面直接问出,但又按捺着等待他的回答。

飒箭横淡淡地说:“好看。”

“嗯……不过……你还是没见全我的舞蹈。”我心中依然有些遗憾,没能打动他的心。

荷秀帮忙说道:“公主跳舞可美了,公子你是不知道,曼妙得像仙子一样。”

飒箭横道:“我只见过她练箭的样子,很好看。”

“……”

我似乎闻到了祁连山上那半坡梅花的菲芳……

同飒箭横认识的时候,正是寒梅打朵的季节,祁连山上的梅林十分的漂亮潇洒,让我诧异,不似在人间。林中站立着两人,一位是仙风道骨的老者,一个是孤单骄傲的年轻人。

许久以来这是我第一次被吸引,以至于落言在我耳边低语了些什么都没听清。她好像在说吧,那位白发老人曾是让南国三军闻风丧胆的神箭手,甚至连南王也伤在他的箭下。

梅花的清香在风中周旋。

年轻人看了一眼箭囊,将四支雕翎箭夹在指缝里抽出来,搭在弓上连续射出。箭身伶俐地飞向立在百米远处的箭靶,分别射在左上、右上、左下、右下四个最边缘的位置。

老人捋须轻轻颔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哪……”

我以为那不算是难以办到的事情,因为男子的表情、动作相当轻松流畅,直到后来,我同箭叟师傅学习了两年,才明白,什么是“比登天还难”。

因为喜欢飒箭横,我才跟着箭叟学习箭术。不知道是爱屋及乌,还是箭叟的称赞更加激发我对学箭的兴趣。每次搭箭准备射向目标的时候,总能将全部的心思放在箭尖之上。而有的时候,我并不知道飒箭横正在默默地注视着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二 献妃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