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100章:100、相商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100章100、相商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而与此同时,公主的大殿中,有一个不速之客。

一个一袭劲装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殿下,看着公主。

“你的意思,只要这样,即墨无双就一定会答应么?”公主的语气中充满了怀疑。

“放心吧!肯定是你要的结果!”那人缓缓开口,声如洪钟。

“只要能让即墨无双到我身边,不管怎么做,我都不在乎。”公主有些心动了。

“很好,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让女皇发榜,昭告天下,即墨无双将成为崇文国的驸马,然后让人将榜文送至尚武国,后面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那人阴冷的说道。

“可是,母后,如果她不愿意呢……”公主似乎还是有些担心。

“你到底是有多想要即墨无双,如果你真的想得到他,那你就想办法一定让女皇发榜!”那人有些不耐烦了。

“我知道了!”说着公主的脸色却逐渐的沉了下来。为了得到即墨无双,她的确可以不择手段。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没有放弃一丝找到毒医鬼仙的机会,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他的踪迹。而同时那个刁蛮的公主总是设法为难他们,让他们在崇文国的行动处处受阻。

这日,二人决定分头去寻找。

沈从容走在街头,心中想起自己临行前太后奄奄一息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心烦意乱,而考虑到他们目前对于寻找毒医鬼仙又没有一点进展,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正走着,突然迎面走来一个女官,径直停在了沈从容面前。

沈从容抬头,只见这人玉面含笑,十分得体的向沈从容说道:“夫人,是否可以借一步说话。”

沈从容以为又是那个刁蛮公主的什么诡计,并没有理睬。

“夫人,我是女皇陛下身边的内侍官,女皇让我特意来见见夫人。”那女官依旧面带笑容的说道。

“哦。”沈从容满不在意的应了一声,然后说道:“那现在你已经见到了,可是回去交差了,也请你让开。”沈从容很不客气的说道。

来崇文国才几天,连女皇陛下都惊动了,她心中很清楚女皇找她有什么事情,她可一点都不好奇,也不想与她们纠缠,她如今满脑子都是如何尽快找到毒医鬼仙去医治太后的事情,没有心思陪她们玩,若换了她心情闲适,或许会去会会这个女皇,陪那个公主玩到底。

“夫人,我只是替女皇陛下转达几句话而已,夫人不会连这都不肯赏脸吧。”那女官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连女皇的面子都不给。

“既然只是几句话,你在这里说也是一样的。”沈从容说道,不过从这个女官的言行举止上,倒是可以看出这个崇文国的女皇,倒不是那种无礼的人,至少她不像那个公主的近卫一样狗仗人势。

“夫人,您是聪明人,想必也知道了女皇要我转达的话,而在这大姐上,恐怕有些不方便吧。”那女官依旧和颜悦色,只不过语气却不似先前那样恭敬,多了丝不悦。

女官不住的打量沈从容,一个异国的女子,居然不仅仅得罪公主,甚至连女皇也不放在眼中,这多少让她有些疑惑。

沈从容看着女官锲而不舍的精神,便只是说了句:“好吧,你最好长话短说,我可没有太多的功夫!”之后,便款款朝附近的一家茶楼走去。

坐定后,那女官先是点了茶楼中最好的茶水。接着便开始想沈从容讲这崇文国中关于茶的讲究。

“你最好还是直奔主题吧。”沈从容不悦的打断她,虽然这个女官身上的确能体现出崇文国彬彬有礼的一贯作风,但是因为那个公主的原因,她现在对这些皇室中人没有一点好感。

“那好吧,夫人也明白我们公主对摄政王的心意……”那女官顿了顿,就连她自己也觉得这是在不妥,但是依然接着说道:“如果夫人可以让出摄政王的话,女皇陛下会定不会亏待夫人。”

“哦?怎么个不会亏待法?”沈从容冷冷的问道,崇文国的女皇居然能任由这个公主胡闹,看得出来整个崇文国盛传的女皇宠溺公主的话倒是一点都不错。

那女官见沈从容开口询问,以为此事有商量,当下便说道:“只要夫人肯退让的话,金银财帛定是少不了,而女皇也会帮助夫人找到毒医鬼仙。”

