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102章:102、阴谋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102章102、阴谋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环太妃的殿中。

环太妃看着镇远大将军端起了茶盏,可是还没有喝,便又狠狠的放回到了桌子上了。

环太妃是了解镇远大将军的,他一向是个沉稳的人,一向能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可是现在突然这样怒气冲冲,必然是遇上了什么十分糟糕的事情。

“发生什么事情了?”环太妃从软榻上站起身来,走到了镇远大将军的身后,一边替他轻轻的捏着肩头,一边轻声细语的问道:“莫不是崇文国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哼,太不像话了!”镇远大将军没有回答,只是冷哼一声。

“我看即墨无情那个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良久,镇远大将军才开口,想起了今日在朝堂上的事情,他就是一肚子的怒气。

“那个小子竟然敢当庭反对我,他提出的意见,竟然屡次与我相左。”应肃旗解释道,可是他依然还喘着粗气。

“小鹰的翅膀长硬了,自然是想自由的翱翔。”闻言,环太妃说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按照我们所给的药量,他活不过今年冬天。”环太妃说着眼中闪烁着狠毒的神色。

顿了顿,环太妃接着说道:“我听在御书房伺候的小李子说,皇上现在的身体已经愈发的虚弱了,还经常咳出血来。我想,那小子也许是感觉到了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想在朝廷的事上做主一次吧。”

环太妃一边宽慰着镇远大将军,一边继续说道:“你就由他怎么去说吧,所有的事情真正的实施的时候,还不是都由你说了算。”环太妃倒是对于这件事情一点都不在意。

“这还不算!”应肃旗气呼呼的说道:“那小子,我也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最让我气愤的,是无忧!”

“无忧怎么了?”环太妃心中极为惊讶,镇远大将军素来和闵亲王是同一阵营中的,怎么会反目呢。

镇远大将军没有说话,他想也许闵亲王只是一时糊涂,而就在这时,外面却传来了闵亲王的声音。

“哼,将军可真是有闲情逸致啊,朝堂上与你的意见有出入,你这么快就来向我母妃告状?”即墨无忧的语气中满是鄙夷与不悦。

“无忧!你怎么说话呢。”环太妃提高了语气,似乎对即墨无忧很是不满,然后说道:“大将军不管做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即墨无忧不屑的看了应肃旗一眼,说道:“要是为了我,就应该现在趁着即墨无双不在京中,早些行动,若是等到即墨无双回来了,那他们兄弟若是一条心,那就不好对付了。”

即墨无忧说着大咧咧的坐在了靠窗的一个软榻上,似乎在说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环太妃正要开口指责即墨无忧,应肃旗却突然伸出一只手,制止了她。

“你倒是说说,你今日在朝堂上为什么支持皇帝支持出兵?”镇远大将军强压着心头的怒气,用尽量平和为语气问道,他是不愿意向闵亲王发脾气的。

“哼,你以为我真的会去崇文国应就即墨无双么?”即墨无忧不屑的说道:“我只是想让即墨无情给我兵权,而一旦兵权到手,我要对付的人可是即墨无情。那个时候,就算即墨无双还能活着回来,尚武国也早已易主!”

即墨无忧说着脸上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

闻言,环太妃看着镇远大将军,期待着他的意见。

应肃旗只是沉吟半晌,然后缓缓的说道:“这样不妥。”

闻言,即墨无忧一下子从软踏上跳了起来,怒气冲冲的说道:“有什么不妥的,现在即墨无双不再京中,完全可以趁着这个事情让京中大乱,而有了兵权后,直接逼宫,凤栖殿那个老婆子已经命在旦夕,我就不信即墨无情他敢和我硬碰硬!”

