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101章:101、争执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101章101、争执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尚武国。

皇宫内,金銮殿上。

镇远大将军当众宣读了崇文国女皇陛下的诏书。

看来,即墨无双即将成为崇文国的乘龙快婿,似乎已经是一件肯定的事情了,至少得到了崇文国女皇的肯定。

朝堂上下一片唏嘘,群臣纷纷议论,若是摄政王真的成了那崇文国的驸马,那岂不是说将尚武国朝廷上的所有事情都带到了崇文国?何况,还有摄政王的那些封地,又该如何处置。

“皇上,依老臣看来,要尽快取消摄政王的那些封地及手中兵权。”

“皇上,您之前还在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而现在崇文国女皇的亲笔诏书都说了,恐怕此时已经是板上钉钉,还望皇上赶快做出决定。”

一时间众说纷纭,大伙各执一词。

即墨无情反复把那诏书看了好几遍,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不像是伪造的。上面有崇文国的女皇的凤印,这是决计错不了的。

可是他依然不相信即墨无双会不在乎沈从容而去娶什么崇文国的公主。

只是他派出去的暗卫一直没有消息,不知道崇文国那边到底发生了深情,而眼下朝中这些大臣又如一盘散沙。

闵亲王和镇远大将军的人主张撤销摄政王手中所有的权利,那相当于空有一个王爷的头衔而实际上被架空。

而摄政王的亲信一开始还据理力争,可是现在看到崇文国女皇的诏书,都默不作声了,心中各自有了自己的盘算。

虽然即墨无情也曾很想收回摄政王手中那些大权,但是忌于闵亲王,相比之下自己的这个亲哥哥更让他信任些。所以这些年来,表情上皇上不理朝政,将所有的事务和大权交给了摄政王和闵亲王,但是实际上,这是皇上在利用他们相互牵制。

而现在,摄政王在崇文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朝廷上已经出现了向闵亲王一边倒的情况。

而这个时候,最为得意的应该是远在崇文国的沈云苓,想到轻易的就伪造了一份女皇的诏书,而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着实很是得意。

但是她最为眷恋的,还是在女皇的书房中拿起凤印在那诏书上盖上凤印的时候。原来,那真有一种君临天下,手中掌握生杀大权的感觉。

沈云苓深深的爱上了这种感觉,现在的她,脑中想的已经不仅仅是如何留住即墨无双和怎样能羞辱沈从容,在她的期望中,又多了一个,那就是女皇的那张宝座。

每每在朝堂上,她看到女皇那君临天下的风姿,都会幻想自己也能有那么一天。

本以为她是女皇唯一的女儿,一定会得到那皇位。谁知道,在别人的口中,她逐渐才知道,女皇还有一个儿子,只不过皇子当初外出寻找他的姐姐现在还一直没有回来。

虽然女皇没有明确的说过会让皇子继位,但是从她与大臣的对话中,沈云苓还是可以感觉的到。大臣们都很拥戴那个她从未见过面的皇子,而女皇似乎也有意让皇子继位。

沈云苓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派出了若干人去寻找皇子,并且伺机杀了他。

同时,沈云苓还有一个要对付的人便是那一直在背后操纵她,同时也把她扶上了如今这个位子的黑衣人。

她已经深深的贪恋上了做公主的感觉,可是如果不把那个黑衣人除掉,自己的假公主身份始终是个把柄,始终得被他操纵。

而现在,她已经不甘继续被那个黑衣人控制,她要摆脱他,并且除掉他,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的去暗中抢夺皇位。

而沈从容和即墨无双则一直没有放松寻找毒医鬼仙,虽然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被那个刁蛮的公主派人暗中监视,同时被困在了崇文国国都而无法离开。

但是他们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反正在他们没有找到毒医鬼仙之前,他们也没打算要离开。

而即墨无双很肯定,自己若是长时间没有一点消息,长卿一定会想办法来找他,那时候,只要能与外界联系,便有办法脱身。

沈从容也是一样的想法,公子欢喜和絮飘飘绝对不会对她不闻不问,只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等他们想离开的时候,自然有很多的方法可以离开。

只是沈从容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对他们最担心的,却是那尚武国的一国之君。

他派出的暗卫带来了消息,说即墨无双和沈从容已经被崇文国的公主困在了崇文国,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向冷静淡然的即墨无情一下子暴跳如雷。

不得不说,虽然他心底很希望即墨无双和崇文国的公主成亲,那样他对沈从容才能有机会,可是得知二人竟然是被那个公主困住的时候,他彻底的愤怒了。

“皇上,你打算怎么办?”独孤寒看到即墨无情的反常,知道这一次,他不会在像原来那样,余生什么事情都不采取措施,只是听之任之了。

“独孤,朕被那毒药侵袭,有多久了?”即墨无情没有回答独孤寒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个听来毫无关系的问题。