沈从容冷哼一声,满是鄙夷的说道:“这就是你们女皇的办法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荒谬之极!是不是你们公主看上一个有妇之夫你们女皇就不顾一切的去拆散一对?”沈从容说着端起面前的茶盏,一饮而尽,然后站了起来,毫不客气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们的女皇,对于她开出的条件,我沈从容一点都不感兴趣,金银财帛我不缺,只要她能开出价多少钱卖出她的宝座,我沈从容都买得起!”撂下这些话,沈从容便往外走去。

“夫人留步!”那女官急忙跟了上来,心中却是大惊,眼前这个纤弱的女子,口气倒是大得很,竟然能说出要买下女皇之位这样的话,而在她的语气中,似乎一点都不把女皇放在眼中。

要知道,方才仅是她那些对女皇大不敬的话,就可以治她死罪了,可是她竟然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啊,这女官看着沈从容的眼神不禁复杂起来。

“怎么,还有什么话要说么?”沈从容停下了脚步,但是却没有转过身,语气中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夫人就真的不在乎两国这些年费尽心思才苦苦维持的和平关系么?”那女官的语气强硬了些。

沈从容缓缓转过了身,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可是那眼神似乎能洞穿人的心思,她微笑一下,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做出让步,你们崇文国便打算和尚武国兵戎相见了么?”语气中似乎还有一丝嘲讽的味道。

“我没有这么说。”女官只觉得沈从容的眼神开始变得凌厉,而且她身边的气压似乎开始急速下降。

“夫人,我只是转达女皇陛下的意思,不过你觉得尚武国会因为一桩并无损失的婚事而与崇文国刀剑相向么?”那女官不紧不慢的说道。

“威胁我么?”沈从容的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不耐烦,她生平最讨厌那些企图威胁她的人,然后不悦的说道:“你们的女皇要是真的有本事,那就尽管去踏平尚武国吧,等她踏平了尚武国,或许摄政王会考虑一下入赘,不过现在,我真的是没工夫和你瞎扯!”沈从容说着便快步往外走去。

那女官心中大惊,她是女皇身边的内侍,虽然物品五位,但是宫中也没人敢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当下快走了两部,伸出手挡在了沈从容面前。

“怎么,你还想拦住我不成?”沈从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那女官接触到沈从容的眼神,顿时心中一惊,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一个女人怎么会有如此肃杀,如此凌厉的眼神,顿时不由自主的抽出了挡在沈从容面前的胳膊。

看着沈从容从她面前悠悠的离开,这个女官只是站在原地,心中却依旧惊慌不已。想她在女皇身边多年,也识人无数,可是像沈从容这样的女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女人,能无形中给人一种压力,让人觉得压迫让人不敢与她作对。

女官就是这样在女皇面前形容沈从容的。

而沈从容的话,她也一字不露的向女皇转达了。

女皇倒很是惊讶,这个女子,似乎的确很是奇特,女皇倒很是吃惊,一个女子能说出这样的话,已是不凡,而她还具备如女官所形容的那种气质,便更是令人惊叹。

“恐怕我得亲自会会这个沈从容了。”女皇自言自语。

这时,内侍前来通报说是左丞相求见。

“陛下,招尚武国摄政王入赘这件事情,还望陛下从长计议!”左丞相倒是开门见山,毫不含糊。

“爱卿以为有何不妥?”女皇知道这般老顽固定然不会同意,但是为了女儿,她不惜和他们斗争到底。

左丞相恭敬的站在女皇面前,想女皇一一悉数摄政王入赘后对崇文国有百害而无一益。

女皇却不以为然。

“如果陛下非要这么做,我们一干重臣只有一个条件!”左丞相突然跪倒在女皇的面前,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只要陛下能答应这个条件,我们便不再就此事议论。”

“说来听听。”女皇问道。

“陛下若是执意要这么做,那请在事成之前,召回大皇子,并立大皇子为太子!”左丞相坚决的说,他的语气强硬,似乎这件事情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崇文国自古就有女皇当政的习俗,照女皇骄纵公主的这种情况看,女皇是很有可能将皇位传于公主的,若是公主嫁与尚武国叱咤风云的即墨无双,那不出几年,这崇文国的大好江山,恐怕就被即墨无双尽数归于尚武国名下。

闻言,女皇却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原来是立储君,这件事情你们不必担心,朕本来就是打算传位于大皇子的。”

女皇悠悠的说道,她也的确是这么想的,她如今之所以娇惯公主,只是因为想弥补对失散多年的女儿的疼爱,但是她却依然明白,这崇文国的天下,必须得交到一个有计谋,有胆识的人手中,而这个人,肯定不会是她疼爱的女儿,跋扈的公主。

