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90章:卷十五 冲撞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90章卷十五 冲撞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没有刻意准备的环境显得自然又惬意。我按捺住心里的惊喜放下书卷,望向鹰隼,迟疑地起身。

他打量了下自己,问道:“我有很大变化吗?”

“没有,只是好久没见到您了。”我说道,向他见礼,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装束可能显得失礼于他。

鹰隼一点也不在意,瞅着我搁在桌上的书卷走去。

“在读什么?”

“一首词。”

“念给我听听。”他在我方才坐着的椅子上坐下,将书卷拿了起来:“是哪一篇呢?”

“我念给您听吧。”我边踱着步子边缓缓将那首感慨征战沧桑情怀的诗篇默背出来:

“今古山河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鹰隼沉默地一笑,似乎觉得我意有所指。他的情绪我捉摸不透。我走过来,生气地从他手中抢过书卷,摔在桌上。我厌倦去猜测他表情背后的深意,这段日子以来,我认为自己已经够迁就他了。

这会儿,鹰隼却很明显地笑了,“我正觉得你变得温婉了,看来不是。还是跟从前一样。只有你,总是有资本在我面前放肆。”

我依旧站在桌前,不吭一声。

鹰隼没有说话,给出了一个手势。

我赌着气向他走了过去。

他伶俐地将我身子一转,想要拦腰抱在膝上。我挣扎着不想随他的意愿,他却更加强硬地抱住我,直到我发上插着的琉璃玉钗跌落下来,清脆一响。随之我挽起的青丝缕缕泻下。我尴尬的停止挣扎,他将头凑到了我的发上。

“还生气吗?”他问道。

“哼!不了!”说着,我由他抱在膝上。

鹰隼用手指挽起我一缕秀发,然后一圈一圈往上绕去:“为什么总到最后才肯认输呢?”

“这不正是军将的风范吗?不到最后,不甘认输!”

“很好。”他赞叹的笑了,伸手刮了刮我的鼻尖。

“鹰隼,今晚在这里休息吗?”我很平常的问道。

“嗯,你是想赶我走么?”

我连忙说道:“不是!你……能不能以后常来看我,不要总到韩夫人那里去。”

鹰隼玩着我发梢的手指突然放下,他口吻淡淡的:“你知道吗,她……叫我经常来看你。”

我听出他话中的意味,是在比较我和韩莫离的为人,明显的,在鹰隼的心中,韩莫离的品德更胜一筹。

我刁蛮的性格又被刺激出来,不讲道理地说道:“哦,是不是她不叫你来看我,你根本就不会进清泉宫的大门呢?”

“无理取闹!”鹰隼冷冷的驳回,松开搂着我的手臂,我立刻站了起来。

“王上请回吧!”我披散着头发恭请道。

“你在说什么?”鹰隼蹙眉,严厉而温柔,似乎被我的态度给惹恼了。他也站起身来,只手将我搂到近前,扶住我的右肩。我面对着他站立着,两人的鼻翼碰在了一起,我发现我俩的呼吸都变得局促起来,或者是源于猛烈的心跳。

望着他晒人的眸光,我掩饰着内心的慌乱,讽刺地说道:“听说王上还要娶楚厥的公主呢,您的后宫倒是同您的江山一样,越来越宽广了!所以对于我,一个旧妃,没什么好稀罕的!”

“难道整座清泉宫都不够收买你的心吗?”鹰隼的眉宇盛着款款情意,略带寒心,我的肩膀被他的手捏得疼痛起来。而眼神开始游离,因为此刻的心虚。

接着,鹰隼语气坚定:“楚厥王若真的把公主送来了,我即刻下令处死她!”

我闻言一震,久久地凝视他,忽然潸然泪下。想到多年前婉月升平台坍塌的那天,那个意气的少年为了救人性命,完全不顾及自己高贵的身份,同侍从们一同扎入到拯救子民的废墟中。而今,为了向我保证,他押下了楚厥公主的性命。即使是由于他知道,这位公主不会远嫁到上邪来,但是他坚毅的决心已经足以叫我相信,他依旧是深爱我的男子。我后悔我的任性,并为此耻辱!

看到我哭了,鹰隼有些怔愣,蹙起的眉宇更加深了。我伸出手抚平他的眉心,“我身体流淌的是婉月的血液,在这里,我很孤独,不要放弃我,我所有的心思都在你身上!我很害怕……”

不等我说完,他用嘴封住我的话……

年末

又是白梅盛开的时节。

回廊上,我看到一群年小的宫女折了一枝白梅,雀跃地朝这边走来。她们看到我,立刻收敛住脸上的笑容,胆怯地行礼,清秀飘香的梅花被藏在了身后。我微微一笑,示意她们免礼。她们起身低头从我身边走过,之后又带上了笑容。

那白梅是从婠阙宫里折来的,我知道。在韩莫离住进婠阙宫以前,这个时候,我也会去折几枝白梅过来装点自己的房间。可是今日不同往日。

我不禁想念起怀王府中的那一树傲雪凝霜的白梅和清晨听到的那泓玲珑的清箫。这段时间,我总会想起那个和我只有两面之缘、保有简短谈话的楚厥三王子,楚然。也许是因为我俩都是处在上邪的异国人,所以我会自然而然的关注他的命运。

楚厥使臣的自杀同样是我心中一道忧郁的伤痕,听说之后,他还是没有被救活,大概是死于求生意志的丧失……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十五 冲撞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