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目录] > 第99章:陆 是机缘,还是孽缘

《红颜觞——邪王的第一任妃》

第99章陆 是机缘,还是孽缘

雪飒灵素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芳草萋萋,车辕声碾碎驿道的寂静,我揣着重新拥抱世界的心情离开了王城。希望从此以后,我的脚步,和灵魂,都不再有任何束缚。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邻座的殷姬似乎更有感叹,“月牙,你猜我有多久没回申原了?”

“有可能自从你嫁来上邪,就再也没回去过。”

“是的,整整二十七年了。”

我惊愕地转头看向她,刚才不过是无意的猜测。一个死了丈夫,在异地无依无靠的女子居然独自生活了二十七年,这数字的背后不知有多少无奈与孤独啊!

“为什么不早点回去?”

她嘴角抽搐了一下,“其实跟你很像。”

“对,的确跟我很像。都是政治联姻。”

“我指的不是这个。”她缓声道,“嫁给韶华君,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思。只是……远走他乡,也是为躲避一段辛酸旧事。”

我苦笑,似乎猜到了点滴,旧事也不过是旧情吧。事情可以过去,感情才叫人欲断难断。在殷姬心底,自然也埋藏了一段关于爱情的记忆。

只不过,她爱上的是一个和尚。

他们之间的故事注定纠结。

“我们相恋了。”殷姬的诉说恍若叹息,“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维持私下来往的关系。”

“后来呢?”

“后来,名声还是重要过了爱情,他选择了他的佛祖,继任了主持之位。伤心之下我远走他乡,不再见他,以此作为惩罚。”

“惩罚?”我不解的。

“对,让他永远忘不了我的美好,感激我的成全,活在悔恨与愧疚中。”

我怔愣,忽然发现逃避不是解决感情的方法,而是一种伤害。可是,那个人呢?失去之后真的会歉疚么?也许只是一段时间吧。

就在这时,车辇缓缓停住了。

“夫人,前边好像是宫廷的侍卫。”

听到车夫的禀报,殷姬撩开了车帘,沉吟了一下,转脸对我说:“是大王。你们似乎缘分未尽呀。”

“是孽缘。”我一腔惆怅。

“不过来看看他?”

我摇头:“不必了。”其实……是不敢。

那天在街上见到他消瘦了不少,不过还是英俊。可终究是道行不够,不能这么快就遗忘他。

“王是为了找你,才出宫的。他……似乎还很虚弱,刚刚还用袖子拭汗呢!”

殷姬在偷偷打量鹰隼的状况,又吩咐车夫把车驱近,“遇上了,我免不了给他打个招呼。你若不想被他发现,就不要出声哦。”

我比了个食指,点点头。

殷姬步下车去,我听见他们的对话。

“王上,此次一别便永不相见了。”

“嗯,替本王问候你们新任的君主。”语声威严,但是疲惫之色显露无疑。

“王上,你要找婉妃……找到何时?”话中的讥诮,只有我才听得出。

“找到找到为止。”

他话音落,我的心蓦然收紧。

“王何必固执呢,放手不失为一种幸福。”

鹰隼道:“那不是放手,而是放弃,意味着永远失去幸福。”

“臣妇以为,爱是一种自由。你爱一个人,说他是我的,你要占有他,那绝对不是爱,而是你想满足自己的欲-望。”

“谢谢你的提点。本王如今没有欲-望可言,而是在等待一次命运的施舍,让我再见到她,……我愿意让她来占有我。”

殷姬讪讪:“也许您真的不同于别的君主。”

他低叹了一声,“你走吧,回你的故乡去过一种简单的日子,去享受一下久别的家的温馨。不要再记挂上邪,它只会让你两难。”

“是,臣妇走了,祝王好运。”

殷姬平静地窜回马车里,拉住我的手,轻声说:“他其实是个好男人。”

“启程吧。”我唇边漾起一抹自嘲,滚动的车轮像是离别的曲调经久不息地演奏着。

我累了,王宫里的生活令我产生了难以忍受的疲乏。我终于等来了这个机会,难得的喘上一口气,是如何也不会将自己再送回那个牢笼里的。

“月牙……”

一种莫名的感觉促使鹰隼忽然掉转马身,向殷姬的车辇望去,良久,他喃喃道:“我真是糊涂了,她怎么会在她的马车里呢……”

于是,又转过马身,扬起了马鞭,零落的光影和树叶覆盖了我们的南辕北辙。

又是一天没有结果的搜寻。

鹰隼立马停在风中,思绪起伏。

“月牙,你好狠,你究竟藏在哪里?”

“是否……你遇到了什么危险?”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每过一天好像一年那么长……”

“二哥!”

他没有回头。青羽径自将马躯到鹰隼旁边。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说句实话,你现在一点也不像一国之君!”

“我现在只是她的丈夫。”

……本章完结,下一章“柒 线索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