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104章:104、大结局2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104章104、大结局2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飞虎关,尚武国营帐内。

镇远大将军马不停蹄的赶来,看到依然躺在病床上的闵亲王心疼不已。

镇远大将军虽然心急如焚,虽然也带来了宫中最好的太医,可是仍然手足无措。

太医说唯有至亲之人替闵亲王换血才能救他,应肃旗心中已经暗自下定决心,就算他不能亲眼看着即墨无忧登上皇位,他就算豁出自己的性命,也要保住他的命。

不错,即墨无忧正是应肃旗的亲生儿子。

环太妃是应肃旗的表妹,自小便喜欢应肃旗,在应肃旗的安排下进宫成了当时皇帝的妃子,而且心思缜密的她很懂得讨得皇帝的欢心,环太妃得宠,镇远大将军的仕途便平步青云。

而自从有了即墨无忧后,镇远大将军便开始谋划如何即墨无忧成为皇帝,虽然太上皇立储君的时候确实考虑过即墨无忧,但是当时由于太后一族的压力,最后不得不立了即墨无情。

自从即墨无情登基以来,环太妃和应肃旗便在他的身边安插了不少眼线,而在他的补药中下毒,也是环太妃的计谋。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让即墨无忧有合适的称帝机会。

可是现在,即墨无忧却偏偏身中剧毒,应肃旗知道换血救人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弄不好两个人都会没命。

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即墨无忧受苦,那样子,比他自己受苦还要折磨他。

而这一切,却都被默默在一旁的应礼看在眼里。

应礼是个聪明人,透过将军和太妃的关系,他早就猜到了闵亲王会是他的亲哥哥。

而同时,应礼也是个孝顺的儿子,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让父亲为他操心过。现在看到镇远大将军为了闵亲王的事情而如此心碎,他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虽然他不赞成父亲一心要夺位另立闵亲王为帝,可是他知道,自古以来,忠孝不能两全。

他无法看着父亲整日整夜的为此事烦忧,他知道父亲一定会用自己的命去换闵亲王的命,虽然不一定会死,可是一向孝顺的他,绝对不能允许父亲去冒这个险。

应礼深思了一夜,他最还还是决定,该是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的时候了,所以在天还未亮的时候,他便坚定的去找太医。

当太医得知应礼的决定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文弱的书生摸样版的将军府大少爷竟然会有这等勇气。

“不向将军通报了么?”太医疑惑的问道。

“不!”应礼果断的拒绝:“马上就准备为闵亲王换血,越快越好,拖得越久,对王爷越不好!”应礼不想让镇远大将军知道,不想看见他那苍老的面庞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太医疑惑的点了点头。

镇远大将军是天亮后才知道这件事情的。

他急匆匆的冲进了闵亲王的账营中,看着和闵亲王一样昏睡着的应礼,这个久经沙场,见惯了生死的将军眼角不觉湿润了。

此时的即墨无忧,性命已无大碍,而应礼虽然也没有生命之忧,但是原先那红润的脸庞看起来是如此的惨白。

镇远大将军不觉心中一阵愧疚,他大半生的精力都花费了如何扶闵亲王上位这件事情上,而对于这个名正言顺的亲生儿子,却没有太多的操心,可是他没有想到,就是这个他一直都不怎么在意的儿子,却在关键时刻做出了牺牲。

可是镇远大将军还未来得及自责,手下斥候便来通报,说是崇文国已经大举进攻。

闻言,镇远大将军差点气得吐血。

按照他的计划,如果沈云苓肯乖乖的配合的话,根本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闵亲王也不可能出事。

岂料沈云苓却狠狠的背叛了他,如果沈云苓只是一般的小角色,他也并不这样放在心上,杀了她即可,可是沈云苓,实乃他的亲生女儿。

靖远侯大权在握时,他曾想原本烟姨娘会帮助他削了靖远侯的兵权或者是拉拢靖远侯,可是拉拢不成后他才设计靖远侯出征而且惨遭意外。

谁知道后来杀出了个沈从容,无端接管了靖远侯府,使得他的计划大乱。

不错,他就是经常出入靖远侯府的那个黑衣人,而当初在摄政王府安插眼线的也是他。

而现在眼见一切事情的发展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可是没有想打破沈云苓竟然咋这个时候和他作对。