独孤寒有些奇怪皇上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是他还是如实回到:“有三四年了吧。”他清楚的记得,皇上才继位不久,便被人在饮食中下了慢性毒药。而他和皇上居然是早一年后才发现的。

“整整三年零六个月。”即墨无情冷冷的说:“朕继位四年,却被那毒药困扰了思念,虽然现在这毒已经被解,但是却依然得装病,装出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朕为了什么!”即墨无情的话听来有些激愤。

皇上为了什么,身为他的贴身侍卫的独孤寒自然很是清楚,四个月前,皇上体内的毒才被沈从容彻底的清理干净,而皇上却依然每天按部就班的喝着那为他特意准备的补药,虽然独孤寒总是暗中已经换了那汤药,可是皇上却对外佯装不知的一直在服用那补药。

可是面对皇上的问题,独孤寒正要开口,即墨无双却先自问自答:“朕一直忍辱负重,为的就是有一天一鸣惊人,一飞冲天。而现在,就是这个时候,朕不会再向那些觊觎皇权的人妥协了。”

即墨无情说着的一掌拍到他面前的桌案上。即墨无情的脸色白里透红,额头上的青筋因为愤怒还在隐隐约约的跳动着。

他的眼神中,闪现着从前从来没有过的神色,那是一种不敢妥协,不甘被控制,而即将冲破束缚,打破这一切的极大的野心。

独孤寒从这个少年天子的眼中看到了他的威严,心中也不觉得开始振奋,他之所以一直坚守在这个毫无作为的皇帝身边,就是因为看到了他身上那种隐忍的气息。

而现在,这个少年皇帝终于被激怒,终于要打算大展身手了。

即墨无情虽然心中有些激动,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失去理智。

他知道,与那些眼红他的地位的人争斗,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绝对不会是一时一刻就可以搞定的事情,这需要一个精密的计划。

“皇上,你相信太后中毒回事摄政王所为么?”独孤寒问道。进来关于这个传闻在宫中传的越来越凶。说摄政王企图毒杀太后,然后谋取皇位。

即墨无情冷笑一声,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认为,摄政王完全没有必要啊。”独孤寒心想,即墨无双和即墨无情都是太后的亲生儿子,不管哪个继位,她都是太后,何况,摄政王若是真的想篡位,根本不用这么麻烦,以他一贯的风格,他不会绕这么远,他会直截了当的去做,就像当日,他为了沈从容直接带人包围金銮殿。

闻言,即墨无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果然是人言可畏,这个传言根本就不可信,可是那些文武百官却利用这个谣言让他撤回摄政王的兵权。

“皇上,那么环太妃那里……”独孤寒看着即墨无情的眼神,那眼神让人难以捉摸的镇定。

独孤寒越来越佩服他的这个主子了,即墨无情从继位到现在,从轻狂到沉默,从天真到城府,如今的他,已经根本不是譬如镇远大将军那些人所以为的容易控制的小皇帝了。

即墨无情早就知道,那个一开始就在他的补药中下毒的人,就是环太妃,只是环太妃不但有他那个位高权重的表哥镇远大将军,还有他的儿子闵亲王即墨无忧,他知道自己一时搬不倒,所以便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忍辱负重。

可是他没有想到,他到忍让的这个地步了,环太妃居然连太后都不放过,环太妃既然已经向太后下手了,就说明她的行动已经开始了。

这一次,他不会再忍让,他会让环太妃,镇远大将军,这些人重新认识他。

而即墨无情正在和独孤寒商量计策的时候,却忽然听见守在书房外面的太监传来的声音:“香妃娘娘吉祥!”

声音才落,付尚香便已经闯了进来,看她的脸色,似乎很不好。

即墨无情皱了皱眉头,沉住了气没有说话。

“皇上,齐妃真是太不像话了,你怎么也该管管了吧。”付尚香话还没说完,身后便传来了蓝齐儿的声音:“付尚香,我说了多少遍了,那事不是我做的,你不但不信,居然还敢跑来向皇上告状!你……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蓝齐儿一脸委屈的样子,想到自己被孙尚香误会,而恶人反倒先来告状。

蓝齐儿在草原上的时候,那便是众星捧月的宝贝,何况草原上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现在到了皇宫,处处受到很多限制,过去唯一关心她疼她的就是姑妈太后,可是现在太后中毒奄奄一息,她连个想去说话的人都没有,本来就一肚子的委屈,现在更是无处诉说,还无端被人冤枉。

