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92章:卷十七 雪女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92章卷十七 雪女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刻,我不打算哭的,只是眼泪自己跑了出来,我想是被吓出来的吧。然后嘴角开始流血,脸上火辣辣的有了指节的痕迹。

“我说中您的本性了么?您是在假清高!”

“对你,我是怎样的,难道现在你还不明白吗?”

我感到被捏住的手腕更疼痛了,长剑脱手落地。

“对你,我是怎样的?鹰隼,你又明白吗?”我心里嘀咕着,嘴上说道:“我知道,一场政治婚姻而已嘛!裹着爱情鲜艳、高尚的外衣,说穿了还是政治婚姻!您没有理由会喜欢一个来自奢华小国的娇横公主,没有必要付出您宝贵的真正感情。我们不是一直配合得很好吗?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演绎伪善的爱情。所以您不必太认真,宠幸一个宫女对帝王来说是件极其平常的事情。就让臣妾自私点,希望这个宫女是我身边的人。”

“既然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么当初为了荷秀的事情怎么跟我赌气?”

“没想到王上还在为这事生气,只怪臣妾当时太不懂事了。”

“够了,别再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难道心底的喜欢可以伪装出来吗?那么此刻你眼中的悲痛又是什么?既然可以当作是表演,为什么这么认真、这么坦率,还楚楚可怜?”

“没有!我只是敷衍您的愤怒,毕竟和王者进行游戏需要勇气。我很堤防、小心谨慎的迎合您的喜怒,适时制造情趣。王上,您还满意吗?”

突然,鹰隼松开抓着我手腕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盯着我说道:“月牙,你变了!”

我的心沉重了一下、空白了一下。

“王上训斥完了吗?请您回房中歇息吧,不要辜负臣妾的一片心意!算我求您了!”我跪身下来。

“如果王妃请我来是为了听这样的《凤来仪》,”他说道:“我消受不起。”

我执拗地撇过头去,知道这局毫无疑问是以我的惨败告终。

鹰隼间或着愤怒、心痛地转身。然而就这一转身的距离,将我两人由咫尺拉向了天涯。

空洞的夜色中,我慢慢转过头,看着、听着他的脚步离我远去,泪水流了满脸。

“啊——”

凉风歇了一地。

鹰隼走了,我在心里大喊道,没有出声,为了在宫人面前仅存的庄重。

我回来时,卧房的门还是敞开的,宫女们不敢声张地清理着房间,那盏罪恶的香炉早被端了出去,换上了清新的琥珀香。

“我不想听到关于今晚事情的任何议论,不管是猜测还是疑问!若是让我知道有什么不好的言论传扬了出去,无论是你们谁说的,一并处死。”我冷冷的说道,走进房里。

“是,奴婢们什么都不知道!”

“嗯,都下去吧,把门关上。”

我疲惫地叹气,瘫软的坐在梳妆案前。铜镜中的自己颓废、坚毅,矛盾、挣扎的情意涂写得我面目全非。还有那鲜红的指印,是我永世的哀伤。

“我真的变了吗?”我问我自己。

“从什么时候起,我又远离了快乐,连以前单纯的欢yu都不见了?”

正当我感慨时,门被推开了。落言略带狼狈的站在门口,脸上是半干半湿的泪痕。

我知道她会来,这样的尴尬如何等到明日解除?

“进来吧。”我说道。

她几个大步便来到我的身前,没有见礼,直接问道:“不要告诉我,今晚的一切都是您一手安排的。”

难以见到落言如此决绝、坚毅的表情,向来她都是温柔的、亲善的。

我第一次感觉到彻骨的凄凉。

我回答道:“是我安排的。”

闻言,落言冷冷一笑,忽而压抑的泪水被激了出来,汹涌而出,她说道:“公主是要落言死吗?我自小就跟着您,甚至想过用此生来陪伴您。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要抹杀我心中对您的尊敬?”

望着她悲痛的表情,我微微怔住了。我没想到落言会这么激动,我以为鹰隼已经具备了令任何女子折服、爱慕的魅力,难道长久以来,落言没有对他产生过一点点情意吗?

她,毕竟不同于荷秀。

我欣慰,亦痛苦。

“落言,我对不住你。我以为你会愿意做王上的女人,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姐妹,可以永永远远都不分开。对不起,我没有征求你的意愿。”

“这大概就是我们做奴婢的命吧,一切都掌握在主人手里。可是……公主,您让落言以后怎么面对宫人们?怎样面对王上?”

“这都是我的错。宫人并不清楚今晚发生了什么,我已经下令不准他们问起,甚至不准他们揣测!王上……他知道是我自作主张,不会怪罪于你。”

“落言并不怕怪罪。落言是寒心!离家去国这么久了,我今天总算感受到孤独了,什么是绝望?落言也明白了。原本纯真的情意已被践踏。”

她的话让我害怕。

“请原谅我对你所造成的伤害,我恨透了自己。落言,你依旧是美好的,上邪没有一个宫女可以同你相比,你的气质、才学,让她们黯然失色。……忘掉今晚发生的事,好吗?”

我抓着她无力的双手,她的双臂却在下沉。

“公主,还请您以后多多保重,落言以后不能陪着您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十八 宫斗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