闻言,左丞相才觉得有些安心,但是想到大皇子不在朝中,还是不放心的问道:“既然陛下吩咐大皇子外出寻找公主,现在既然公主已经回来了,陛下是否也可以召大皇子回朝了。”

女皇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件事情你们不必担心,朕自有安排。”

同一时刻,在崇文国国都的一处山林。

大队人马将两个人紧紧包围在一处小山丘上。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看着将他们紧紧包围的这些人,不仅仅是公主的近卫队,而领头的那个人,沈从容倒是非常熟悉。

那人身材高大,一身夜行黑衣,脸上虽然蒙着布看不见他的脸,但是沈从容确定,这个人就是经常出入于靖远侯府的那个黑衣人,想不到这个人竟然和崇文国有关系。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是被人引到这个地方来的。

有人假扮毒医鬼仙,引他们至此,待发现那个人是假的毒医鬼仙之后,他们已经被团团包围了。

看着数百人手持利刃,而且还有众多的弓箭手搭箭拉弓直指着他们,沈从容只是和即墨无双对视一眼,眼中并没有一丝的恐惧。

恐怕今日这里将会血流成河,而他们要做的,只是大开杀戒。

“你不准备活动一下筋骨了么?”即墨无双看着沈从容,眼中充满了笑意。

“对付这些虾兵蟹将,还不至于。”沈从容轻快的说道:“对了,一会儿你可以躲在我身后,我保护你!”说着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一点没有如临大敌的样子。

而即墨无双看见她天真调皮的样子,则突然恨不得强吻她那香甜的唇。

“弓箭手准备!”那个黑衣人厉声命令道。

弓箭手顿时都举起了手中的弓箭,只等一声令下,便将围困的二人射成蜂窝。

“等一下!”公主突然开口。

那黑衣人疑惑的看着马车中的公主,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那黑衣人有些烦躁。

公主却不在乎的看了看他,说道:“我要即墨无双心甘情愿的娶我,而现在,我有话要对他说!”说着让身边的侍卫去传话。

看到了那黑衣人看着她的眼神极为不悦,公主不禁暗想,曾经听命于他是因为自己一无所有,而现在,她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了,她已经不想再听命于这个人。

“摄政王,我家主子并不想与你兵戎相见。”那个侍卫倒是学乖了,他知道他的跋扈在眼前这两个人面前一点用都没有。

即墨无双冷笑一声,说道:“那你家公主带这么多兵士来是杂耍演戏给我们看么?”语气中满是讥讽的味道。

“让王爷见笑了……不过我家主子有话要对王爷说。还望王爷移步。”那人说着做出个请的姿势。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能在这里说?”即墨无双懒洋洋的问道。

“这……公主说了是秘密,所以小人也不得而知,王爷若是真想知道,还望请移步到公主玉辇前……”

“本王不感兴趣!”冰冷的打断了那侍卫的话。

“王爷,与太后所中之毒有关的消息你也不感兴趣么?”那侍卫问道。

闻言,即墨无双有些动容。

“你就赏脸去看看吧。”沈从容在即墨无双的身侧说道,听到与太后有关,他们都很关心。

公主的玉辇外,即墨无双冷冰冰的看着远处,然后说道:“有什么你尽管说吧,不过要我入赘之事,你还是不要在做梦了!”坚决的语气。

马车内的人透过车窗看着站在外面挺拔的英姿,心中忍不住一阵颤栗。

“无双哥哥,难道你一点都不记挂我么?”公主的语气似乎有些幽怨:“从小到大,我对你一往情深,可是你却从来都没有注意过我……”

闻言,即墨无双心中有些疑惑,莫非这个公主是他认识的人?

“无双哥哥,我是真的喜欢你……”公主的语气越来越真挚恳切:“我知道,过去我身份卑微,配不上你,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贵为崇文国的公主,比起那个靖远侯的嫡女,不知道要高贵多少倍……”

“住口!”即墨无双冷冷的喝道:“不管你的身份有多高贵,可是在我看来,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能与我心爱的女人相提并论!”