沈云苓不但没有按照他吩咐的去做,反而说服女皇出动大军,要知道,他带兵前来飞虎关的时候,并没有带领他的精锐大军前来,本以为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可是现在。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可是现在崇文国进犯,身为镇远大将军的他,又怎么能坐视不理。应肃旗自负是个军事奇才,一生带兵南征北战,就从来没有打过败仗。至于崇文国,虽然人数上占了优势,可是他也还并不放在眼里。

当下,应肃旗号令全军正装迎敌。

沈从容和即墨无双那晚被嫁木真放出来后,并没有立即回去尚武国阵营,而是又偷偷的折回,却探查崇文国的虚实。

这一探查之下,他们才得知崇文国虽然女皇亲征,国内大半的兵力都被女皇带来,而此时正是国家兵力空虚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围攻崇文国,一定可以缓解飞虎关的压力。

可是即墨无双得知尚武国派出的是闵亲王时,心中便隐约知道了皇帝的用意。

天亮的时候,也就是崇文国向尚武国发起进攻的时候,即墨无双和沈从容正打算返回的时候,突然一个蓝色的影子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王爷,小人再次恭候多时。”

原来是即墨无情身边的独孤寒。

独孤寒带来了皇上的旨意,说是愿意与摄政王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崇文国。

即墨无双沉吟半晌后,向独孤寒安排了几件事情,独孤寒领命而去。

“我看这样好了。”沈从容微笑着说道:“你回去尚武国阵营,而我在这里,继续打探虚实。”

闻言,即墨无双已经知道了沈从容的用意,当下虽然欣然答应,但是心中却隐约还是有些担心。

“你要小心些。”即墨无双开口说道:“尤其是那个公主!”

“你是说沈云苓么?”沈从容反问道,脸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即墨无双心中有些惊讶,但是随即却释然,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什么事情能瞒著她吧,当下笑了笑问道:“原来你早知道了?”

“你可别忘了,我有一双洞悉一切的双眼。”沈从容说道,一双眸子闪闪发亮。

即墨无双淡笑着摇摇头,然后说道:“那好,你自己处处小心。”

沈从容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她本来就要找沈云苓,还有很多帐没有和她算清楚,而现在,恐怕就是最好的时候了吧。

此时的沈云苓,正在飞虎关外的云顶山腰的一个凉亭设宴,等着镇远大将军的到来。

两军对峙的时候,她突然放弃了原先强攻的想法,而是在山腰设宴邀请镇远大将军前来一叙。

镇远大将军满心怒气,正想找沈云苓说个清楚,正好收到了她的邀请,于是便带了两个侍卫让后快马加鞭赶来了。

看到应肃旗那那张因为愤怒而通红的脸庞,沈云苓不禁心中暗自高兴。

“大将军前来,本宫有失远迎,还望大将军恕罪。”沈云苓说这话的时候,也一直坐的稳当当,并没有起身,更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而她身后站着的,正是年轻气盛的左将军。

“哼。”应肃旗冷冷的看着沈云苓,然后怒气冲冲的说道:“你想说什么,现在便说罢。”说着打量了一下沈云苓带来的几个侍卫,他全然不放在眼里。

“将军请喝茶。”沈云苓说着向身后的左将军使眼色,左将军见状急忙上前给应肃旗倒茶。

“哼,算了吧,公主的茶,我可喝不起。”应肃旗语气中满是嘲讽的意思。

沈云苓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说道:“大将军这么说就生分了,您也知道,我能有今天,还不是全亏了大将军的一手提携。”

“你还知道你有今天是因为我?”应肃旗显得越发的愤怒:“你明知道如此,还处处与我作对,处处违背我的意思,你可知道,要是没有我,恐怕你早已经屈死在靖远侯府了!”

