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重生之盛世毒妃 [目录] > 第21章:21、盛世风华

《重生之盛世毒妃》

第21章21、盛世风华

溪珞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洁白细腻,光滑纤长的指尖在那举世罕见的珍贵古琴上胡乱扒拉,沈从容动作僵硬,看上去仿佛是第一次碰那东西。

那刺耳的破音让众人登时变了脸,原本对于这个天不怕地不怕,从容淡然的少女还有些期待的人更是失望透了顶。有更甚者,还夸张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满的叫到,“什么抛砖引玉,我看是估计来折磨我们耳朵的吧。”

方景书与沈云苓瞧见了这一幕,仿佛琴声也不那么刺耳了。两个人下意识的对看了一眼,嘴角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到是那原本一脸等着看笑话的环太妃,却是陡然变了脸,像是受到了什么屈辱一般,眸光阴霾,不满的拍案而起,“这简直就是胡闹!”

即墨无心看了沈从容的笑话,不过心里却更是在意她手下的那把古琴:那可是无双哥哥最为珍爱的琴,就连自己去讨也要不来,如今真真是被糟蹋了。

想到这里,即墨无心瞪圆了一双眸子,起身便要朝着沈从容那边走过去,“哼,什么狗屁靖远侯府嫡女,果然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既然什么都不会,那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白白糟蹋了这把上好的古琴!”

立在人群前面的白衣男子微微蹙眉,原本应该出现在沈从容脸上的恼羞成怒没有出现,反而看见的是眉目飞扬,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里面是自信满满,就连饱满的唇也是微微上扬,分明就是挂着一丝嘲讽。

男子眸光一闪,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故意的!胸口升起一抹期待,他甚至有些蠢蠢欲动:想看看这个女人之后到底要干嘛!

就在即墨无心欲起身上前的时候,却见一抹深紫色飞快的闪到了自己面前。她一愣,抬头的时候便瞧见即墨无双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

“无双哥哥?”她疑惑不解的开口,“这个女人不配用你这把琴,给她完全是糟践!”

即墨无双原本一直落在沈从容身上的目光终于转了回来,原本温柔的深邃眸子里面居然射出了阵阵寒意,那俊俏的面容上意外的泛起薄怒。

即墨无心从未见过即墨无双这幅模样,仿若地狱的修罗一般。那周身瞬间散发出来的寒意让她心底一颤,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自己没有说错话呀!

“琴是我赠的,要如何都凭她乐意。”即墨无双冷冷的开了口。

此话一出,大伙儿不由的惊呆了,沈云苓那嘲笑还挂在嘴角,眸子里就已经泛起了嫉妒的怒火。素来就冷情的摄政王,居然为一个五音不全的女人保驾护航?这个女人到底是凭什么?

便在这个时候,盘旋在摄政王府正厅上空刺耳的破音夏然而止。

众人一愣,便回过头去,将目光重新落在大厅中央的沈从容身上。

只见沈从容俏脸半侧,一双如明月般狡黠的眸子半眯着,那慵懒而魅惑的目光静静的看着即墨无双。四目相对时,那深邃狄花眼底居然意外的泛起了狂澜,幽深的眸子里面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能将人的心神全部吸引了去。

沈从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素手轻轻抬起,在缓缓的落下,动作优雅柔滑,那细致的手恍若无骨,指尖所到之处仿若带着魔力一般,那古琴琴弦轻颤,竟奏出了一曲极致悦耳的曲儿。

纤纤的细指在十三弦上自如地拨弄,将幽幽的怨恨细细地诉说。沈从容十指翻飞轻轻地弹着,动情的眼波象秋水一样慢慢地荡漾。筝柱斜列,像一行斜飞归去的秋雁,更加令人惆怅。当弹到伤心断肠之时,她画着黛青的眉毛像青山一样地微微蹙起,楚楚可怜之状好不叫人为之心动。

那白衣男子一听此曲,更是身子一颤。这辈子富贵荣华,丝竹管弦在他面前经不起半点推敲,而此女子所奏之曲却是闻所未闻。让他那别在后腰的白玉象牙萧想要出来合奏一曲也是痴心妄想。

曲到激昂之处,沈从容终于抬起头来,那明媚的阳光撒在她绝美的脸上,朦朦胧胧晕开,仿若她压根儿就不是属于人间的人儿。

手上的动作依旧是行云流水一般,耳边回想的是不绝于耳,绕梁三日的美妙乐曲。沈从容绝美的脸上一双眸子里面射出的却是阵阵寒光,那震慑一切的目光定定的锁在环太妃与即墨无心的身上。朱唇轻启,低声吟唱,那绝美空灵的声音便是那山谷中的百灵听了,也要羞掸不起头来。

“女人啊,华丽的金饰,闪耀的珠光,为你赢得了女皇般虚妄的想像。

岂知你周遭只剩下势利的毒,傲慢的香,撩人也杀人的芬芳;

女人啊,当你低头向财富致敬,向名利欢呼,向权利高举臂膀。

请不必询问那只曾经歌咏的画眉,她已经不知道飞向何方。

因为她的嗓音已经干枯黯哑,

为了真实,尊荣,和洁净的灵魂灭亡!”

沈从容那凌厉的目光死死的定在环太妃身上,竟然她背后发麻,仿若被那目光穿透了内心一般的忐忑不安。

歌声落,一曲毕,沈从容手上的力道伴着最后“灭亡”,陡然增大:十三根琴弦仿佛有意附和,在她落音的时候跟着崩断……

如今的她,周身仿若笼着华光,耀眼的让人无法忽视。沈从容恍若超尘脱俗的仙子,众人只能仰望她,倾慕都是奢望,哪敢有半点轻视之心。

那些王孙贵胄更是被这一曲所倾倒,赞叹的不光是她高超的琴技,绝美的歌喉,更有她那不惧权贵,独善其身的高尚情操。在这繁华京都待久了,谁还能保持这么一份纯真和独特?

而她,沈从容却做到了!

环太妃和即墨无心并不是胸无点墨的人,方才沈从容所唱的辞,不就是在暗讽她们吗?

活了这么大,环太妃今日才算知道了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

被沈从容气的脸色涨红的她再也无法在这里待下去,当即愤怒的拂袖而去。即墨无心见自己亲娘都吃了鳖,只得惊慌失措的跟了出去。

沈从容静静的立在断琴前面,目光淡淡的望着慢慢朝着自己而来的即墨无双,那双眸子里到究意味似乎又浓了些。她还发现,这个清冷的摄政王居然又轻轻动了一下脑袋。

“王爷,恕从容冒昧,弄坏了王爷的古琴。”沈从容柔顺的低头,让众人看了竟不忍生出半点责怪。

即墨无双那清冷的脸上居然有了暖意,嘴角勾出一抹邪魅的笑。下一秒,大掌一挥,拍在那古琴之上。

只听的“轰”一声,整把古琴瞬间灰飞烟灭。众人更是目瞪口呆,这么珍贵的琴,即墨无双居然就这么毁了?这个行事乖张的摄政王脑袋里面到底是想什么的?

沈从容淡淡的瞟了那已经粉身碎骨的古琴一眼,正欲抬头,却见即墨无双靠在了自己耳边,低声道,“若你不喜,本王便替你毁了便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22、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精彩哦!