“无双哥哥!,你喜欢姐姐的什么,她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她不能给你的,我一样可以给你!”说着,公主慢慢的揭开了马车车窗的帘子。

即墨无双看了一眼,却不禁鼻尖冷嗤一声。

原来这个所谓的崇文国的公主,竟然是靖远侯府的二小姐沈云苓。若不是因为沈从容,他可能永远都不会记得有这么个人,而正是在关注沈从容的时候,才知道她有这么个妹妹。

“无双哥哥,我对你的一片真心,难道你就一点都感觉不到么?”沈云苓的脸上写满了得意,她想即墨无双一定会为她的身份大吃一惊。

可是当她看到即墨无双的脸上一片平静,没有一点吃惊,而且还是一脸鄙视的样子时,心中的怒火不禁开始熊熊燃烧。

“你叫沈什么来着?”即墨无双一脸厌恶的说:“你别再痴心妄想了,你这副嘴脸,只会让我觉得很恶心!”

“你就不怕得罪了我,你们两个谁也别想离开崇文国么!”沈云苓彻底的恼怒,感觉到了自己真挚的表白在即墨无双眼中却像个跳梁小丑,她不禁冷言威胁。

“哼,凭你,想留住我们?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即墨无双说着朝沈从容的方向走去。

“站住!”身边的两个侍卫看到公主的示意,拔刀去拦。

黑衣人见状,也即刻下令向沈从容放箭。

即墨无双只是轻轻几下,便解决了想拦他的人,他虽然知道沈从容武功不弱,那些人并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心中依然很担心,想马上回到沈从容身边。

沈从容轻易的避开了向她射来的箭,同时徒手抓住了几支箭狠狠的掷了回去,瞬时有几个人受了伤。

眼看手下的士兵并不能制服这二人,那黑衣人一拍马鞍,一跃而起,直朝即墨无双飞奔过去。

即墨无双只觉得背后有一道凌厉的掌风袭来,他不闪不避,只是转身以双掌相迎。

四掌相接,即墨无双顿时感到一股绵绵不断的内力,而他也同时释放自己的内力,顿时周身被一股紫色的气息所包围。

那黑衣人感觉到了即墨无双的内力修为在自己之上,当下一边小心的应对,一边指挥自己的人马不断的向沈从容和即墨无双进攻。

这时,又一支铁骑杀了进来。

带领这支铁骑的,正是左丞相。

只不过他的队伍倒是将沈从容和即墨无双与公主的那队人马隔离开了。

“公主,陛下有令,不得鲁莽行事。”这左丞相倒是以黎民百姓为重,生怕这摄政王在此遭遇什么意外。那时候,两国之间的战争就真的无法避免了。

“哼。”沈云苓不悦的冷哼一声,却知道今日这一招,又是毫无效果。

“母后有什么吩咐?”沈云苓趾高气昂的问道。

“回公主话,陛下要召见二位贵客。”左丞相说着往沈从容和即墨无双面前走去。

经过那黑衣人的时候,却不禁停下脚步,仔细的将黑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疑惑的问道:“这位是……”

那黑衣人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两三部跨上了马,然后调转马头飞快的离开了。

“左丞相莫惊讶,那只是我的一个暗卫而已,他不喜欢与人接触。”沈云苓忙解释道。

左丞相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却极为疑惑。

“摄政王,王妃,女皇陛下有请二位。”左丞相走到即墨无双和沈从容面前,恭敬的说道。

宫殿外,即墨无双安心的喝着茶,但是有些担心大殿中的沈从容。

女皇陛下召见他们二人,但是到了殿前,女皇又说要一个一个的见,即墨无双本想带沈从容离开,但是沈从容却说项会会这个女皇。

大殿内,沈从容打量着那坐在御书案后的女人,高贵典雅,雍容华贵,那女人也正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着她。

女皇崇于清雅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倒是有些出乎意料,这与她想象中的沈从容,似乎不太一样,自她的内侍传话回来后,她以为沈从容一定会是一个看上去十分英朗的女子。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娇小纤弱,玲珑无暇,那些话,真的是出自这样一个女人之口么?