“将军息怒嘛。”沈云苓说着又把那杯茶往前推了推,然后说道:“就是因为我记得你的恩惠,所以才请你来这里的。两国交战,总不能说收兵就收兵吧,所以,我们得慢慢商量一番嘛。”

“商量个屁!”应肃旗一怒之下一把打翻了沈云苓推过来的茶盏,如果不是她自作主张,哪里会多生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可是大将军却突然发现那刚被他打翻的茶盏中的茶水倒在地上后,那原先绿油油的草地顿时发出一声声兹兹的声音,再一细看,那绿草瞬间发黄,然后变黑,枯萎而死。

见状,应肃旗心中的怒气再也无法压下,顿时拍案而起。

“好你个沈云苓,狼心狗肺的东西,约我来这里,居然是想着害我!”应肃旗说着抽出了腰间的宝剑。

沈云苓见事情败露,也收起了脸上假惺惺的笑容,顿时怒道:“应肃旗,你想把我当个傀儡一样的控制,哼,告诉你,你别做梦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说着拍了拍手,顿时从四面的树林中冲出来许多的卫兵,纷纷拔刀相向。

“沈云苓,你真是蛇蝎心肠!”见状,应肃旗挥舞着手中长剑狠狠的朝沈云苓劈来。

沈云苓一声令下,几十个卫兵纷纷向应肃旗冲去,而沈云苓则在左将军的护卫下轻松的闪开了,而后,沈云苓自腰间掏出一个火折子模样的信号筒,轻轻的拔开后,顿时只见一道绿色的烟雾冲天直上。

而同一时刻,崇文国的领兵的陈将军看见信号后,马上发出军令,向尚武国发起进攻。

尚武国的军队此时只有几个副将带领,镇远大将军还未回来,而崇文国却先发动了进攻,他们只能硬着头皮迎敌。

而这个时候,营帐内刚刚转性的应礼听说了两国开战的消息和父亲迟迟未归的消息,顿时心中大急。

镇远大将军在开战前被敌国邀去,而人还未归就打响了战争,不难想象,镇远大将军一定是遭遇了不测。

顾不上自己的身体的不适,应礼挣扎着下了床,不顾太医的阻拦,带了一队士兵,快马加鞭朝云顶山冲去。

镇远大将军应肃旗虽然年过五旬,但是老当益壮的他在战场上一直是一个神话,而近日,他因为闵亲王的事情费尽了心思,整日的操劳,让他身心俱疲,何况现在在他面前的,是及时个精壮的士兵。

但是最令镇远大将军心痛的,是沈云苓,他的亲生女儿,居然要杀他。

应肃旗心中甚是悔恨,他早就应该想到了,沈云苓是这样的人,她曾经就不顾一切的毒害了她的父亲靖远侯沈于卿,而沈于卿曾经对沈云苓还是不错的她都肯下手,何况是他呢。

沈云苓这一战的目的,就是想借机能除掉应肃旗,让他无法再控制自己,也不能再威胁自己,虽然她的公主身份一直没有人质疑,可是她很怕突然有一天,她从云端跌入低谷。

而要这件事情永远都成为秘密,那就必须除掉应肃旗。日后待他顺利登基后,等她成为至高无上的女皇后,她就不用再担心这些。

眼看应肃旗的体力逐渐不支,虽然他已砍倒数十人,可是他自己的身上也早已伤痕累累。

应肃旗想到自己在战场上时时何等的睥睨群雄,可是今日,却被一干小兵逼的毫无退路,想到英雄一世的自己今日竟然要丧命于这些小兵手中,应肃旗忍不住气急攻心,吐出一口鲜血来。