闵亲王信心十足的说道:“到那个时候,所有的一切就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有什么不妥的!”他看到应肃旗的表情严肃,但是眉宇之间对于他的想法似乎并不支持。

见状,即墨无忧不悦的问道:“大将军,你该不会是不愿意在我举事的时候不帮助吧?”闵亲王要是想成功逼宫,最主要的依靠还是应肃旗手下那数十万雄兵。

“你说什么!”闻言,应肃旗的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这二十多年来,他兢兢业业的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闵亲王,可是现在闵亲王居然怀疑他。

镇远大将军只觉得心中一阵绞痛。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环太妃连忙说道,一面是他最爱的男人,一面是他心爱的儿子,她不想看见他们大伤和气。

“无忧,将军也是为了你好。”环太妃心疼的上前拉住了即墨无忧的手,然后无比关爱的说道:“你想想,若是就这样逼宫夺位,就算我们成功了,可是民心不服啊,得不到民心,将来就会有很多麻烦的事情。”

即墨无忧冷哼一声,从环太妃的手心里抽出了自己的手。

“太妃所言极是。”应肃旗接着说道:“现如今,很多异姓王都虎视眈眈的盯着皇位,倘若下一个继承者得不到民心,那些异姓王很容易趁机起事,如果弄得天下大乱,那反而不利于我们。”

即墨无忧不服气的说道:“哼,你想名正言顺的等那个病秧子死了我再继位么?好啊,到时候即墨无双也回来了,如果是他继位,那么我是不是还得等到即墨无双死了以后在继位啊!”即墨无忧的语气很冲,接着有嚷道:“你想名正言顺的,不动一兵一卒的就让我轻松上位,自古以来就没有这样的先例!”

“无忧,别对将军嚷嚷。”环太妃板着脸说道。

“哼,母妃,我凭什么要什么都听他的,他有什么资格来管我!我看,就他这种瞻前顾后的人,根本没资格来扶持我,听他的话,我要是想当皇帝,那恐怕得等到下辈子了!”即墨无忧口无遮拦的说道。

“啪”的一声,即墨无忧只觉得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环太妃,从小到大,母妃就没有打过他,可是现在,母妃居然更袒护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将军,居然就为了他说的的几句不敬的话而打他。

“母妃,你?”即墨无忧看着环太妃,眼中写满了不解和疑惑。

环太妃双手在颤抖,整个身子都在轻轻的颤抖,她一手按着胸口,一手指着即墨无忧,狠狠的说道:“以后,你不许再说这种大不敬的话。将军一直苦心为你,我们母子才有了今天,你怎么能如此不懂事!”环太妃的语气中有生气,无奈,更多的是心疼。

她从小就没有打过即墨无忧,要知道,打在儿身上,疼在娘心里啊。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告诉过即墨无忧一个秘密,这才使得他如此骄横跋扈。

应肃旗见状,摆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今日之事,皇上都已经下旨要三日后发兵了。多说无益,我们还是好好商量一下后面的事情吧。”应肃旗的脸上也写满了无奈。

“哼,既然什么都是你做主,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即墨无情一手捂着被环太妃打了的脸,然后怒气冲冲的说完这句话后就跑了出去。

“无忧……无忧……”环太妃看着即墨无忧脸上的愤怒,心中只觉得一阵绞痛。

“这孩子,怎么……”环太妃的声音有些颤抖,而人也摇晃了一下,像是快要站不稳。

应肃旗扶着环太妃坐下,也只是不住的叹气。

“要我说,不如我们就告诉他吧。”环太妃试探的说道,看着应肃旗。

“不行!”镇远大将军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么多年都已经过来了,不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岔子。”他的心理又何尝不痛。

他这半生的操劳,都是为了能让即墨无忧顺利的当上皇帝,可是即墨无忧不但不理解他的苦心,竟然还怀疑他。

看到镇远大将军的拒绝,环太妃只是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环太妃轻声的说道:“我真怕我哪一天忍不住告诉无忧。”

“不行!”应肃旗严肃的说道:“这件事情,就算烂在肚子里,也不能说,就算无忧坐上了那龙椅,也不能告诉他!”应肃旗的话十分坚定。

环太妃看着应肃旗,眼前这个她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对于他的话,她一向是言听计从。