在沈从容的脸上,她看不到想象中的飞扬跋扈,可是脸上那份淡定与无所畏惧的从容却不是装出来的,这样的女子,果然不多见。

崇于清雅心中想着,可是同时她却有另外一种奇怪的感觉,她觉得与眼前这个女人,似曾相识,有一种很奇特的熟悉感,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她又十分肯定,她从来没有见过。

不过,她并没有忘记她召见沈从容的目的。

“我听说,你为了摄政王不惜两国大动干戈?”女皇开口。

沈从容只是淡淡一笑,优雅的说道:“不惜大动干戈的是陛下,素闻崇文国崇尚礼仪,可是没想到竟然会逼迫夫妻离散,甚至不惜动武。”沈从容语气很不客气。

崇于清雅心中有些吃惊,从来没有人敢和她这样说话,一个异国的女子,现在身处她崇文国,而面对女皇竟然敢提出质疑,看来那之前前去传话的女官所说的并没有错,沈从容这个女子,果然非同一般。

“哼,就算是动武,你就那么确信尚武国会赢么?”公主在一边不悦的说道。她坚信,若是两国交战,她一定不会输,因为她掌握了一个尚武国的秘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沈从容只是淡淡的说:“别说你赢不了战争,就是赢得了战争,你就确定你赢得了人么?”语气中时极度的自信,自信即墨无双不会离开她。

“你……”沈云苓还欲再说,却被女皇打断。

“我儿,你先下去吧,有些话,我想单独和摄政王妃谈谈。”她自己也很奇怪,虽然沈从容的语气中对崇文国很是不敬,可是她似乎没有一点想要责备沈从容的意思。

何况,先前所说的交战她只是说说而已,贵为一国之君,她怎么可能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与尚武国开战。她看出来了沈云苓和沈从容的针锋相对,她可不想让沈云苓真的把事情发展到要开战那一步。

沈云苓虽然很不情愿,可还是含恨退下了,她只是不明白,当初作为庶女的她无法比的过沈从容这可以理解,可是如今她已经贵为一国之公主了,为什么她觉得沈从容似乎还是比她耀眼呢……

“你要怎样才肯退出?”看着沈云苓退下后,崇于清雅开口问道。

沈从容冷笑一声,说道:“你又想许我金山银山,然后要我退出么?”她看着这个这个女皇,年约四旬,有着绝美的容貌,加上脂粉的修饰,显得精致而不俗,只是从她脸上的一丝无奈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母亲,的确是想为女儿不惜一切。

“算我求你了好么?我只有这一个女儿,我真的不想看到她伤心。”女皇的语气突然之间很是无奈,还夹杂着几分凄凉。

“陛下,如果公主嫁给了一个并不喜欢她的人,日后将会是更多的伤心,这难道是陛下想看到的么?”沈从容反问道。一国之君能说出求她的话,她知道实在是不易。

“日后的事情由着日后再说吧……”女王说着叹了一口气。

“这样吧,这件事情并不是你我说了算的。”沈从容说道:“只要摄政王愿意,我定然再无二话!”

女皇看着沈从容脸上的自信,心中有些吃惊,这个女人对于即墨无双就是那么的放心,那么的自信么?要知道,她也许会许给即墨无双这崇文国的天下,可是为什么她的表情似乎一点都不怕即墨无双动摇。

“这个问题根本没有讨论的余地。”一个富有磁性而雄厚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这个世界上,我是绝对不会再娶第二个女人的。”即墨无双坚定的声音。

女皇抬眼看着即墨无双坚定的表情,心中却有些欣赏这对璧人的决心,可是想到如此一来,女儿定要伤心,又有些于心不忍,当下说道:“摄政王决心可嘉,可是如果我女儿的嫁妆是这天下,你还胡这么轻易的解决么?”

即墨无双朗声笑道:“我即墨无双若是爱天下,我自然会去靠我自己取得天下,绝对不会是什么嫁妆,不是自己争取得来的,我通常都不稀罕!”说着转身看着沈从容。那语气,带着几分霸道,还有对女皇的话的不屑。

崇于清雅愕然了,这一对璧人,真似天造地设的一对,这脾气这性格,低调中带几分轻狂,让人琢磨不透,拿捏不住。

说完,即墨无双便一手揽上沈从容个的腰往外走去。

而躲在外面的沈云苓,把即墨无双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心中却在不停的咒骂他们二人。

“即墨无双,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都是你逼我的!”沈云苓自言自语着,同时已经悄悄的溜进了女皇的书房。

现在,她只能按照那个黑衣人的指示做了。

想着,她已经模仿女皇的笔迹起草了一份诏书,这份诏书若是到了尚武国,即墨无双就真的是有口难辩了,如此一来,尚武国便再无他的立身之地。

而到了那个时候,即墨无双一定会来求她的,沈云苓满心欢喜的拿起了女皇的凤印,然后在诏书上狠狠的盖上了凤印。

-------------很快完结鸟~~~还有几章~~进入倒计时-----------

……本章完结,下一章“101、争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