而就在沈云苓的手下要将应肃旗逼入绝境时,突然又响起了一片喊杀声,正是应礼带的一队人赶到了。

“父亲!”应礼看到了应肃旗身上满是伤痕,惊讶之余急忙从马上跳了下来,而根本不顾及自己完全不会武艺,就一头冲入了混战之中,扶着应肃旗往外走。

“哪里走!”左将军见状,连忙挥舞着手中腰刀朝应肃旗砍去。

应肃旗一把推开应礼,举起手中宝剑格开,而与那左将军斗了几个回合之后,终于用尽全力逼退了左将军。

应肃旗不敢耽搁,和应礼乘马疾驰而去,沈云苓只是马上派人去追。

眼见自己的计划落空,沈云苓气急,一把扫落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

“公主,你别担心。”左将军忙安慰道:“那应肃旗,就算他侥幸逃脱,可是那战场之上,尚武国输定了,而尚武国的皇帝,少不了要治他的罪。”

“你知道什么!”沈云苓气急败坏的说道。不错,她真正担心的是应肃旗揭发了她的身份后,她就真正的一无所有了。

“哈哈,沈云苓,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呢?”突然。沈云苓的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心中大惊的同时回头,沈云苓只看见不远处的树上,坐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正悠闲的晃着双腿,而脸上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此人不是沈从容又是谁。

“哼,沈从容,你胆子倒也真大,我不去找你,你反而自己找上门来了。”沈从容和即墨无双逃脱,她正气恼,没想到沈从容却自己来找她。

沈从容像是完全没有听见沈云苓的话,依旧悠闲的说道:“你到是说说为什么你那么紧张啊,是不是因为应肃旗掌握着关于你的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沈从容顿了顿接着说:“比如说是关于你的公主的身份的秘密?”

闻言,沈云苓心中大惊,可是转瞬又想,沈从容一定是瞎猜的,她不可能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份你的。

当下命令身边的几个人去捉拿沈从容。

“喂,你干嘛这么紧张啊。”沈从容满不在乎的笑道:“难道果真被我说中,你根本就是一个冒牌的假公主吧,或者说,你只是应肃旗的一个棋子,而现在你这个棋子不服管制,才想杀人灭口吧。我没有说错吧。”看着沈云苓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沈从容直觉自己猜的不错。

“给我杀了她!”沈云苓愤怒的喊道。

几个卫兵听从命令后便执刀冲了上来,可是还没有走几步,便只听见嗖嗖的几声,几道影子从眼前划过,接着便是钻心疼痛。

低头,只见冲上来的这几个卫兵的身体上都是几片树叶,可是那树叶却已经深深的陷入了身体里。

左将军也抽出腰刀便挥舞着砍了过来。

沈从容只是轻轻的一跃而起,同时顺手又扔出去几片从树上摘下的树叶,几个漂亮的动作一气呵成,而那左将军却觉得身上一阵剧痛。低头,只见手腕和脚腕上都被那看似渺小的树叶所伤,左将军一下子瘫软在地。

“沈云苓,难道你忘了你在靖远侯府干的好事么?”沈从容一步步的逼近沈云苓,凌厉的眼神让沈云苓不敢直视。

沈云苓只觉得周身被一股冰冷的气息所压迫,她心中是无尽的恐惧和恼怒,恐惧的是自己恐怕会丧命于沈从容手下,恼怒的是她总是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她总是什么都比不过她。

就算她成了高贵的公主,即墨无双依然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她自认为什么都比得过沈从容,可是事实上,自己却哪里都不如她。

“沈云苓,你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沈从容平静的说道:“父亲对你不薄,你却狠心向他投毒。”

“哼,沈从容,我可一直都没有忘记我的母亲是怎么死的。”沈云苓的声音在发抖,沈从容强大的气场让她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沈从容不屑的说道:“所以说,你们母女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咎由自取!”说着沈从容的眼神突然又变得凌厉,仿佛一支利箭射向沈云苓。

“哼,沈从容,你杀了我吧,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沈云苓只觉得自己背后一阵冰凉,她已经靠在了一棵大树上,无法再后退。沈云苓的胸口在不断的起伏,心中惊恐不已。可是她觉得自己的双腿都在打颤……

“杀你?”沈从容很鄙视的说道:“哼,杀了你那会脏了我的手。”