当初他要她嫁给皇上时她都没有异议,可是现在他让她永远的隐藏那个秘密,她却觉得很难。

“表哥,我知道,你心里也很苦……”环太妃说道,可是她知道应肃旗的对的,就算是即墨无忧当上了皇帝,也最好不要知道那件事情,唯有那样,他才能安心稳定的当皇帝。

“你记着,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应肃旗叮嘱道:“所以不论怎么样,你都不能用任何方法向无忧透露!”镇远大将军的眼神十分坚定,可是他的表情,也充满了无奈。

而同一时刻,也是在宫中,三公主即墨无心的大殿里。

聚集了很多青年才俊,大都是官宦家子女。

公主在宫中大宴,吸引了很多人前来。

可是只有即墨无心和紫筱郡主知道,她们此举,另有目的。

席间,即墨无心提议要做个游戏。

“我在这茗皇殿的大大小小一共十三个庭院二十七所屋子中的一间藏了一件宝贝,若是有人能找到,本公主定有大赏!”三公主即墨无心兴奋的说道。

“公主,你准备赏什么呢?”有人问道。

“这个就先不说了,等你们找到了,自然就知道了!”即墨无心说着嘴角边闪过一个狡黠的笑容。

“那公主,有什么提示呢?”另一个人问道:“没有提示的话,那么多的房间,怎么找啊。”

即墨无心的眼珠子滴流一转,然后随口说道:“金木水火土,这就是线索,现在开始吧。”

即墨无心看着大家都逐渐走出了大殿,一边揣测着一边朝各个庭院走去,即墨无心连忙向身边的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则点了点头匆匆朝后院跑去。

而即墨无心在人群中看了看,她在寻找一个她和紫筱郡主都一致商量好的目标。

很容易的,她便找到了那个人。

只见一个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正在思索着什么。

即墨无心径直走到了年轻男子的面前,然后莞尔一笑,说道:“应礼,你想到了么?”

原来这个玉树临风,彬彬有礼的年轻男子就是镇远大将军应肃旗唯一的儿子应礼。

应礼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道:“我还在想公主给的线索,可是还没有想出什么。”

即墨无心心中偷笑,心想,那个所谓的线索本来就是我瞎编的,你要是能想出什么来那才怪,一边偷笑一边把一个小纸条塞进了应礼的手中,然后说道:“好好把握哦。”然后便跑远了。

应礼有些摸不着头脑,正想再问问三公主,可是即墨无心已经跑远了。

应礼此人,在一干公子少爷中。口碑极好,虽然他的父亲权倾朝野,而他又是将军府唯一的少爷,可是应礼这个人却从来不骄不纵,为人处世彬彬有礼,是很多小姐心仪的对象。

不仅如此,应礼最主要的优点是他十分的孝顺,而他也不像大部分的公子哥一样好吃喝玩乐。

他凭着自己的能力考取了功名,在仕途上一帆风顺,是个难得的人才。

应礼看着手中的纸条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正要打开看,却见长孙穹一脸诡笑的朝他走来。

“应兄,公主告诉你把宝贝的地方了吧。”长孙穹和自家弟弟妹妹一起来参加公主的宴会。

应礼微微一笑,说道:“不是,公主没有说。”

“那你手上拿的这是什么?”长孙穹不悦的指了指公主给应礼的那个纸条。

长孙穹注意到了公主和应礼的一切,他想,公主一定是偏袒应礼,才给了他提示,而那提示宝贝所在的地方,一定就在那纸条上。

应礼看着长孙穹怀疑的眼神,便将那纸条递给了长孙穹,然后说道:“长孙兄既然感兴趣,那么给你便好了。”他来参加这宴会,实在是因为人之常情,推却不过,而对于什么奖励,他倒是没有兴趣。