“你还敢说不是你么?哼,让皇上评评理,我就不相信你能一直不承认!”付尚香双手叉着腰,她这个一心要当皇后的主可不是好惹的。

而这时,沈花语和南宫巧兮也闻讯纷纷赶来,想要制止二人在皇上面前闹。

“到底什么事情?”即墨无情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不悦,十分冰冷。

“皇上,齐妃明知道臣妾最喜欢兰花,而臣妾好不容易托人从飞天国带来了一盆极品兰花,上一次被齐妃不小心弄折了枝叶,臣妾虽然和齐妃争执了几句,可是心里也并没有怨恨过她。”付尚香说的越来越气愤:“可是今天一大早,臣妾去我的花圃一看,里面所有的花都被狗踩死了,包括臣妾最爱的那盆兰花。”

付尚香说着又上前几步,然后说道:“众所周知,这宫中只有齐妃养着两只小狗,臣妾去找齐妃理论,本想让她管好她的宠物,谁知道齐妃矢口否认,说她的狗没有离开过她。哼,做了错事还不敢承认,皇上,你说怎么办。”

付尚香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皇上不悦的表情。

“付尚香,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蓝齐儿也不是不敢承认的人,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蓝齐儿对于付尚香这样的诬赖十分生气。

“不就是一盆兰花嘛,哼,我陪你!”蓝齐儿愤怒的说道。

“哎呦,你说的倒是轻巧。”付尚香一手指着蓝齐儿说道:“我那盆兰花可是从飞天国运来的,你赔的起嘛你!”

“姐姐,你们一人少说一句吧。”南宫巧兮忙上前去拉住了付尚香,一边安慰道:“这些事情我们好好商量便是了,何必来打扰皇上呢……”她注意到了即墨无情脸上不耐烦的表情。

“就是啊,齐妃,你也别太生气了。”沈花语上前去拉着蓝齐儿,一边不怀好意的说道:“你就向香妃娘娘道个歉,想妃娘娘也不是小气之人嘛。”

沈花语可不甘心她精心设计的好戏就这么收场,最好这两个女人能在皇上面前大吵起来。让皇上彻底的讨厌她们。

沈花语只是想算计付尚香而已,因为她们这几个妃子当中,唯有沈花语的背景最不值得一提,所以付尚香常以这个欺负她,奚落她。

而因此牵扯到蓝齐儿,完全是因为没有更合适的人了,蓝齐儿天真率直,可是脾气却很火爆,这个草原上的小郡主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倒不是没有想到南宫巧兮,可是南宫巧兮那静若秋水的脾气,做什么都情愿自己受点委屈也要息事宁人,所以她最终放过了南宫巧兮。

要知道,付尚香为这么一点小事来皇上面前告状,也全都是因为沈花语在付尚香面前煽风点火造成的。

她们四个妃子,虽然皇上谁也没有临幸过,可是平日里,皇上和蓝齐儿最为亲近,但那也完全是像哥哥对妹妹的关心。

饶是如此,沈花语依然很嫉妒,她的计划就是先逐个分裂她们这几个人,让皇上慢慢的讨厌她们,疏远她们,这样,她才会有机会博得皇上的好感。

而今天这一出,只是个开始。

果然,蓝齐儿听到沈花语的话,一下子不高兴了,气愤的说道:“明明就没有的事情,为什么要我给她道歉,难道她是妃子我就不是么!”那语气,一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

“够了!”即墨无情一脸不耐烦的喝道。他心中已经很是烦躁了,可是这几个女人都不让他省心。这又让他想起了沈从容,她似乎和即墨无双在一起的时候,虽然很会讨得摄政王的欢欣,让大哥处处维护她,那是因为她也很会给大哥面子。

可是这个他牵肠挂肚的女人,他的大嫂,现在和他的大哥被一起困在了崇文国,他还没有想到好的对策,这几个女人却不安稳。

他知道,她们这样把一点小事都会闹大的原因是想在他面前争风吃醋,他偏袒着谁,谁就会愈加的放肆。

“都给我滚出去!”即墨无情冰冷的眼神从几个人身上扫过。

闻言,付尚香和蓝齐儿都愣了一下。

“皇上,可是……”付尚香不满,还要再说。

“朕说了,滚出去!”即墨无情冷冷的打断她的话。

“姐姐,我们先出去吧,皇上还有事要忙呢。”南宫巧兮见状忙上前拉着付尚香的手往外走去。

付尚香见皇上的表情时那么的不耐烦和恼怒,心知皇上是定不会为她做主了,于是只得气恼的离开。可是她还有一肚子的气,又没出发泄,于是狠狠的甩开了南宫巧兮的手,然后快步朝外走去。

蓝齐儿见状,也知道她这个一向好脾气的皇帝哥哥,现在的夫君心情不好,也只是撇了撇嘴走了出去。

虽然没有想象中的效果,但是沈花语依然很满意,至少皇上现在对付尚香和蓝齐儿已经不满了。沈花语十分得意。

皇上最终决定要出兵崇文国,崇文国和尚武国还是多年前有过一次交战,以崇文国的失败告终。

虽然这些年崇文国一直与尚武国修好,但是崇文国似乎并没有忘记曾经的耻辱,屡次在边境上挑衅。即墨无双一直想着要给他们点教训,现在看来,这是个绝妙的机会。

大殿上,文武百官得知了皇上的想法后,大吃一惊。

“说什么摄政王心甘情愿入赘崇文国,哼,”即墨无情冷冷的扫视着满朝文武,然后不悦的说道:“可是朕的消息是,摄政王与王妃被困在了崇文国!”

