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20章:20、见招拆招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20章20、见招拆招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眼看着时辰刚好,而且大伙儿也都到齐了……”环太妃一袭暗红色长裙,雍容华贵,说话语气也甚慢,仿佛莫明的能给人些压力,“我看你们不妨按照老规矩,有才华的上来唱支歌,跳支舞,给大伙儿解解闷?”

此话一出,即墨无心当即领头鼓起掌来,“好呀,本公主正闷着呢。”说罢,又探头朝着即墨无双眨巴双眸,“无双哥哥,你说好不好?”

即墨无双依旧寡言少语,只是颔首应下了。

“听闻这赏花会原本就是为摄政王和靖远侯嫡女沈从容而设,”环太妃微微一笑,将目光落在低头品茶的沈从容身上,“不如就由你抛砖引玉,如何?”

沈云苓仿佛没听出这“抛砖引玉”里面的贬义,却是在这个时候冒出了头,一副替自家姐姐遮丑的模样,“太妃娘娘,万万不可呀!”

环太妃眉头一松,脸上却是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来,“这又为何不可?要知道当朝摄政王可是尚武国最为优秀的男子,而你嫡姐也是太后相中的,自然是才华横溢。”

沈云苓脸一红,忙道,“家姐自幼身子虚弱,恐怕……”

沈云苓这一番欲言又止,大伙儿自然心知肚明:恐怕这个靖远侯嫡女是个五音不全的,病秧子来的。如今若是上场,断然要丢脸的,而且还要在摄政王面前丢脸呢!

“妹妹如此关心姐姐,那不如妹妹替我抛这个砖引这个玉,如何?”

身后突然传来沈从容清冷的声音,沈云苓差点没惊喜的点头应下了。要知道,比别的她不敢说,琴棋书画,她可从没认输过。若是能把握住这个机会,说不定还能得到即墨无双的青睐呢!

不过就在她差点开口应下的时候,却接到了方景书凌厉的目光。

心下一骇,便连忙摇头,“姐姐哪里话,妹妹不敢逾越。”

沈从容将吃剩的红樱桃扔到了沈云苓的手里,脸上笑意变冷,“既然没胆,就一边待着去。靖远侯府可丢不起这个人!”

一句话却是让众人态度瞬间转变:大伙儿这才领悟了,方才是妹妹想要出风头,这才说出这番不逊言论呢。一时间,不由的都朝沈云苓投去鄙夷的目光。

倒是沈从容这话,让环太妃揪住了把柄,她轻轻一笑,眼角扯出细细的纹路。面上笑意暖暖,说出来的话却是刻薄至极,“自靖远侯爷出征之后,靖远侯却是大不如前了。你们家没有个男丁支撑门户,难免被人看轻……”

即墨无心这个时候也是跳了出来接话,“就是呀,若不是太后撑着,说不准靖远侯府名头就要不保了。这个时候,你们三姐妹还好意思出来抛头露面,若是我呀,恐怕是躲在屋子里面大门都不敢出的。”

这一番话顿时引来哄堂大笑,那环太妃非但没有阻止女儿说话,反而跟着低笑,假嗔,“无心年纪小,快人快语,大家莫介意。”

即墨无双望着沈从容淡淡的神情,在众人的刀光剑影之下,却不见那女子有何动容。却越发是那坚强从容的模样,竟让他清冷的心头莫明多了一抹暖意与怜惜。

沈从容心中揾怒,面上却丝毫不显。只见她微微颔首,笑道,“在座都是有素质有教养的贵胄,三公主年少无知,说话不经过大脑,大伙儿体恤她年少,自然一笑了之,不会介意。”

这一席话差点没哽的环太妃抽过气去,素来受人尊重的她何时被人这么堵过。可她贵为太妃,又岂能跟一个晚辈逞口舌之快,只得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得下不得。

即墨无心更是被那一句“说话不经过大脑”气的差点翻了白眼。

沈从容嘴角一勾,向着众人微微一弯腰,“既然太妃要从容抛砖引玉,从容也不敢推辞。”说着,她便悠悠然起身,朝着大厅正中而去。

却是她这一番话,让众人心中对她又多了一分怜惜:这环太妃分明就是要借着太妃之位强迫她出糗呢!

见沈从容起身走了过去,她身后的连翘更是急红了脸:自家小姐可是五音不全,琴棋书画样样不通的呀,这太妃不是摆明了要让自家小姐出糗吗?

想到这里,连翘已经急得红了眼眶,她下意识的朝即墨无双投去求救的目光。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即墨无双居然抬起了慵懒邪魅的眸子,薄唇一掀,“将本王的玄骨琴拿出来,借沈小姐一用。”

沈从容定定的看了即墨无双一眼,最终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流光溢彩,“既然摄政王愿意割爱,那从容便献丑了。”

连翘猛地上前一步,差点就要喊出声的时候,却被身边的沈花语一把给拦住了。她摇头,示意连翘不要乱来。

只见沈从容缓缓的走到了已经备好的玄骨琴前面,纤细白腻的手指轻抚过琴声:倒是一把世间难得一见的好琴,只是可惜了,等会,大伙儿便再也看不见了!

沈从容端坐在古琴之前,素手一抬,飞扬的指尖刚要碰上琴弦的时候,却从人群后面闪出了一抹身影。

“太妃娘娘,如果因为沈小姐之前没有准备,而让她在众人面前表演,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清凉的声线让众人回过头去,一位身穿白衣的少年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虽然有半边面具将那张脸遮住,可露出来的另外半边脸却也是绝世无双的俊俏。白衣翩翩,让人不禁遐想,他是不是并非凡尘中的人。

环太妃原本就恼了,不悦的看着来人,“你是什么人,别在本太妃面前装神弄鬼。”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您身为太妃,何必为难一个晚辈?”白衣少年微微颔首,眸光温柔如水,落在沈从容的身上,有一丝探究更有一丝欣赏。方才的一幕幕,他可是都看在眼底:这个女人,不简单!

“哼,虽然靖远侯是外姓王,但总归是王室。身为靖远侯嫡女,若这点东西都不会,岂不是丢了尚武国的脸?”环太妃方才被沈从容奚落,这口气不出,无论如何也过不得。

白衣少年正欲开口再说话,却见沈从容笑着朝他摇头,“多谢公子,不过这是从容自己的事,公子不必为从容得罪太妃娘娘。”

见沈从容坚持,白衣少年愣了愣,也不再坚持。

沈从容微笑着,轻轻掸起手腕,素手轻扬,却重重落下,粗鲁地在那珍贵无比的古琴上拨拉出刺耳的破音……

……本章完结,下一章“21、盛世风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