沈从容说着冷哼一声,然后说道:“我不会杀你,因为我会让你亲眼看着自己所有精心编制的计划通通落败!”沈从容轻松的说道。她知道,对付沈云苓这种人,死并不是最狠的方法,而要她眼睁睁的体会那种悲痛欲绝的感觉,才能真正的让她痛苦不堪。

不错,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一定不会轻饶每一个对她不轨的人。

谁知听到沈从容的话后,沈云苓却笑了,而且是极为夸张的笑,似乎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笑。

“你以为我会失败么?”沈云苓眼中泛着得意的神色:“崇文国的十万铁甲,会让尚武国全军覆没,沈从容,我倒要看看,你有怎样的本事,想一个人挽救尚武国的败局?哼,恐怕你没有那个本事!”沈云苓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得意呃神色。

沈从容淡淡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看你现在赶快赶回崇文国大营,也许你还会听到那个能让你震惊的消息。”沈从容说道。不过她心里却在想沈云苓接下来的日子里,会是怎样的表情呢,恐怕她再也不能如现在这般笑出来了吧。

闻言,沈云苓的眼神中写满了迷惑和不解,可是她此时才注意到一个问题,寂寞武汉双怎么没有和沈从容在一起?

那个一向和沈从容形影不离的男人呢?他去哪里了?

沈云苓顿时觉得心中一凉,马上惊恐的冲上了马,和左将军急速离去。

而沈从容只是背着手看着惊慌的沈云苓,她既然说了不会要她的命就绝对不会动手,但是她说了会让她所有的计划败露就绝对不会让她得逞。

沈云苓心中非常疑惑,可是实在想不出就凭沈从容继而即墨无双两个人能干什么。

而回去的路上,她发现尚武国的确输的一败涂地,镇远大将军应肃旗带领的士兵全军覆没。可是令她疑惑的是,尚武国明明全军覆没了,而崇文国的将士却在纷纷急速撤退。

应肃旗看到自己的军队竟然一败涂地,怒火攻心,又是一口鲜血奔涌而出。

想他带兵数十载,大大小小参加过几百次战役,还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输的如此惨烈,而且还是中了自己的女儿的奸计,想到这里,应肃旗恨不得手刃沈云苓!

可是他此时的心情,可谓又怒又痛,怒的是这战场战役输的如此惨烈,而心痛的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如今都身受重伤。

闵亲王虽然那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可是应礼原本身体就虚弱,而先前带领人马去云顶山救他,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应礼是从马上跌落下来的,而跌落下马的他还在不断的口吐鲜血。

应肃旗甚至来不及去指挥那些残兵败将,只是把应礼背进了营帐后便高呼太医。

太医仔细的看过后,却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无奈的说不出话来。

“废物!”应肃旗一把推开了太医。

“父亲!”应礼虚弱的声音传进了应肃旗的耳中。

“我儿,你感觉怎么样了?”应肃旗的双眼通红,又似是因愤怒而充血,也似是因悲痛而欲哭。

“父亲,你不要怪太医……”应礼说着咳嗽了几声。又吐出一口血,然后强挤出一个笑容,虚弱的说道:“父亲,人各有命,大抵我命应如此吧……”

应肃旗说不出话来,应礼才二十多岁,正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他原本不想把应礼卷入这个皇位的争斗中,可是没有想到,他的儿子却无端成了一件牺牲品。

应肃旗心中五味杂陈,而一向坚韧的他此时眼眶中的泪水在不断的打转。

“父亲……不要……再……去争夺……”应礼话还没有说完,只见身子一挺,然后头便沉沉的歪了过去。而他抓着应肃旗的手,也无力的跌落……

应肃旗突然感觉心中像是被掏空了什么,心中一阵绞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他从来没有想过,而更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应礼身上。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号,他甚至有些埋怨应礼不该如此孝顺,如果不是他这么愚孝,恐怕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是,他这个甚至从来没有做过一件错事的懂事乖巧的儿子,却早早的离开了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105、大结局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