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95章:卷十八 宫斗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95章卷十八 宫斗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攻打婉月的王命经邪王反复思考后下达下来了,今年的夏天对于上邪来说是金灿灿的。

王子诞生,四境平定。

韩夫人的哥哥韩江也在此刻得胜还朝,一扫胡氏战奴。

鹰隼乐不可支。

然而潜在的不安也在这样的趋势下肆意蔓延。

晚上,怀王府。

忙完杂务的落言心思沉重,自今日青羽从宫中回来她就觉得有什么不对。

那时落言在厅中撞见青羽,他分明是乐呵呵的,还说自己的结拜大哥回来了,王上指派给他们新的任务。可等落言问起是什么任务时,青羽随即变得支吾起来,脸上的笑容很是尴尬,最后居然称有“三急”,速速跑了。

想来真叫人奇怪,青羽平日里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落言揣摩着此事并不单纯,可能与婉月有关。

她一定要找青羽问个实底。

打自己房间里出来,落言绕过假山,突然听到一粒石子的响动自假山中传来。

她正奇怪地靠近时,却听到里面有人说话。

“今晚亥时一到,军令会为我们打开东门放行,到时候只要叫三王子换上普通商贩的衣服跟着车队过去就行,出了城后会有人来接应。”

“事情稳妥吗?那个军令可不要反悔才好。”

是一个女人冷冷的声音。

“君座放心,我们给足了他珠宝,另外……他家人的性命还掌握在我们手中。”

“嗯,很好。到时候我将三王子由后门带出,你安排几个人过来接应,我怕事情有变。”

“是。那怀王府的人……要不要……”

“千万不可轻取妄动,你想给楚厥带来灾难吗?”

“属下愚钝!”

“……”

“啊,他们是要搭救楚厥质子!”落言心下明白,却看不清假山之中是谁人说话,她谨慎地往后退,想要悄悄离开,却不料对面有人唤了她一声——

“是落言吗?你在那里干什么呢?”

落言一惊,假山中二人更是一惊!

那是怀王府厨房的管事吴妈,她隐约识出落言的背影,边唤着边朝假山这边过来。

落言赶紧回过头去,想叫吴妈不要过来。

但还是晚了!

一道黑影迅速自假山中闪出,迎面结果了吴妈的性命。

一剑封喉!

好狠的男子!好快的身法!

落言大骇,此时熟悉的素衣身影出现在她身前。

是雪女!

“她会说话?她是奸细?”

落言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给自己亲切感的女子竟是这么可怕!她还是青羽喜欢的女子!

落言想要大叫出声,雪女立刻洞察了她的企图,用手将她的嘴巴死死的掩住,将她抵到假山旁靠着。

这一次,雪女没有戴面纱。

那道剑疤在月光下格外阴冷、邪恶。

“你听到了不该听的,所以你只能死。”

雪女说得极其平静,仿佛人的生命对她而言不过是件小小的事情。

语毕,尖刀已经插入了落言的腹中。

落言疼痛的眼神望着她,心一点点破碎。

这样,青羽还会喜欢你吗?还会吗?

雪女的心微微酸痛了一下,这些日子相处以来,落言和吴妈都对她不错,可是为了营救楚然的计划不至破坏,她必须杀了他们!

站在她身后的是整个楚厥国!

“君座,怎么处理她们?”黑衣男子问道。

“随我来,拖到仓库里去。只要过了今晚……”

怀王府东厢房

今夜的青羽同样坐立不安,心里觉得有愧落言。攻打婉月一事若是不说清楚,以后见面会时常害怕落言问起;可若说清楚了,落言会不憎恨他吗?

青羽想来想去拿不定主意,心里越加烦闷,仰面躺在床铺上,长叹一口气后说道:“女人真是麻烦!我干嘛要在乎她的感受啊?大丈夫做事不拘小节,这么犹犹豫豫的还能成大事么?哼,我现在就跟她讲清楚,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念叨着,青羽坐了起来,又说道:“我还是先跟雪女说说,让她帮我拿个主意。”

青羽来到落言和雪女的房外,看见里面的灯火,也弄不明是不是两人都在里边。徘徊间打定主意,待会儿把门推开,若是落言也在,就拉着雪女跑出来在外面说;若果只有落言,就跟她坦白;要是只有雪女一人,当然最好不过。

可当青羽上前将门推开一看,却惊讶的发现两人都不在房中,为什么呢?

“今晚好奇怪啊,这两人跑哪儿玩去了?”

青羽寻思着走出房间,一个小丁正匆匆忙忙跑来寻他。

“不好了!不好了!殿下,落言姑娘和吴妈被人杀死了!”

这声音寒冷刺骨,让人顿时忘却了夏日的躁热。

青羽还没缓过神来,惊惶的抓住小丁的胳膊,问道:“你说什么?”

他的话音打颤,小丁的身体在他手中瑟瑟发抖。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十八 宫斗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