计谋无情的语气十分冰冷,过去虽然他的语气十分淡漠,但是却不似这般冰冷刺骨,让人胆战心惊,满朝文武都感觉到了皇上的变化。

“众爱卿无需多言,真心意已决,即日调遣兵士,攻打崇文国。”即墨无情坚决的说道。

“皇上!”镇远大将军连忙制止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啊!”镇远大将军语气十分恳切:“两国交战,受苦的都是百姓,我尚武国与崇文国修好数年,切不可因为这点不确定的事情而破坏了这份情谊啊。”

“不确定?”即墨无情挑了挑眉毛,然后不悦的反问道:“你的意思是朕的消息不确切,所以朕说的话都不可信么?”语言中的不悦是显而易见的。

镇远大将军心中大惊,这个小皇帝素来不会对自己的话提出质疑,今天是怎么了,居然敢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

镇远大将军当下说道:“皇上息怒,末将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即墨无情的语气低沉,可是无形中透出一股威严,让满朝文武都吃了一惊,怀疑那屏风后面的人,到底是不是他们往日的那个皇上。

“回皇上,末将的意思是,如果现在贸然出兵,那么崇文国要是以摄政王和王妃作为要挟怎么办?”顿了顿,镇远大将军又小心的说道:“依末将之见,我们应该先礼后兵,先派人去崇文国交涉,若是他们不肯,在出兵!”

镇远大将军应肃旗打着自己的主意,崇文国那边,最好能加快步伐让摄政王和公主完婚。

“哼,将军倒是一片好意。”即墨无情的话确实一片嘲讽的味道,然后突然他厉声说道:“崇文国若是敢有这种做法,那朕便一鼓作气,干脆拿下崇文国,朕不介意多一个附属国!”

即墨无情十分的不悦,就兵力来讲,四国之中,没有一个会是尚武国的对手,谁都知道,镇远大将军应肃旗所向披靡,可是他现在居然说出这样灭自己威风的话来。

应肃旗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屏风,恨不得冲过去看看今天的即墨无情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敢当庭屡次与自己的意见相左。

“启禀皇上。”闵亲王见状悠悠的说道:“臣以为,早就该给崇文国一点教训了,将军的意见太过迂腐,臣以为皇上所言极是,是该即刻出兵,让崇文国看看清楚我们的实力!”

一席话,让满朝文武大为吃惊,倒不是因为他的话的内容,而是闵亲王居然当庭与镇远大将军持相反意见而支持皇上,要知道,镇远大将军可是闵亲王那一支里最有实力的。

最为震怒的还是镇远大将军应肃旗,他看着闵亲王,不相信这话竟然是出自闵亲王之口,心中却已经怒骂起来了,要不是在这大殿之上,恐怕他早已经想好好的教训一番闵亲王了。

“好!”皇上却鼓励道:“既然闵亲王也认为我尚武国该出兵,那就决不能轻饶崇文国!”皇上坚决的说:“朕就封你为讨伐大将军,带五万精兵前去崇文国,带回摄政王和王妃!”说完还不给镇远大将军和闵亲王在说话的机会便宣布退朝。

闵亲王愣在了那里,他绝对想不到皇上会让他带兵前去。

而最为震怒的便是镇远大将军,今日的皇上,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而就连闵亲王也来跟他作对,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经营的一切,都是为了闵亲王,此时觉得竟然有些不值。

镇远大将军甚至没有回将军府,径直朝环太妃的殿里去了,他要亲自去问问,她到底跟她那个宝贝儿子说了什么,竟然和自己唱反调。

而御书房中,即墨无情也并不轻松,他看得出,满朝文武对他的反常大为惊讶。尤其是镇远大将军,他分明从将军的眼中看到了那震惊于愤怒,似乎恨不得冲上去到他的面前。

说他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毕竟应肃旗在朝中党羽遍布,而自己想彻底的掀起这颗大树,恐怕并不容易。但是他做好了与他斗争到底的准备。

这时,独孤寒走了进来。

“都安排好了么?”即墨无情轻声问道。

“回主子,一切都按照你的吩咐安排下去了。”独孤寒说道,他知道,即墨无情的计划是以防万一,但是似乎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

-------------今天完结,表着急-------------

……本章完结,下一章“102、阴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