“嘿嘿,那粗此多谢了!”长孙穹笑嘻嘻的从应礼的手中接过了那纸条,然后眉开眼笑的疾步走开了。

长孙穹沾沾自喜的倒了一个没人会注意的到地方,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纸条,看了看上面的字迹,心中大喜。

只见那字条上果然写着一个庭院的名字,甚至还写清楚了是那个庭院的第几间房。

长孙穹心中沾沾自喜,没想到应礼那个木头连字条看都没看一眼就给他了,嘿嘿,他要是知道这字条上就是宝贝所在的地方,他一定会后悔死吧。

长孙穹得意的一边想着,一边迈着轻快的步伐朝那个字条上所指的庭院走去。

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院子,院子里没有人,看来还没有人找到这里,长孙穹心中一阵窃喜。

字条上说宝贝就在东边的厢房里,长孙穹几乎想都没想的就冲了进去。

冲进来后,长孙穹只是觉得屋子里一片热气腾腾,他几乎看不清楚里面的景象,可是一阵花香扑鼻而来,只是,这花香似乎美人沐浴时的那味道。

长孙穹忽然意识到不好,正要走,却听耳边传来“啊”的一声尖叫。

紧接着,长孙穹就听见有脚步声朝这边传来。

长孙穹急忙退了出来,紧紧的关上了门,正要走,却迎面碰上了正走进院子的三公主即墨无心。

看到是长孙穹,即墨无心似乎很是惊讶,但是她脸上的惊讶转瞬即逝,而是言辞义正的说道:“长孙公子,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长孙穹竟然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正要解释,只听身后的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

“你竟然偷看我洗澡!”紫筱郡主愤怒而娇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长孙穹回过头,只见紫筱郡主身上衣服还没有穿好,头发也都是凌乱而湿透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和惊讶。

紫筱郡主看着长孙穹,心中大为惊讶,不是说好是应礼的么,怎么成了长孙穹。

长孙穹还未开口,紫筱郡主却抢先几步上来照着长孙穹的脸颊,狠狠的打了她一个耳光,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

而这时,听见声音朝这边走来的人已经越来越多。

大家看着这景象,都以为长孙穹看到了紫筱郡主的**,所以紫筱郡主才会如此愤怒。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啊!”长孙穹觉得真是委屈,他要是知道紫筱郡主会在这里洗澡,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的。何况他本来就什么都没看见。

“啪”的又是一下。

“你还说!”紫筱郡主瞪着长孙穹,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人,埋怨的看着即墨无心。

见状,即墨无心忙拉着紫筱郡主朝屋里走去。

而长孙穹则站在哪里,手足无措,尤其是大家看他的眼神,真的是让他百口莫辩。

而屋里,紫筱郡主急的快要哭了:“不是说好是让应礼来么,你怎么能把纸条给长孙穹呢。”

“我的确是给了应礼啊。”即墨无心也百思不得其解:“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是长孙穹先来了这里!”

“那现在怎么办。”紫筱郡主脑袋里乱极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依我看,将计就计,计划照样进行,只不过是对象变了而已。”即墨无心肯定的对紫筱郡主说道。

原来,紫筱郡主自从听到即墨无双要入赘崇文国的消息后,她生怕如果即墨无双有什么不测会连累到自己,所以她就想悔婚,不嫁给即墨无双了,可是有婚约在先,再加上镇远大将军和姨妈环太妃都不许她悔婚,于是她才和即墨无心想出了这个荒唐的计策。

本来她选定的既定的人选是应礼,那个彬彬有礼,相貌出众,温文尔雅的男子,最主要的是他是将军府唯一的儿子,紫筱郡主倒是对应礼十分满意。

可是没有想到,到眼前,却变成了长孙穹。

“你的意思是要我嫁给长孙穹?”紫筱郡主几乎是喊出来的。

“你小点声。”即墨无心提醒她:“你想清楚,长孙穹是丞相府的嫡长子,也还并未娶妻,倒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看到紫筱郡主似乎仍然不满意,即墨无心继续说道:“你考虑清楚,这个主意最早可是你自己出的,如果你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

是啊,在别人眼中,都一定以为长孙穹什么都看到了,自己的清白已经毁了,还不如嫁给这个丞相府的嫡长子。

总之不管是谁,都比即墨无双要好,因为她隐约感觉到,即墨无双这一次在崇文国凶多吉少,她也从父亲的口中听到点消息,皇上要撤了即墨无双的兵权和爵位,这么一来,她在即墨无双那里就什么也得不到了,所以,即墨无心说的不错,不管是谁,都比即墨无双好。

“你决定了?”即墨无心看着紫筱郡主,试探的问道。她已经从紫筱郡主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坚定。

“嗯。”紫筱郡主默默的点了点头。

即墨无心这才点了点头,走出了屋子,然后对长孙琼说道:“长孙公子,你要怎么对紫筱郡主负责?”

闻言,长孙穹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他明明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没做,谈什么负责。

可是看到周围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脱不了干系了。

最后,紫筱郡主如愿以偿的嫁进了丞相府,镇远大将军虽然气恼,但却无计可施。

可是最为气愤的恐怕是长孙丞相,他的嫡子和嫡女,竟然都是以这种情况嫁娶,为这事,长孙丞相气的差点没一口气晕过去。

可是镇远大将军没想到的是,不仅仅一个紫筱郡主不受控制,那远在崇文国的沈云苓,也想逐渐摆脱应肃旗的控制。

闵亲王带兵向崇文国出发的时候,崇文国也收到了消息,也开始加紧布兵。

本来按照镇远大将军的计划,他让沈云苓将即墨无双带上战场,他想最好能在乱军中置即墨无双于死地,可是没想到沈云苓口头上答应了,实际上却并没有这么做,她还舍不得即墨无双死,她想要的,只是镇远大将军应肃旗的命。

即墨无双和沈从容得知尚武国要和崇文国开战的消息时,大吃了一惊。

“我们必须和皇上取得联系。”即墨无双心中产生了一丝不安,他知道,这场战争一定会引发很多事情,他当然明白镇远大将军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可是他和沈从容不论去哪里都有崇文国公主的人盯着,他们试了几次离开这里,却被人半路上拦截。

“看来那个公主不会轻易让我们离开。”沈从容一边说着一边脑中飞快的想着对策。

即墨无双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带地要不要告诉沈从容崇文国的公主就是沈云苓。

当初沈云苓害了靖远侯之后便逃跑了,没想到竟然成了这崇文国的公主。

他想如果沈从容知道崇文国的公主是沈云苓的话,一定会杀了沈云苓吧。

倒不是他不恨沈云苓,只是他们现在单枪匹马在崇文国,若是他一个人,他自然是什么都不会担心,可是有沈从容在身边,他却你不想有任何意外。

二人正在想着,却突然又有人前来传话,说是崇文国的女皇陛下要见他们二人。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虽然疑惑,但是还是跟着来人一起前往皇宫。

大殿里,女皇正在喝茶。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则坐在女皇的对面。

“尚武国已经发兵了,不知道这事你们知不知道?”女皇开口。

“现在知道了。”即墨无双淡淡的说道,他的脸色十分淡漠。

女皇不住的打量着即墨无双,她虽然早就听说过尚武国的摄政王即墨无双十分了得,可是以前却一直没有见过。

现在看来,难怪女儿会喜欢他,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朕就不跟你们绕弯子了。”女皇悠悠的说道:“朕最后问你一次。”女皇说着看着即墨无双:“你到底愿不愿意娶公主?”

即墨无双冷哼一声,然后说道:“想不到堂堂国君,竟然要用这种办法,我的回答仍旧是那句不愿意,不管你问多少次,都是这一个答案。”

顿了顿,即墨无双继续说道:“女皇,你应该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如果你真的打算以我们为人质逼退尚武国的大军的话,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想错了!”即墨无双的眼中没有一丝的畏惧。

……本章完结,下一章“103、大结局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